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射進夢想

多年前,我寫的《激情淪落》,開頭一句是:夢想猶如一艘豪華的輪船,但一個小洞就可以讓它沉入大海。我的一位同學給我意見,說這一句很不好,很多餘。于是,我就把這一句刪了。

現在回憶起來,覺得那句話寫得真好,拿來形容現在的自己再好不過。其實,當年我比現在過得還要頹廢。

當時的學校雖說是廣東省一級中學,但管理得很松。舉例而言,學校的小賣部提供便宜的香煙買賣,三支煙僅售人民幣一元,同學們煙癮一來就馬上到小賣部去,堂而皇之地抽上幾口。除此之外,最棒的是,我們可以穿拖鞋上學。只要不是冬天,我都穿著拖鞋走在校園裡,眼裡可能還有幾粒豆大的眼屎在迎風飄舞,只差沒唱”鞋兒破,帽兒破,身上的袈裟破……”這個模樣已經足夠頹廢。那一年,我的生活很有規律,上午前三節課是用來睡覺的,上完第三節課是做廣播體操,做完廣播體操精神大振,上午的剩餘兩節課就成了我的聊天課–有時候精神大振的結果是逃學。班主任被我氣得半死,常在我逃學之後嚷嚷早該開除我。可是學校偏偏一直沒有開除我。這麼可愛的學校,怎能不出詩人?我在圓玄一中遲到五次,就記了缺點,這種環境要是能出詩人也只會是現實主義詩人,寫的全是批判制度扼殺人性的。

不知道那位班主任現在怎麼樣了,還記不記得那個氣得他半死的學生。我想說的是,那些日子即使我頹廢,但我感覺很快樂。我的快樂不建立在任何人的痛苦之上。班主任的痛苦乃是我始料未及,像我這種沒有背景的學生他基本是不理的,但由於逃學未征求他同意,他感覺失了顏面。

“照”,太溫柔了,只能用”射”。如果說現實是一個男人,那麼就可以理解為現實強奸了夢想,不管夢想是男是女。還是那一句老話,如果你不能反抗,那你就享受強奸吧。不過我想,我并不能。我的夢想就要沉入海底。也許我能做些什麼,像其他人那樣,但我感覺筋疲力盡。

(本文共被 36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