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中化

沒有A,也有逼 2

沒有A,也有逼

題目這句話,可以作為再一次證明本人自大的強有力、威而剛的證據。如果你只是看出我的自大,而沒看出其他,情況尚好。假如我在A後面加個”片”字,情況就會大不相同了。但是我沒有加,這就是我的聰明之處。 我六點就起床了,差了一步而沒趕上剛開出的巴士,只好看著那輛巴士從我眼皮底下慢慢溜走,好像在表演人車版的《Tom And Jerry》。那時已經是7點30幾分,我開始擔心會遲到。幸好下一班車在7點40多分開出,不算太遲。一路上很堵,我有種沖動想打電話給警局,叫警車幫我開道。但是我沒有這么做,這也是我的聰明之處。事實幾乎說明,在這個繁華都市,堵車都可能堵出精神病來的。最終差了那么一點點,我就真的遲到了。 今年的作文,我寫的是新聞稿。建議書我不想寫(其實我是一個很沒有tniop的人),投訴信我又怕罵得太厲害。昨天因為關注楊麗娟,看了好多篇報道,真是天助我也。考mock的時候,作文時間不太夠,匆匆結尾,但那情況其實很少發生在我身上。我做事情慢吞吞的,屬于勃起功能障礙,但寫作文還是挺快的,除非你是叫我寫《我的鄰居》、《我的祖國》這樣的題目。中四的時候,就有一次老師布置作文,寫《我的鄰居》,我他媽想破腦瓜子,想到我的鄰居居然是一只大象。所以這個題目被我寫成了童話。disney如果有興趣,我可以賣給你們做劇本。那老師大概一直很不喜歡看我的作文吧。幸好第二年,我就升上了中文科甲班,遇上了一個女老師。她就沒給我布置過這么傻的題目。我的離開,對于中四的那位語文老師,大概也算是一種解脫。這次作文,我寫了兩版多,也就大約是八九百字吧,還剩下半個小時。我就開始”孤芳自賞”,幻想著改卷者會因為這篇新聞稿而愛上我。 考完了作文,遇到了上次一起口試的女孩。這位女孩還偶然發現我上次寫的那篇文章,并有留言。我走過她的身邊,打招呼:”烏龜同學。”然後什么事也沒發生。然後又在門口遇見那個我說有點像美女尤納斯的女孩。她對我微笑,我也對她微笑,然後什么事也沒發生。 據說這所聖芳濟書院是band one學校,但要是按照我們圓玄一中的標準,這所學校差不多是最差勁的學校。因為那些學生穿著”不整齊”,特別是鞋子居然不是黑色皮鞋,五花八門像搞鞋展一樣。我們圓玄一中在學業方面一塌糊涂,所以只能全身心搞好儀容。我不是反骨之人,但我又的確是不喜歡我們學校的一些死制度。 接著是考閱讀理解。題目不難,但我還是很不喜歡這種題目。我認為簡單,然後寫出我的理解,雖然不至于全錯,但總是有一些我理解不了的錯。我覺得這事情奇怪得很,最難理解的原來不是文章本身,而是出題目的人。這次有一道比較意外的題目,就是解釋字詞。有一個”箸”字我不認識,我只知道另一個”著”。但是聯系文意很容易知道”箸”就是筷子。不聯系上下文,我也能猜到,因為客家話中”筷子”就是這個字的發音。所以大家學漢語要學一下客家話,補習班報名熱線是:6502 xxxx。每小時收費90元。如果你能證明你是客家人是,收費減半。 