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一家之言

每當發現文學家的文章也有錯處,年少氣盛的我們便會有種破了人家處女身一般的快感。

但文學家之所以不是普通人,就是因為他們能把錯誤寫成一種風格,所以最後老師不但不會揪出文學家的錯處,還會繞有興致地分析「錯處」表現出來的獨特藝術風格。對此,我們不僅沮喪,而且憤怒,就好像刮獎券刮到最後一張仍然是「祝君好運」一樣。

我們其實不必沮喪,更不必憤怒,從現在開始,我們就要努力重複某種錯誤,直到它成為一種風格。最後我們不必開口,別人也知道那些錯誤都是我們刻意營造出來的,儘管它一開始真的是無心之失。

(本文共被 56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