Tagged: 伊斯蘭教

信者得救,乃是自救 2

信者得救,乃是自救

在下無宗教信仰,也非徹底的無神論者,但經常聽到同學對”信者得救”的懷疑,所以也思考過這個問題。 我覺得大家有批判精神是不錯的。他們認爲宗教的上帝是自私的,爲什麽只有信的人才能得救。後來他們認爲,世上所有宗教都是這樣的自私。當時我說,至少佛教不是這樣。佛祖割肉喂鷹是一個例子,鷹總不可能是口念阿彌陀佛的佛教徒吧。我還看過一些故事是說菩薩變成妓女去拯救嫖客,變成其他低賤的人去拯救那些不信佛的人。《西遊記》的唐僧本來也是佛祖身邊的弟子,但他卻變成一個沒有法力連普通山賊都能欺負的普通和尚去拯救其他不信佛的人,其中包括孫悟空。孫悟空不僅不信佛,還跟佛打過架,結果打輸了,被壓在五行山下。後來,唐僧把孫悟空放出來,但孫悟空並未立即得救。他們師徒經歷九九八十一難之後,孫悟空才算真正得救。 後來我想了一想,其他宗教也應差不多。「信者得救」並不等於「不信者不得救」。信者能得救,靠的其實並非上帝的力量,上帝若是作為平等的象徵,理應不會對誰特別眷顧。何況上帝高高在上,並不直接干預人間事務。人間那麽多需要拯救的人,他老人家親力親為,豈不累死?信者能得救,乃是因爲從上帝的思想中找到了出口。宗教只是上帝在人間的代言人。但是宗教也未必完全懂得上帝的旨意。上帝不可能把一切都說得明明白白,因爲這樣會讓人類變得懶惰而不求進步。上帝向人類提出一些謎題,讓人類去思考,自行尋找火、水和糧食。佛祖和上帝不同的是,佛祖有很多的法身,可以幻化成各類人,直接接觸那些迷路的人,而且佛祖還有徒弟、下屬(這些人當然也未必完全能代表佛祖,但至少可以分擔佛祖的一些工作吧)。同樣的,佛祖也不可能把一切都説明白,讓人類變成懶惰的傻子。身為佛祖,也決不會蠢到言盡一切,因爲那樣會讓自己變成路標、指示燈而已。 簡單而言,不論是信者還是不信者,要想得救,都要靠自己,不能等著上帝出現,不能只靠燒香拜佛,不能只靠念經祈禱。念經,實質上是尋找出口的一種方式,但如果只是用嘴念,而非用心念,等於白念。當然,第一遍可能不明白,第二遍可能也不明白……念啊念啊,量變就會產生質變,中與大澈大悟。現在有一些什麽念經機,代信徒念經的,這樣的念就不可能產生質變,「信者」也就不能得救。不是上帝或者佛祖不救這些人,而是這些人不懂得自救。佛祖割肉喂的那只鷹,能否真正得救,靠的不是佛祖的肉,而是能否從佛祖的慈悲中領悟到什麽。 唯一難以明白的是伊斯蘭教。伊斯蘭教說的不是「信者得救」,而是「不信阿拉真主的都下地獄」。有一次我們去聼伊斯蘭教的講座,當場就有人對此提出疑問。對於講者的回答,我總覺得那只是在迴避。後來我吃了伊斯蘭教的牛肉,還是沒能想明白這個問題。可能阿拉真主本身並非心胸狹隘之神,卻被宗教傳錯了旨意。或者連宗教本身也沒有傳錯旨意,而是信者會錯了意。這種現象,其實在我們人間經常看到。上面下達的政策,到了下面就完全變了樣,禁止嫖妓就可能變成禁止吃雞。有時候並非天高皇帝遠的問題,而是有些人的素質問題。就好像,上帝離我們也許並不遙遠,但是我們素質有問題,所以感到上帝很遠,也會理解錯上帝的意思,走了歪路。 不論是否信者,要想得救,別指望別人,要靠自己。不通過宗教的門路,也能找到想去的地方。宗教好比補習社,教宗是老闆,樞機主教是補習天王,他們懂得一些如何走向天堂的方法,經書就是補習筆記。除了宗教,哲學、藝術也有這種功能,可以幫我們找到人生的出口。 [tags]宗教,上帝,佛教,伊斯蘭教[/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