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五區公投

43

民主制度應該廢除

先說一個故事吧。民國時有一個土軍閥,只會舞刀弄槍和打炮,沒什麼文化。有一天他跑去視察學校,看到一群學生在打籃球,就怒斥陪同在旁的校長:給學校的撥款都打水漂了嗎?一群人搶一個球太丟大帥俺的面子了,叫娃娃都過來,一人發一個球,以後就別搶了。 (警告:以下內容請在成年人指引下閱讀) (photo:laihiu) 很多人說,5月16號這場選舉是浪費公帑,本來是可以避免的。這句話說到我心裏去了,但是我作為一個能獨立思考的人,又不能完全認同,為甚麼呢?因為不僅是這場補選,而是所有選舉都是可以避免的。 從一百多年前康有為那一代提出代議制來救國開始,就走錯了道路,幸好後來有共產黨撥亂反正,根本不玩這種浪費金錢的遊戲,才讓這個貧賤的民族逃過一劫,免於破產。說實話,有皇帝的時代真好,所有官員都由他欽定,所有事情都由他來敲定,多麼省時省力,而且還非常省錢。就拿現在的香港來說,搞這麼一次補選的費用平攤到每個市民身上要20多塊錢,天哪,是20多塊錢呀,雖然說我們已經是中國最最富裕的城市,屬於全球發達地區之一,但是還有很多市民拿著不到20元的時薪,所以怎麼忍心把錢花在民主選舉上呢?搞一次這樣的選舉我們每個人就損失了20元之多,怎能不心痛呢?香港真的要學習學習祖國,把這些冤枉錢省下來可以搞很多有意義的事,比如搞一屆世博,扶持一個政權(如金正日),等等。 有一位叫黃賢的人士說,辭職再選是議會制的一個重要手段,英國歷史上甚至有兩位首相曾積極推動。但是按照我們人民日報和廣大人民的看法,英美那些都是蠢人,不是中國和香港的榜樣。據說,2008年美國總統大選就花了好幾十億--當然比起我們建高鐵還是要便宜很多,但是如此巨額的選舉花費,還是充分證明了美國人比我們要傻得多。用本地的話來說就是:美國人都是「on膠膠」的--我覺得這樣還不夠,他們的花費是我們的幾十倍,所以「on膠膠」後面還要再乘幾十倍。美國人都這麼傻,但美國卻能成為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連唯一可與之抗衡的國家蘇聯都被他們搞垮了,老天爺瞎了眼嗎? 其實我在2005年時就已經對董建華的辭職甚為不滿,因為他一個人就引發了一場極為不必要的補選,還要勞師動眾浪費了800人的寶貴時間。要知道,那800人可不簡單,其中有些是大老闆,據說這些人明知自己的勞力士錶掉了也不會去撿,因為他們計算過效率,他們彎腰去撿的時間已經能賺到買幾百個勞力士的錢了。把他們叫去投票,所造成的經濟損失,能計算嗎?一場選舉導致香港GDP下降了幾個點,這誰負責!董建華他一個人的腳痛算得了甚麼呢!此人不能顧全大局,就是他只能當個政協副主席的原因,要是他能堅持一下,把任期完成了,政協主席都能當得上。 我曾經想過一個較佳的方案,就是把那800人縮減為9人,這九人分別是胡錦濤、溫家寶、吳邦國、賈慶林、李長春、習近平、李克強、賀國強和周永康(注:中央政治局9常委)--若我身在大陸就只能改成這麼寫:敏感詞、敏感詞、敏感詞、敏感詞、敏感詞、敏感詞、敏感詞、敏感詞和敏感詞。但是我後來一想,動用到這九常委造成的損失更大,全國14億人喝粥還是吃飯就靠這九男人,如果香港這麼一個小地方的選舉都要麻煩他們,就太對不起全國人民了。 這次受一眾帶頭不投票的政府高官鼓舞,我在此提出我埋在心底多年的期望:從此,市民應該繼續杯葛任何選舉,直到香港政府有勇氣順應民意把民主制度取消為止。只有這樣,香港才有希望;只有這樣,政府才有永遠派不完的糖。寫到這裡,我又想到因為這次補選,我的口袋裡少了20多元,就不禁對發起此次補選的五個人恨得咬牙切齒,恨不得扒他們的皮喝他們的血,以彌補我的損失。 補充:這次選舉首次容許在囚人士投票,投票率竟高達五成,這說明甚麼?這說明只有壞人才喜歡投票,才喜歡浪費公帑。我們才不要跟這群囚犯一般見識。

6

見血就暈

不記得是誰說過他的一位女同事,還沒看到血只要一聽到血字就會很「可愛」地暈倒。最近我發現香港其實有很多這種「見血暈」人士,人一暈就胡說八道,范徐麗泰算是一個,不過她的聯想力比較強,暈起來也沒有那麼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