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靈魂無關

先廢話幾句:趁最近肉體話題泛濫,我就貼個很爛的老詩。注意,用國語讀我的詩,會押韻很多。方文山給押韻的詩起了個新名叫「韻腳詩」。由於我的詩是沒有四肢的,所以不管有沒有押韻,都請不要把它們叫「韻腳詩」。事實上,大部分詩人(blog上曾有人笑話我自認詩人。沒所謂,我說的「詩人」只是會寫詩的人。實在看不過去的把我當梨花派亦可,有些人這樣會爽一點)都會力求押韻,但有押韻癖的確實不多。李白也沒押韻癖,也沒長出「韻腳」,所以才能飛到天上做了詩仙。

八戒熱愛乳房和包子
最近,我的目光追隨它
關注肉體
那稍縱即逝的一種東西
在一顆星墜亡的時間裏
便可湮滅灰飛
而我的眼睛
始終沒有離開,記錄著
這不爲人知

耳邊總是有搖滾伴隨
一種流體在恍恍忽忽
你認爲的不堪入目
對于我卻是另類的美麗
在我的意識裏
也有死亡
不時冒出來,沖擊我
那一扇日漸薄弱的門

你說,我熱愛的
早已被你鄙棄
是的
它們只是我個人的娛樂
包括你早已把它們鄙棄的
死亡,以及肉體
帶著言之不盡的魅力
讓我情不自禁去關注
直至回歸

(本文共被 32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