考完閱讀理解,我打電話給咖喱同學,問她有無同學在我附近考。她說好像沒有。然後我只好一個人去吃午飯,悶煞我也。咖喱同學住在聖芳濟書院附近,我來這里沒有迷路全靠她。 考文化問答之前,我還是很緊張的。緊張得連胃口都沒有,看什么東西都想嘔,就算當時豆腐出現在我面前,估計我都會嘔死。但是一看到題目,我馬上就不緊張了,都是能吹的題目。我唯一煩惱的是,比較哪一條更易吹。結果我選擇了二和三,吹得花癡亂墜。第三題我吹出了兩版多的字,第二題也吹出了差不多兩版,我寫字是比較密的那種。我對我寫的內容還是相當有自信的,只是怕人家嫌我字醜。我已經決定了,改卷的人要是嫌我字醜,我就嫌他長得醜,以牙還牙,寸步不讓。 作為”過來人”,我講一下學好中國文化的條件:1,首先要有一個像我的老師林結萍一樣的好老師,最好把唐君毅等諸位先生一并幻想成你的老師,2,其次要像我一樣熱愛中國文化,以前不愛以後不愛都沒關系,預科兩年里一定要愛,是真心的愛。如果你覺得為了考試而愛上一個你本來不愛的東西是你的恥辱,那么我也支持你放棄這一科,而且我還會支持你不要考大學。你會因此成為我的偶像,但我的父親不會為你跳海。3,上課留心,多做思考,這好像極其廢話。但其實很重要,因為你只要這樣做了,考試之前你就不用溫書了,像我現在這樣。頂多你就買一本教科書,臨考前看看後面的大綱。注意:以上廢話,僅作參考。你要是因為我這些廢話而把我當作偶像,也請你不要為我跳海,除非你是想跳下去救你父親。 這次考試,借用楊利偉上太空後的第一句話,”感覺良好”。但事實上,我每次感覺良好的結果都不怎么良好,從太空上直插地獄。兩年前的會考,我也是像個傻逼一樣感覺良好,結果我的中文只有D。問題竟然出在我的作文上。那次作文,我是寫”一件令人反省的事”。我寫了一件我所知道的誤殺事件,談生命、談朋友,當時我還覺得自己特牛逼呢,結果作文拿了個E,牛逼個屁。這可能是我歷史上最低分的一次作文。我一直把改我卷者及後來審核卷子(花了我400多元)的人視為傻逼。請原諒我的這種無禮,你大可以也當我傻逼看,我會覺得你很有理。還要補充的是,另一卷我拿了B,最後把總分拖到了D。會不會是這個B不太吉利? 幾天前我發現我的首頁有人tag了”不過中化”四個字。我不知道這家伙什么意思,究竟是詛咒我過不了中化這一關,還是諷刺我不過是在中化方面有點成績。總之,太狠毒了。這幾天,我都有和李國章一樣的想法,我要報復! 在等巴士的時候,我見到了一個看上去還不錯的美女。身材也極佳,該大的大,該小的小,凹凸有致。上車后,她坐在下層,我坐在上層,簡而言之就是我上她下,屬于比較保守的體位。我比較後悔,因為我覺得她身邊缺少一個像我這樣的猛男保護會比較危險。出了試場就看到美女,是個好的預兆,我又心情大悅。正在看這篇文字的朋友,如果你正好就是這個女孩,并且對我有性趣,請速速電聯。我心情好時,就是奪我貞操的最佳時機。 文末附送本人名言一句:江山如此多阿嬌,引無數英雄獻貞操。(用普通話讀,此句會有附加的押韻效果,謝謝合作。) [tags]中化,高考[/tags] Technorati : 中化, 高考

