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La Land》影評:無關美國夢

《La La Land》劇照

《La La Land》劇照

第二次看《La La Land》(港譯:星聲夢裏人),約的是同一個人,只是她上一次放了我飛機,她甚至忘記我約過她看這部電影。完場後,我跟她提到這是我第二次看的時候,她還說我為何不早說。她的意思是,如果我早說,可以換另一部電影,然而我並不介意再看一次,何況我上一次看並沒有給錢。

最近在網上看到有些人並不喜歡它,有的說它老土、平庸,甚至說它垃圾不如。如果把它當作一部表現美國夢的電影,那我實在難以認同。美國夢一般的定義,是指人人都能在美國獲得成功,讚譽美國社會的機會平等及小人物的不懈努力。而它顯然不是要講這些,我甚至不認為它是在講「堅持夢想」,儘管「夢想」這個詞不斷在主角口中出現。

《La La Land》劇照

《La La Land》劇照

電影講的其實是初心、真我——當然,這個主題也不無老土,但衡量一部電影的好壞,標準並不在與主題有多新鮮,反而,好電影往往都是在講一些古舊的主題、價值觀。當然電影中還充滿着有關爵士樂、電影的一些情懷,這些對於一般觀衆而言,未必有那麼大的共鳴。可以留意一下電影對聚光燈的運用,一般情況下,聚光燈可突出角色,但我認爲,除此之外,聚光燈在這部電影裏的每一次運用,都是角色在面對真正的自己。前兩次都是女主角照鏡子,那種「面對自己」,已經非常直白了;第三次是女主角受琴聲吸引,在酒吧見到男主角。其實,男女主角真正吸引對方的,正是他們都有一種強烈的抗拒世界的自我,而這種與週遭格格不入的自我,也使得他們即使身在人群之中,也在對方眼中顯得特別亮眼。有人說他們相愛得太容易、太膚淺,那是因為沒看到他們真正吸引對方的點在哪裏,如果不明白這一點,也會不明白女主角為何對男主角演奏自己不喜歡的音樂表現得那麼不解和憤怒。他們的關係,既是戀人,更是戰友。這世上,戀人很多,戰友也不少,但同時是戀人又是戰友的,卻難得一見。

當然,你可以不喜歡,但這部電影拍得好,是毋庸置疑的,尤其難得的是,它講的是老土的主題,用的是老土的形式(歌舞片),甚至字體、色調都是舊的,但它卻包裝得很時尚,舞蹈的設計也很可愛,能吸引一群年輕人入場。

再說說男主角最後那一個微笑。其實那一個微笑表達的情緒,並不只是遺憾,而是一種更為複雜的情感。它的確有遺憾,因為「曾經你讓我追尋真我,但當我堅守真我,你卻只能離開我」;但也有欣慰,因為「你最終仍然看到了那個堅守住自我的我,我無愧於你和我」;甚至還有祝福,因為「你也終於達成了自己的夢想」。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