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中國文化

魯迅是否國學大師 0

魯迅是否國學大師

今天班上居然有免費的大公報派發,看了一篇文章,《強暴國學》。文章提到了一個問題,魯迅是不是國學大師。 作者的立場是,魯迅不僅不是國學大師,而且是國學的敵人,把國學大師的帽子戴在魯迅頭上是中國人對國學的無情嘲諷。他提出的理据有:1,”魯迅以摧毀國學為終身職志”;2,魯迅”要打倒孔家店”;3,魯迅”對漢字也深惡痛絕,主張把漢字拉丁化”。 1,誰說魯迅以摧毀國學作為終身的志願?這似乎是作者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魯迅的志願在於治療國人之性格上的頑疾,以圖國強,他之所以棄醫從文就是出於此因。魯迅之文能促成國學去其糟粕,實有功于國學才是。作者卻將國人的性格、文化上的缺點也歸併入國學,認爲魯迅是國學的敵人。任何一個不容得批判的東西,生命力都是有限的。我認爲作者是非不分,只知國學之精華,不知國學之糟粕,才是國學真正的破壞者。這種人雖然沒有強暴國學,卻被中國的”優秀傳統”強暴過。 2,五四運動時期,說打倒孔家店的知識分子多的是。在我印象裏,魯迅似乎並無直接提出這個口號。不可否定,他對儒家思想的一些地方是持批判態度的,比如他借”孔乙己”批判只讀聖賢之書受科舉荼毒的讀書人。但也別以爲他對孔乙己只有批判,實際上他對孔乙己也存有同情心。與其說他是在打倒孔家店,不如說他是在打倒一個人吃人的社會。儒家之所以披上孔家店的臭名惡名,是因爲它成爲了歷代統治者的統治工具。況且,難道國學就只有孔家店嗎?孔家店被打倒了,國學就蕩然無存了嗎?很明顯,作者也把國學強奸了,認爲國學只有孔家店。 3,第三點就更加大錯特錯。魯迅要是對漢字深惡痛絕,以他的硬骨頭,那他就應該不會用漢字寫字了吧。但事實上一點都不是這樣,他用漢字寫作,並用漢字翻譯了不少外國著作。另外,主張漢字拉丁化的是胡適,魯迅和胡適兩人是筆戰至死方休的”敵人”,這麽個張冠李戴實在是很惡劣的做法。我可以擧個例子説明魯迅多麽反對漢字的拉丁化。”阿Q”這個名字,就正是魯迅對漢字拉丁化的譏諷,這種態度在《阿Q正傳》的序裏表露無遺。依我看,要氣死魯迅的不是別人,正是作者自己。但是以作者如此低能的功力,要氣死戰鬥力十足的魯迅哪有那麽容易。 事實上,我並不在乎魯迅是不是”國學大師”。這不過是虛名一個,而且大師這兩字也越來越不值錢了,何須在意。有一個事實無法改變:魯迅的文字正如古代先哲的言語一樣,對國人有警醒作用,而且不受時代的限制。 相關閲讀:《強暴國學》 [tags]國學,魯迅,中國文化[/tags] Technorati : 中國文化, 國學, 魯迅 Ice Rocket : 國學, 魯迅

中化代課老師 0

中化代課老師

林結萍老師是一位好老師。可惜老天常用”疾病”這種武器來對付好人,我們不得不承認”疾病”是最強大的武器之一。最近林老師又病倒了。於是來了一位代課老師,姓黃,是一名來自恆商的退休老師。他和林老師最大的不同是,他是一位男人。 第一天,他只是閒聊式講了中國文化的缺點。他認爲中國文化最大的三個缺點是:1,重男輕女,2,賤視科學,3,重農抑商。我並不認同。我最不能認同的是,他說中國窮足了五千年。 關於那三個缺點,黃老師都主要是從經濟方面來看,比如他說重男輕女使中國少了至少一半的生産力。他忽視了一個問題就是,女人並非完全被排除出生産,只是她們不是社會的支配力量而已。比如”男耕女織”的生産模式,女性就提供了紡織的生産力。就算女性完全主内,只理家務,那也可以理解為間接性的生産力,因爲在這種情況下,男性可以更專心在外面的勞動,從而獲得更高的生産力。在過去勞動工具等等未至發達的情況下,將女性的勞動力釋放到外面來,也未必能增加生産力。所以在過去,男外女内的方式應該是最理想的方式,而非主要是重男輕女的思想所導致的;而重男輕女讓中國生産力減少了一半的看法也似乎站不住腳。 另外,重男輕女和重農抑商,並非中國文化的專利,中國甚至不是問題最嚴重的一個國度。黃老師也承認這一點。從其廣泛性來看,我將此兩點理解為人類歷史的必然現象。重男輕女,是因爲過去男性的生産力比女性高;重農抑商,也是農耕文化難以逃避的。這兩個缺點是否對中國社會的發展造成特別嚴重的破壞,以致要提高到三大缺點來看,我覺得值得商酌。 我認爲,金耀基談到的中國人的閉固性、權威性人格才是中國文化中更爲深刻的缺點。民族性的人格,也是最難改變的。基於以人爲本的思想,人格的缺點也應該最能代表文化的缺點。 我反駁黃老師的觀點,並非要證明這個老師不好。但是班上對他好評如潮,則令我有些意外。我只能這樣理解,那就是新鮮感。這是否可以證明閉固性人格正在從我們身上消失呢? 相關閲讀:《自大卻又故作謙虛的中國人》 [tag]中國文化[/tag] Technorati : 中國文化 Ice Rocket : 中國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