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人生

7

疲倦的城市

和朋友兩個人去吃火鍋,後來旁邊坐了一對年輕情侶,女生一直在講話,分享自己的見聞,男生卻全無反應,一言不發,連女生說到她認為好笑的事,他的臉上也仍波瀾不驚。奇妙的是,女生沒有因為男朋友的反應而發脾氣,而且興致絲毫不減。港男港女固有的形象,完全顛倒了過來。

42

一個島鎖住七百萬人

「一個島鎖住一個人」,因為這一句歌詞,加上它的旋律,《傷心太平洋》成為任賢齊的歌中,我最喜歡的一首。十年前我還沒來香港,聽這首歌,我只會想起「一個人」;來香港後再聽這首歌,我想起的卻是一座城市,我生活的這一座城市。

13

人人天生是巨星

舊情人不僅結了婚,還生了女兒。以前她喜歡自拍,當了媽的她依然如故,但多了她女兒的照片。我不喜歡看她的自拍,卻喜歡看她的女兒。

也許我曾未有如此頻繁地去觀賞幼童的表情,於是我發現,原來小孩子的表情如此豐富,也如此自然。他們餓了便哭,飽了便笑,儘管這一刻哭下一刻便笑,但從不讓人感覺唐突。

4

是我們怎麼了,還是世界怎麼了--給陳分奇的回信

分奇兄: 那天收到你的情信時,我正在香港大會堂做一連串的訪問。別的報社都派了文字記者和攝影記者到場,我所代表的報社卻只有我一個人。同事說我傷心是因為太有空,也許正是如此,他們就讓我一個人幹兩個人的活吧。但其實是我的心都被掏空了,工作並不能填補。 上午的訪問完了,我就一個人坐在大會堂外面的紀念花園看你的情書。 在此期間,有一件事情發生了--這你是已經知道的。看著你的情書,我的心跳有點加速,我的眼睛有點發熱,隨之我看到的是手機屏幕上有了水滴。我一度懷疑是不是真的哭了出來了,但後來水滴越來越多,連我頭上都感覺到了,我才知道,是下雨了--不然,總不可能眼淚流到頭上去吧。我倒是聽說過一個說法,想哭的時候就倒立,眼淚就不會流下來了…… 我到底是怎麼了。 《麥田捕手》這書我確實仍然停留在很多年前看的那麼一點點,這個責任在你,因為你說借給我却還沒借。那天和我們在酒吧裡討論《麥田捕手》的女孩,不久前也和我絕交了,原因是我對大陸的看法太無腦。老實說,我從沒想過和那位女孩發展什麼關係的,我只是覺得有這麼一個文藝女青年做朋友挺不錯。有人說,搞設計的一定要和搞設計的人在一起,搞文藝的也一定要和搞文藝的人在一起,事實已經證明這些完全都是瞎扯談--他媽的,搞文藝的和搞文藝的絕交了。 很多年前,我之所以會去看《麥田捕手》,是一位大陸朋友的推薦,她說書的主角就像我一樣。我還沒看出來和主角有多大一樣的時候,就停了下來,再沒看過。經你一說,「書的主角就像我一樣」在我腦中開始有點清晰了。至少有一點,我和他的確是那麼地相似,「人們問他長大了以後的打算,他支吾以對總說不出所以然」。每次那個人問我同樣的問題,我都是支吾以對。一個只想做一顆青菜的人,在這個城市是沒有出息的。 當你說出,荷頓的願望就是你的願望時,我感動了--當然,我控制住了身體上所有排泄液體的通道。比較自私的我從沒有過這麼動人的願望,我的願望只是想自己在麥田裡跑,誰也不管,整個世界也不管。 那天我所處的大會堂紀念花園,離一個值得我們紀念的地方不遠。有一天晚上我們佔領了那個地方--事實上我們佔領那個地方已經有些時日了,當時已經是兩三點,她和我說想跟我看星星--其實我知道香港的夜空是很難找到星星的--也許正是最初的這種虛幻,已經注定了我和她的感情不可能在這個真實的世界常存的。我和你們匆匆告了別,跑出了你看守的麥田,我以為跑向了自己的麥田,可原來竟是深淵。很對不起,我已經深陷其中,我已經在走向滅亡,分奇兄,就算現在你變出一千個影分身,也阻止不了我了。我們的深情是這個世界不可理解的,我們的悲傷是這個世界不可理解的--至少是她們不可理解的,我不知道是我們出了問題,還是世界出了問題。 每次在惡夢中掙扎的時候,我的面前就剩下兩個選擇:要麼把我自己毀了,要麼把她給毀了……我不打算像你那樣,副本抄送給那些讓我們神魂顛倒的女孩,我們和她們不是同一世界的人--她們的世界,青菜是用來吃的,吃完就會變成屎,除此什麼也不是。 牛

