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中史

大學之門已關閉 2

大學之門已關閉

先讓我自夸一下:中六兩次大考,我的中史成績都排在班上第二,加上平時分就是第一。中七的平時分比中六時還有些許的提高。所以我一直以為,中史高考坐D望C應無問題。直到考完mock,我的信心動搖了。到了今天中午,合格成為了我的最高目標。 中午的時候和瘦雞、娜同學一起吃飯。她們都靜下心來溫書,把史一點點裝進自己的腦袋。可我卻一腦子的屎。以前溫過的已經忘記,沒有溫過的仍一片空白。我突然有種沖動想放棄,回家睡覺去。就像我以前在大陸經常逃學那樣。可我的退路在哪里。以前我不想退路,結果我的退路就是來香港重新來過。現在我想著退路,但已經沒有退路。 高考已進行一個多月了,到了中午還是沒有胃口吃東西。但還是勉勉強強吃了午餐,吃了之後更想嘔。就算我考得很好又如何,以我這種心理素質,我覺得自己很失敗。因為高考而沒胃口,這事情太沒性格了。 高考已完成了大半,今天是我第一次感覺到如此痛苦。考UE時,也很絕望,但未至於痛苦,總以為還有扳回來的可能。下午我就這么痛苦地回到了考場,坐下。梁省德中學禮堂的冷氣比上午更加冷了,這是真的,不是心理問題。風口直對著我,把我的左耳吹得通紅。我沒有向考官投訴,就讓它這么一直吹著。 我那裝滿屎的腦袋很快被吹醒了。吹醒了也沒用,我的腦袋里關于中國歷史的資料還是幾乎一片空白。考官叫我們檢查試題時,我打開,然後發呆,一直沒把試題合上,也沒人走過來說我。然後我又突然醒了,把試題合上。 第一部分的經濟史,只有一題是我們學校有教的,但我沒有溫。於是我跳過去,放到最後來做。其它部分沒有第一部分糟糕,但也差不多。最後回去做經濟史,我沒有選教過的明代一條鞭。我對一條鞭印象全無,只想到三鞭酒。我選了一道老師沒有講過而我也沒接觸過的題目,因為我覺得還能吹出點什么東西來。我居然真吹了四個點出來,真不賴。事實上,中午時,瘦雞還和我借一條鞭的筆記,我說沒有帶,然後給她一本書,也有一條鞭的。命運就這樣和我插肩而過。 在UE的考場,我覺得在場的每個人都比我強。今天,我又有了這種感覺。這次的中史考得比mock還要差。這是一門AL的科目。中史死了,整個高考就已經死了。就讓它這么死著吧,我發誓我不會重考中史,永遠不會。并不是有了心理陰影,而是我真的不喜歡目前這個制度下的中史教育。我只是在做一臺背書的工具,什么東西也沒學到。同樣是關於中國的,中化卻讓我學到很多,而我也不用像一臺機器那樣,把屎不斷灌進自己的腦袋,然後再從筆端排放出來–一天排放兩次,共六個小時。 我感謝那些曾經在blog上面或者在現實中鼓勵過我和看得起我的人。這個大家都看不起大家,只看得起偶像的時代,要看得起一個人,甚至陌生人,那是多么難能可貴。對不起,我讓你們失望了–當然我們也許素未謀面,說不上希望這回事。我希望,一個只有中七學歷沒有特長沒有工作經驗的人也能找到工作養活自己。我希望,明年這個時間,我的高考死亡一周年,我不會是一個雙失青年。我更希望,不要成為小奧所說的那種滿大街都有的人,因為我連成為那種人的資格也沒有。 不知香港的歷史上有沒有一個會考20分或以上的人到了高考卻一敗涂地的。如果沒有,那真好,我是第一個,第一個吃螃蟹被螃蟹咬到小弟弟的人。 [tags]高考,中史[/tags] Technorati : 中史, 高考

道不同 0

道不同

  今天中史堂,駱老師已經講到了道家的莊子。   但是美微同學仍然不明白什麼是道。於是駱老師給我們表演了一套可以感覺到道的招式。經過一番招式之後,他說他已經找到了道,他的手在不自覺地打開、合上,因為中間有一個無形的球,那就是道。   最後他的結論就是:經過他多次親自實驗,證明道是存在的,而且是可以感覺得到的。   我卻覺得這是一次成功的行為藝術實驗。於是我為之大笑。其實,笑的不止我一個,因為駱老師的「實驗」太成功了。   過了一會兒,駱老師說:陳奉京,你出去。   我問:為什麼要出去。   他說,你出去,三分鐘後我會叫你進來。   於是,我出去。我看著車在奔跑。我想跟它們一起跑。也許跑著跑著,我就可以感受到道在我後面推著我前進。   幾分鐘過後,班長出來叫我回去。   於是,我回去,坐下。   駱老師問我:你沒有不高興吧。   我答:我不高興。   駱老師經常挖苦我,以為可以讓我不高興,但是無論他說我烏鴉嘴,還是說我必下地獄,我都沒有不高興,我也不介意。但是這次我真的不高興,雖然我不想這麼容易被別人搞到不高興。如果說這是一次玩笑,那我實在看不出來。   隨後,駱老師說:學識是有層次的。   我聽明白了。他的意思是說,我還沒到達他那種層次,所以他能感受到道,而我只會傻傻地笑。   如果我學識不夠,那似乎更不應該趕我出去。 [tags]中史,道教[/tags] Technorati : 中史, 道教

