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斷袖,神經病

「醉翁之意不在酒,在於沛公」

說的是醉翁歐陽先生原來有龍陽之癖,臉紅不是因為酒,而是看到沛公一見鍾情了。

「項莊舞劍,意在山水之間」

說的是一個叫項莊的神經病,拿著劍對著水中倒影亂舞一通。

天下已不是原來的天下,江山朱顏改啊。

(本文共被 43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