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話

再過兩天就是我的第一場戰役,中化口試。

因為我在blog上曾寫過中化口試,所以近日有不少人是搜索”中化口試”找上門來的。可惜我這裡沒有秘訣。別說我沒有秘訣,就算我有秘訣也不會現在就寫出來吧。考試就是這樣,教你如何跟人搶,跟人斗。中國文化講和,所以我覺得特別諷刺。三成的升學率,意味著你要生存下來,就必須殺死數目不小的人,而且這些人通常和你一樣理想遠大,同樣擔負著眾人的期望,也許還和你一樣努力。是的,我用了”殺死”兩個字,你還別以為我聳人聽聞,用詞夸張,現實世界就是這麼殘酷。人人對你有殺意,你也要對人人有殺意。看《火影忍者》中忍試,看到第二場,就是把這種”殺”具體化了,真的要殺人才能晉級了,我看得特別惡心,惡心的不是殺人,而是這種思想。《恐怖鬥室》也一樣,你要生存,就要殺人。操,原始時代嗎?原始人還一起打獵呢。

這幾天看朋友的xanga,或和朋友通電話,了解到一種普遍的情況:考試的時候都是搶著說話。讀了一年半的中化,算是受了中國文化的熏陶,結果就是學到了搶說話。這是不是教育和考試制度的失敗?別怪那些政治人物不讓人說話,因為我們受的教育就是不讓人說話。當然,這考試不可能完全不讓人說話,給人霸權的印象照樣不高分,所以從自己的利益出發,自己搶完了話還要留點時間裝逼,好讓人覺得自己多麼和善,多有風度。別怪那些政治人物裝逼,我們受的教育就是裝逼。裝逼裝得滴水不漏就是君子。

將中化口試和聆聽比較,會發現其中的有趣之處。聆聽裡的人說話全是拐彎抹角的,稍不留神就不知道人家說什麼,但是到了口試,由我們自己說話了,卻要直截了當,含糊不得。不信,你上考場拐彎抹角試試。

說話、聆聽,這是從小就應該學的。但是到了中五、中七有相關考試了(中五以前沒有),才進行操練。我覺得,相當反智。曾蔭權和梁家傑辯論的時候沒有眼神接觸,估計是讀書的時候說話技巧沒學好。曾蔭權更糟,缺乏笑容,不友善。別當特首了,回中學念多兩年預科吧。

高考就是我們的恐怖鬥室。但是《恐怖鬥室》是用極端的方法教你愛惜生命。高考呢?魯迅曾說這是一個人吃人的社會。現在還是。

剛才,goosie打電話問我歷史科的問題。感覺很好,因為我已經很久沒聽到同學的聲音了。如果每天都有女孩子打電話給我,那生活就美好得多,當練口語也好啊。我這兩年粵語突飛猛進,就是因為中五的時候和某女生天天講電話超過一小時練出來的。其實我們生活中有很多美好的事情,但是從中四到中七這四年時間里,考試抹殺了我們很多東西。為了生存?

[tags]高考,口試,中化[/tags]


Technorati : , ,

(本文共被 530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