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摘:震後及其它

[2008/05/19 – 2008/06/15]

  • 引述 :『作為教師,大家都算是半個知識份子,應該知道轉載或引用他人文字,必須列明原文出處、作者姓名,如果是網上文章,更應該列明結連網址,否則會被視為抄襲(plagiarism),那屬於嚴重學術操守問題。』
  • 引述 :『让 Google Reader 获取全文 feed 的脚本是 google reader full feed changer』
  • 引述 :『如果你寫 blog 只是為了讓人知道你活得多奢華多高人一等多令人羨慕,那麼這份「喜悅」你還是留著自用吧。』
  • 引述 :『二十岁之前相信的很多东西,后来一件一件变成不相信。』
  • 引述 :『Fixer的工作很廣泛:前期的資料搜集和研究、交通安排、訂酒店、約訪問、引導記者提問、即場翻譯和文件翻譯、核實消息等;有了fixer幫助,記者的工作就是選取報道角度、緊急關頭決定堅持多久何時撤退、以及與老家的編輯聯繫。』
  • 引述 :『就像有同学说,假如天涯也来个升级门事件,看着马甲们上蹿下跳,一定很好玩.』
  • 是誰導演這場戲,在這孤單角色裡
  • 是誰導演這場戲,在這孤單角色裡
  • 引述 :『把 一 本 美 國 護 照 , 說 成 「 只 是 方 便 旅 行 的 一 本 證 件 」 , 等 同 把 自 己 的 太 太 公 開 形 容 為 「 她 是 我 方 便 生 理 洩 慾 的 一 隻 免 費 雞 」 一 樣 , 侮 辱 了 他 的 配 偶 , 也 侮 辱 了 他 自 己 。 』
  • 引述 :『然而这种简单的方法有个不好的地方,一是在调用列表的底部会有个多余的Read More链接,另外无法预览文章摘要。利用Google Feed API可以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
    很好的教程
  • 引述 :『这大概不是写给请愿灾民的文字,更象妙龄少女写给黑心建筑商倾诉衷肠的情书,只是用了一个隐喻曲折的手法,看通篇之意他似在说:”心上人啊,不管你做什么,你在我心里依然是那么美,桂树也无法遮掩你在我心上圆月般的光辉!”』
  • 引述 :『也就是說,如果不是當天《壹本便利》刊登了李蘊濕身照,社會風氣就不會如此敗壞,道德不會如此淪喪,教師就不會如此。』
  • 上傳分享音樂
  • 引述 :『据阿里巴巴人士调查发现,马云捐款一元是由阿里巴巴两家主要竞争对手策划发起,而谣言起源的素材则是马云在2006年一次采访中的旧话。马云当时呼吁大家捐款一元出来做慈善,而震灾发生后该言论被断章取义与歪曲。』
  • 很可愛的老人
  • 引述 :『民主派去外國訪問那是勾結外國勢力,自己有個加拿大籍副主席、找來大批外國籍人士做權力等同主要官員的副局長,卻用盡各種方式、包括走《基本法》灰色地帶為他們開脫,那又是怎樣的愛國?在他們眼中,難道愛國也有雙重標準?其身不正,何以正人?』
  • 引述 :『學校能因為一位學生冷血、不近人情而作出「記大過」的懲罰嗎?學生人生觀的建立,理應為學校和家長的責任;而且在沒有傷害他人的情況下,任何人包括學生,理應擁有思想與言論自由。除非,你會將「傷害人民感情」也當成是一種罪行看待。』
  • 引述 :『收錢還要理由? 漲價還要交代嗎? 所以我參考了一些資訊業的成功範例,看看套在Twitter 上是否有機會。』
  • 引述 :『從狹義的國家地理觀念來說,的確是另一個國家沒有錯,但若以廣義的民族文化概念來審視之,加拿大雖然很大,卻只不過是小小一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另類殖民地。』
  • 引述 :『它能够显示你的搏客中一段时间内最受欢迎的日志和 PostRank 值。』
  • 引述 :『Dimp和DRAGON则是两个允许你直接操纵画面内容来进行视频回放或快进的播放器,它们可以根据需要对画面中的运动物体进行较为精确的定位,播放时,当鼠标移动到那些可以进行拖动的画面元素上的时候,此时鼠标会变成手型,同时会显示该元素的运动轨迹』
  • 引述 :『Here’s how to configure Firefox 3 to use Gmail as your default mailto: application handler.』
  • 引述 :『在出錢建造學校時,苗圃行動要求由縣一級以上的設計院設計學校,建築藍圖再交由香港認可的工程師檢驗。在學校建好之後,還需要當地縣一級的部門以及香港派去的義工一起進行驗收。 』
  • 它來自香港
  • 引述 :『希望聚源镇中学的废墟不要拆除,直接改为地震纪念馆,这是离成都最近的悲惨地方,高速公路下来直接就到了。这里裸露的偷工减料的钢筋和水泥和违章加盖一层以及建筑中的我们不知道的层层回扣是我们这个国家很多事情的缩影。』
  • 引述 :『像扶贫基金会这样将行政成本在首页提出,并将其作为重要理念强调的,很罕见。』
  • 引述 :『这已经成为一个音乐会了,这个组织部门就是指挥家,他挥一挥衣袖,说要带走多少片云彩你就要给他多少。』
(本文共被 29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