不同見解 0

不同見解

  任sir說中六的課程和之前的課程會有很大的區別。但是我一直覺得只是稍微深了一點而已,總體概念不變,大同小異。意思是說秦國能統一中國的原因還是那麼幾個,不會因為我上了中六就變成外星人幫了嬴政的忙;當然,我也清楚只用過去的知識量來回答是遠遠不夠的。到了今天,我認識到一個很重要的區別就是,我和老師的觀點有不小的出入。   1,前後內容回應的問題。我寫作向來很注重前後承接回應。寫歷史的論述題,也很注重回應,以前的miss歐就很注重這方面的訓練。我以為在大點上的回應我已做得不錯,比如,”1800後幕府面臨哪些問題?門戶開放如何讓這些問題惡化?”這樣一道題目,我會在先寫幕府所面臨的政治、社會等問題,然後回應門戶開放如何將這些政治、社會等問題惡化,一種大方向的回應。   那天,黃sir問同學,我的那篇論述題有沒有回應。yammi說沒有,我反對。黃sir的結論是:回應是有,但不夠,所以分數不高。後來黃sir解釋了需要細節上的回應,比如前面寫幕府面臨哪些具體的問題,就要一一回應門戶開放如何讓這些具體問題惡化。說得好,我確實做得還不夠。但我覺得如果能作出如此具體的回應固然很好,但是有些問題是難以回應的,甚至無法回應的,如何做?   2,平衡問題。這幾乎是每個文科老師必講的。我對所謂”平衡”是有所懷疑的。以前的老師教的是,寫文章要詳略得當。我覺得真正的平衡就應該是詳略得當,而不是每一個point都有差不多的字數。事實上,如果不吹水,也實在不能做到每個point都有差不多的字數。比如中國的洋務運動和日本的天保改革都是經濟改革遠多於政治改革的,請問如何讓它們達到差不多字數的”平衡”?只能用暴力。就好比女人的胸部本來就是比男人多一點肉的,但是中國古代某段時期有裹胸的習俗,是要讓女人的胸和男人的胸達致”平衡”,其實這種心態本身就很不平衡。必須承認,我答題確實很少注意平衡的問題,我只是根據題目要求,把能運用出來的知識都儘可能運用出來,並讓文字通順。   3,中史問題。中六第一次中史測驗,駱sir出了這麼一道題:有人認為平王東遷是周室由盛轉衰的轉折點,是否恰當。我的答案是:並不恰當。我提出的觀點:周室衰弱的根本在於封建制度的崩潰。封建制度在西周末期已開始式微,而申侯弒殺周幽王則開了篡弒郡主、以下犯上的先例,表示封建制度的徹底崩潰。而平王是否東遷並不重要,已不能左右局勢發展。可以說,平王其實也就是因為周室衰弱才東遷,周室的衰弱不振並不是出現在平王東遷之後。駱sir認為,我這樣區分是沒有意義的。那我想問,用平王東遷來區分由盛轉衰又有什麼意義?   上個星期,駱sir播六四的VCD給我們看,播完後他說共產黨說沒有在天安門殺人是騙人的。我反駁他,說我曾經看過一篇文章,好像是劉曉波寫的,提到說天安門廣場確實沒有殺人,因為都是在天安門四周殺的。駱sir說,這並不重要。而我沒有再反駁他。關於這個問題,我想說,如果你要控訴一個殺人犯,而你卻說出一個錯誤的殺人現場,法官會不會相信你所說?我還從一些民運網站下載過一些六四的視頻來看。視頻顯示清場前,大部分人已經撤離天安門廣場,只有一部分人留在廣場,包括劉曉波、王丹等人。有一個人(不記得是誰)在後來的採訪中說,他們也沒想到風暴的中心反而是最安全的。   這兩件事情是相同的:駱sir認為我區分封建制度的崩潰(申侯弒君、平王弒父)和平王東遷,是沒有意義的,但我卻覺得這是很關鍵的問題;駱sir覺得六四的殺人地點是不是天安門也不是重要的,但我卻覺得相當重要。   你會不會覺得我是在鑽牛角尖?   那次的測驗我得了有史以來最差的分數。總分是25分,我只有8分。 [tags]歷史,中史[/tags] Technorati : 中史, 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