科舉失敗一周年 3

科舉失敗一周年

歲月對每個人都很公平,對成功者如是,對失敗者亦如是,所以,轉眼間,又到了放榜日,也就是說一周年了。 一周年的說法是錯的,正確的是,一年零兩天。朋友提醒,去年是28號放榜的。而我已經忘了。我的記憶是不可靠的,尤其對一些重要的日子。 另一位朋友說,他聽到他的一位重讀的朋友今年考了好成績,於是他很後悔選擇了副學士。而我,就算有可能後悔讀「應用中文」,也絕不後悔沒有選擇重讀。我祝賀每一位通過高考這座獨木橋成功到達彼岸的學生,但我並不羨慕他們任何一人,包括考6A的狀元在內。 失敗是成功的老母這句話,我已經聽膩了。格言曾對年幼的我有過激勵作用,但現在已經無效,就好像同一種感冒藥吃得多了也會失效。叫做失敗的那個女人,她一生產子無數,而她的兒子其實大部分也繼承了她的名字。 有一種人生觀是這樣的:成功與否並不重要,快樂才是人生真諦。我嘗試將這種人生價值注入自己的血液,讓血液不再沸騰。但很可惜的是,我除了不曾獲得成功,也沒能夠擁有快樂。我不羨慕那些焦點中的人們,只羨慕那些不嫌平庸而活得快樂的人。他們每一個人都是我的榜樣,但快樂是無法傳授的。 當你的人生大部分時間都在不快當中,那麼,你的不快其實是天生的,與你的遭遇無關。 [tags]高考,人生[/tags] Technorati : 人生, 高考

為甚麼站著 0

為甚麼站著

我們的祖先原來是趴著的,後來站起來了,進化成了人。 人之所以是人,據說是因為有自尊心。從祖先學會直立行走開始,人要永遠站著,而且要站得筆直筆直。你不能低頭,就算只是為了系鞋帶。 柱哥終於決定退下來了。柱哥還年輕,不是非退不可,但是他不退,後面的排著長隊的滿腔熱誠的年輕人不知要等到猴年馬月。然而當他決定退下來,外界卻有另一種解讀:柱哥怕輸。柱哥背負漢奸罵名這麼多年都挺過來了,原來竟然還害怕輸! 在這個動物兇猛的世界,不僅柱哥,還包括我們每一個仍然健在的人,耳邊總是聽到有一個聲音在說要永遠站著,只要你蹲下,便是認輸,就算你蹲下只是拉屎–當你拉完屎再站起來,人家已經用「東山再起」來形容你了。生老病死是無可抗拒的,如果人生只有贏和輸,那每一個人都只有輸這一種結局,因為死是無可避免的。金槍不會不倒,金槍也必然有疲軟之時;不倒翁的不倒不是因為堅韌,而是因為固執。 到了此時此刻我才明白,原來從激流中隱退不是勇敢,而是一種懦弱,因為他們居然不敢等到非退不可的那天。那天,英雄也將遭到懷疑:他怕輸。 [tags]人生,李柱銘[/tags] Technorati : 人生, 李柱銘

《Click》點選我的人生 0

《Click》點選我的人生

我從《Click》(命運自選台)中學到一個道理:family first。這個道理看似很簡單,但真正做得到的又有多少?讓觀衆能被一個簡單的道理感染,說故事的人必須具備相當的功力。你還別嫌老套,就是有人喜歡,比如我。 說實話,就算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沒有發生,我也沒有辦法從我現在的這個家庭獲得快樂。我以爲我很快樂,但每當想起自己的家庭,快樂便不見了。人活到現在,我已經不抱任何改變這個家庭從而讓它變得更好的想法。我只希望在未來,由自己親手建立的家庭是一個快樂的地方。我要做一個好丈夫,好父親。直到我就要死的那一天,我問她:Will you still love me in the morning!她會答我,forever,baby. 我以爲,這樣的人生終結,不失爲一種美好的終結。當然也不可否認,我堂堂一個中國人,在臨死前居然爆出一句英文,實在神經質了點。 [tags]人生,家庭[/tags] Technorati : Click, 人生, 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