報告,沒有美女 0

報告,沒有美女

由於我用普通話考中化口試,不得不千里迢迢、千山萬水、跋山涉水地跑到九龍去。許多人以為我從大陸來的,普通話必定是我的母語。事實上不是。中國這麼大,語言之雜,遠比他們想象得雜得多。我已經很久沒說過普通話了,所以就算選擇了用普通話考,也沒多大把握可以說得很好。但無論如何,我學粵語只不過三四年的時間(事實上也沒正式學過),說得還不如普通話流利。 我的母語是客家話。但可惜我不是語言天才,而是屬於那種學一種忘一種的人。就算中化口試可以用客家話考,我也沒有十足的把握說得很流利。現在回到鄉下,有時候我的舌頭就會突然打結,然後就跳出幾個粵語來,比如”仆街”二字是最容易跳出來的。總之,我是兩頭不到岸了。看似懂四種語言(包括英語),其實都不精通,且有忘本之嫌。 我以為今天去九龍鄧鏡波學校考中化口試的都應該是用普通話考的,但未進入該校之前我已經驗證了這是錯誤的想法。我從旺角坐28M小巴去鄧鏡波,在車上認識了一個也去鄧鏡波考試的朋友。我們的溝通一開始出現了點問題,我問他是否用普通話考,他回答我他是考中化。然後費了一番功夫總算搞清楚了。這位朋友說,他其實住得很近,靠走只需十幾分鐘時間,但還是坐小巴過來。他要是女孩子,我就會說,神推鬼磨讓我們相遇啊,看在上帝面上,我們談戀愛吧。由於說這種話的時候,我那色迷迷的眼睛通常都會很配合,所以估計女孩子受不了,馬上就想和我去注冊結婚了,至少也會去開房吧。 這位朋友挺好相處的,他拿出書來看,也讓我看。多難得啊。後來因為他先去了一趟廁所,所以我想去廁所的時候,問他廁所在哪,他還親自送我到廁所。這樣的好人,真是沒得說了。不過我們始終沒有問對方的名字,這很不符合江湖規矩。江湖規矩是這樣的:抱拳,然後問,敢問兄臺貴性?對方也抱拳道,在下是女性,女扮男裝。 進了考場,我首先注意到的是有一位仁兄,看上去應該有三十多歲了,也是來考試的。我對這種人特別佩服,發自內心的,因為我覺得我到他這種年齡,就不敢來考了。別說如此,就算明年再考一次,我也怕勇氣不夠。我眼神掃了他的準考證一次,發現他好像只考中化一科。必須補充的是,他也是用普通話考。今天在我這個試場裡,用普通話考的只有兩組,而我和那位仁兄并非同組。他先我後。 報到的時間是六點半,然後我們就這麼坐著等,猶如等死。在這所坐落在天光道的中學裡,等到天黑了,還沒到我考。”天光道”這個路名真是暗含殺機,我悶得慌,就在想,不會等到天光才輪到我吧。然後我就開始打呵欠,昏昏欲睡。 我發現旁邊一位女孩子老轉過頭來看我,好像已經對我一見鐘情了。這并非我做夢,因為在我昏昏欲睡之前已經發現這個現象。最後我知道,她還和我同一組。如果她不是對我一見鐘情,那就一定是一個陰謀。在上戰場之前殺死敵人,無疑是一個無比奸詐狡猾之人才想得出來的,歷史上能夠狡猾如斯的,大概只有陳奉京一人。但是女人想用眼神來迷惑我,沒那麼容易,必須國色天香如欣美者才行。 我環顧四週,看了在同一個考場的人。結論是,沒有美女。所以我可以安心地考試了。但是我不得不說,我開始昏昏欲睡了。這考試時間安排得真不好。還好意思安排在天光道考。 雖說沒有美女,但我還是發現了一個長得有點像尤納斯的女孩。可惜她只是有點像,如果是和尤納斯一樣貌美的,估計我考試的心思都全飛到她那裡去了,考試也會手足無措,滿臉通紅猶如喝了酒的家洛。估計我還會迫不及待地和她交換電話。這位女孩和我同一組,她是一號,我是五號(壓軸)。在小組討論環節,我們都選擇了海豚。若論說服力,我應該強過她,幽默感就更不用說了,可惜幽默感不加分。但是說到發音,都不夠好,我不是最好的,也不是最壞的,不過還是要比我想象中差。我的普通話水平快趕上粵語了。 昨晚,雞和我開玩笑,說如果我用粵語考,她就可以少一個對手了。但是,無論普通話和粵語,分數應該還是在一塊計的。否則,有我在,對於用普通話考的同學太不公平了。其實,我也只是開個玩笑。我不敢對口試有很高的期望,合格就好了。我本來就不是喜歡說話的人,尤其在陌生人面前。媽媽教過,不要和陌生人說話。 考完,已是八點多。天上飄起了毛毛雨。真性感。下次的中化考試,我還會碰到今天的對手。我對到時會有多少個考生坐在聖芳濟書院的禮堂很感興趣。興許連禮堂也不用開,開間教室給我們就夠了。 還有要補充的是,今天我沒有迷路。所以本文的題目改成《報告,沒有迷路》也成。 [tags]中化,口試,高考[/tags] Technorati : 中化, 口試, 高考

