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是拳民

偉大的CNN有一位主持人叫「卡fuck蒂」,他說

I think they’re basically the same bunch of goons and thugs they’ve been for the last 50 years.

這句話說的是中國人。卡fuck蒂沒有說明這過去的50年究竟是甚麼令他覺得中國人一直都是暴徒和蠢貨。

說到暴徒和蠢貨,最容易讓人想起的不是最近的50年,而是一百多年前的那一場義和團運動。每當中國的民族主義情緒高漲,大家都禁不住會想起義和團。

義和團事件確實是值得中國人記住和深省的歷史教訓,但是似乎越來越多人忘記了西方國家對義和團應負有的責任。當時的中國正如西藏,落後但純樸自然,中國人在自己的土地上自得其樂。此時,西方人來了,並用他們的大炮炸開了中國的大門。他們試圖瓜分中國的土地,他們沒有徵得這塊土地上的人民之意見,而在本不屬於他們的土地上建教堂,起鐵路,採礦……他們美其名曰,給中國人帶去文明。他們的宗教甚至禁止中國教徒進行傳統的祭祖活動。的確,百多年的閉關鎖國讓我們的先輩對西方及當時的世界潮流一無所知,西方人突然的從遠方到來,不僅搶去他們的土地、資源,甚至要改變他們的傳統,他們開始惶恐不安。於是,關於西方人的一些謠言開始在民間傳播,比如西方傳教士捉中國兒童煉藥之類。再接下來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有一群自稱刀槍不入的義和拳人開始壯大,他們一開始的口號是「反清灭洋」,後來由於得到慈禧的支持,口號變為「扶清灭洋」。慈禧天真地以為,義和團能幫她趕走可惡的西方人,可最終卻換來了八國聯軍的入侵。義和團事件只是讓西方列強有更好的藉口向中國提出更多的無理要求,如果你不知道有這回事,你該好好了解一下《辛丑條約》。

西方對這段歷史的看法,當然是高高在上的,他們樂於用義和團事件來證明中國人的野蠻和愚蠢。現在許多中國人也受到此種西方史觀的影響,以為義和團事件的發生錯盡在於極端民族情緒。我們不能否認義和團用極端手法排外的愚蠢,可我們不要忘了激起這股民族情緒的正是自稱文明的西方人的種種野蠻和愚蠢的行徑。西方人嘗試過像現在理解西藏人的態度那樣去理解當時的中國人嗎?現在他們說中國人壓迫西藏人的宗教自由,別忘了當年他們是怎樣傳播宗教的。當年曾有西方傳教士就發表過這樣的宏論:只有炮火才能把基督教傳入中國。

一百多年過去了,西方世界有幾個人能做到站在東方的角度看東方世界呢?他們覺得中國人野蠻,他們覺得伊斯蘭教野蠻,但是很奇怪的他們突然很同情某些野蠻的西藏人,似乎那些在暴動中死去的漢人是活該是罪有應得的。試問,高舉”free Tibet”旗幟的他們,究竟有多少人了解西藏的地理位置、歷史以及其他種種?

西方世界大概不曉得北京奧運對於中國人的意義,正如他們過去不知道祭祖對於中國人的意義。他們不知道北京奧運不僅僅是北京政府的事,而且牽動著億萬華人的心。美國人舉著”China lies. Bush lies. Shame on China. Shame on Bush的牌子,很聰明地把Bush和美利堅切割開來,卻不懂得顧及十幾億華人的感受,把China換成Chinese government。本來中國人便不善於區分國家和政府,而西方人的舉動卻只會把中國人和中國政府的榮辱綑綁得更加結實。卡fuck蒂也只會在群情洶湧之下改口風說,他指的只是中國政府,而非中國人。這是藉口還是道歉?

中國固然有很多憤青,但搶聖火事件告訴我們,其實西方也有很多憤青。至少卡fuck蒂就是一名徹頭徹尾的美國憤青。但是,我們不再是拳民。就算我們不認同西方媒體,我們也會理性地發出聲音,而非付諸暴力。卡fuck蒂有自由發表anti-China的言論,我們也有自由發表anti-CNN的言論。只是在言論自由的社會,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言論負責,而不是在遭受批評時找藉口為自己開脫。如果說反西方的就是暴徒和蠢貨,那反中國的又何嘗不是?

民族意識的覺醒不是壞事,這可以告訴西方世界:你們是時候收起你們高傲的態度。但也請各位同胞記住,一百多年前,慈禧利用民眾的民族情緒使中國最終付出了慘重代價,我們不能再讓類似的事情發生。

[tags]義和團,CNN,歷史[/tags]

Technorati : , ,

(本文共被 66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