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哥和他的女兒

《陳氏春秋》有載:「強哥,嘉應州興寧人士,少時移民香港,年17娶妻,後得四女一子。」

轉眼間,認識強哥已是第四個年頭。近年和強哥聯絡甚少,但打電話來找強哥者甚多,煩不勝煩。於是今天終於找他算帳。事情沒有辦妥,只轉個名,不是數百元的手續費就是轉較貴的月費計劃,對於我來說都不太划算。

後來和強哥一起吃飯,他還叫了他的女兒過來,三女兒和四女兒。強哥的五個孩子,除長女外我都見過。2004年她們回鄉,我還帶她們去外面玩過。強哥第四和第五的女兒都相當可愛。

四女兒到時,我發現她已不是當年的小女孩,長長的劉海遮住額頭,似乎有點害羞,依然可愛得很,卻已出落得亭亭玉立,我幾乎認不出來了。強哥問她認不認得我,她說不認得了。強哥說,是陳仔啊。她大吃一驚,陳仔怎麼變成這樣了!

三女兒遲些才到,變化比較小,她遺傳了強哥的優秀基因至今未變,就是身材倍棒。強哥又問她認不認得我,她當然也說不認得。強哥說,陳仔啊。她也大吃一驚,陳仔怎麼變成這樣了!

強哥倒不是近年來一次也沒見過。上一次見他是前年的中秋節,幾個人一起吃飯。強哥的頭髮一次比一次白,真他媽是「朝如青絲暮成雪」。他這次見到我說我一點也沒變,還是那樣年輕,這是他以自己為參照物得出的結論。我和他都在蒼老,只是他比我蒼老得快,於是他便把我這一年多來的蒼老忽略不計了。他甚至沒有對我變臃腫了的身材發表哪怕一丁點的意見。和他相比,他的女兒並不是記性不好,她們仍然記得她們的父親有個朋友叫陳仔,甚至可能還記得2004年的那個夏天她們和陳仔坐在一輛三輪摩托車上,在一個叫興寧的小縣城裡穿街過巷;只是相對於她們記憶中的陳仔,我的變化實在太大了,正如她們在我眼中也變化很大。要知道,2004年的我才55公斤,今日的我,不提也罷。如果我是她們,看到一個曾經只有55公斤的俊男如今變成了我今天這個樣子,脫口而出的只會是,陳仔怎麼變成豬頭了!

這個陳仔,雖然是豬頭一個,但風流成性,人稱狗公。如果用一句成語來形容,你會想到哪一句?只有這一句:掛豬頭賣狗肉。

和身邊的朋友一起,歲月一天天流逝卻不易發覺。和一個幾年不見的人再次重逢,才發現歲月已經流過一千三百多日。

「其髮漸白,其女漸長。強哥不老,尚健談也。」

(本文共被 38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