說話 0

說話

再過兩天就是我的第一場戰役,中化口試。 因為我在blog上曾寫過中化口試,所以近日有不少人是搜索”中化口試”找上門來的。可惜我這裡沒有秘訣。別說我沒有秘訣,就算我有秘訣也不會現在就寫出來吧。考試就是這樣,教你如何跟人搶,跟人斗。中國文化講和,所以我覺得特別諷刺。三成的升學率,意味著你要生存下來,就必須殺死數目不小的人,而且這些人通常和你一樣理想遠大,同樣擔負著眾人的期望,也許還和你一樣努力。是的,我用了”殺死”兩個字,你還別以為我聳人聽聞,用詞夸張,現實世界就是這麼殘酷。人人對你有殺意,你也要對人人有殺意。看《火影忍者》中忍試,看到第二場,就是把這種”殺”具體化了,真的要殺人才能晉級了,我看得特別惡心,惡心的不是殺人,而是這種思想。《恐怖鬥室》也一樣,你要生存,就要殺人。操,原始時代嗎?原始人還一起打獵呢。 這幾天看朋友的xanga,或和朋友通電話,了解到一種普遍的情況:考試的時候都是搶著說話。讀了一年半的中化,算是受了中國文化的熏陶,結果就是學到了搶說話。這是不是教育和考試制度的失敗?別怪那些政治人物不讓人說話,因為我們受的教育就是不讓人說話。當然,這考試不可能完全不讓人說話,給人霸權的印象照樣不高分,所以從自己的利益出發,自己搶完了話還要留點時間裝逼,好讓人覺得自己多麼和善,多有風度。別怪那些政治人物裝逼,我們受的教育就是裝逼。裝逼裝得滴水不漏就是君子。 將中化口試和聆聽比較,會發現其中的有趣之處。聆聽裡的人說話全是拐彎抹角的,稍不留神就不知道人家說什麼,但是到了口試,由我們自己說話了,卻要直截了當,含糊不得。不信,你上考場拐彎抹角試試。 說話、聆聽,這是從小就應該學的。但是到了中五、中七有相關考試了(中五以前沒有),才進行操練。我覺得,相當反智。曾蔭權和梁家傑辯論的時候沒有眼神接觸,估計是讀書的時候說話技巧沒學好。曾蔭權更糟,缺乏笑容,不友善。別當特首了,回中學念多兩年預科吧。 高考就是我們的恐怖鬥室。但是《恐怖鬥室》是用極端的方法教你愛惜生命。高考呢?魯迅曾說這是一個人吃人的社會。現在還是。 剛才,goosie打電話問我歷史科的問題。感覺很好,因為我已經很久沒聽到同學的聲音了。如果每天都有女孩子打電話給我,那生活就美好得多,當練口語也好啊。我這兩年粵語突飛猛進,就是因為中五的時候和某女生天天講電話超過一小時練出來的。其實我們生活中有很多美好的事情,但是從中四到中七這四年時間里,考試抹殺了我們很多東西。為了生存? [tags]高考,口試,中化[/tags] Technorati : 中化, 口試, 高考

《棋王》的問題 0

《棋王》的問題

之所以會看《棋王》,是因爲這是中化科校内評核的一部分。事實上之前我連張系國也不認識。 中化老師給我們出的題目是: 1,你認爲書中真正的棋王是誰?其制勝之道是什麽? 2,如果你見到書中的五子棋神童,你會問他什麽?爲什麽? 這樣的題目相當有趣,答案靈活多變,問得有水準和心思。有讀過《棋王》的人,不妨以此二題為文。 [tags]棋王,中化,神童[/tags] Technorati : 中化, 棋王, 神童 Ice Rocket : 中化, 棋王, 神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