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擺侯孝賢上檯

華人導演帶著作品去外國影展,就算作品與政治無關,政治卻會像性飢渴的粗魯大漢一樣找上門來。2009年,賈樟柯帶著他導演的《河上的愛情》去參加墨爾本電影節,結果因為電影節邀請了疆獨領袖熱比婭出席開幕禮,他高調地連同另外幾位中國導演一起退出了電影節。有說是中國政府逼迫賈樟柯這樣做的,我信。

今年的康城電影節,賈樟柯也有參加,但這次問題出在台灣那邊。舒淇的國籍問題,媒體添油加醋,將有的沒有的炒在一起,大陸看了罵舒淇台獨,台灣看了罵大陸霸道,沒人理舒淇怎麼想。最後舒淇很無奈地出來回應,你以為事情完了吧?蘋果日報 眼見這「中台矛盾」的火已經點起,這麼快燒完實在可惜,又把侯孝賢擺上檯,來一個台灣導演大戰強國記者。

事源一名大陸記者在記者會上問了一個很不流利的問題,大意是說,中西方文化差異對拍電影會否有影響。侯導回答:「文化到深層的時候,其實全世界差不多,很多人都能夠懂的,因為都是關於人的存在跟人的生活種種,時間長了,累積了,變成文化,所以基本上每個地方、每個國家,都應該了解的。」

蘋果形容記者問的是「蠢問題」,導演的回答則是「秒殺」。

我覺得導演的回答固然精彩(因而很多報導都引用了),但問題卻未至於愚蠢,而且我實在聞不到侯導和大陸記者之間究竟有什麼火藥味,所以我很好奇,究竟是我的鼻子有問題,還是蘋果日報嗅覺太靈敏?用google新聞一一查閱華語媒體的報導,原來並不是每家媒體都嗅覺那麼好,除了壹傳媒系這麼努力搧風點火之外(忽然一周標題《強國人太霸道 侯孝賢攞康城導演又係全靠祖國?》,台灣蘋果日報標題《超殺氣!侯孝賢教育中國記者》),便只有一家叫Buzzorange的台灣網絡媒體也是作出類似的詮釋(標題是《不理會中國記者統戰,侯孝賢:文化到深層,全世界差不多》)。香港謎米新聞沒有像蘋果那樣大作文章,但也誤解了大陸記者的意思,他並沒有質疑文化差異影響電影品質的意思。

為甚麼提出文化差異的問題?了解侯孝賢得最佳導演獎以及記者會前後的來龍去脈,便知道原因反倒是很多人替《聶隱娘》不值,覺得它應該拿到更多獎項。根據南方周末的報導,有位台灣記者甚至直接問評審團是不是沒看懂--這個問題要是大陸記者問,或許又要遭到「蠢問題」的罵名了。不過,大陸記者倒是真的問了蠢問題,據台灣自由時報的報導,還確實惹怒了侯導:

不過侯導場外受訪時,一度被中國媒體惹怒,對方要求「選一個最大貢獻的工作人員?」侯導脾氣上來飆罵:「說什麼啊?知道這些人跟我合作多久嗎?每個都超過10年,怎麼選一個,電影是團隊,不是個人能做到。」

這個問答,在騰訊娛樂也有呈現,估計是事實。騰訊娛樂倒是老實,原句照錄:

腾讯娱乐:工作团队里的人如果选一个,你最想感谢谁?

侯孝贤:你们在说什么,你知道这些人跟我合作多久吗?每一个都超过十年呢,怎么能选一个呢?这是一个团队,电影不是一个人可以做到的,也不是摄影一个或者谁一个,是一个团队,是导演跟这些合作团队的一个情感,跟长期合作的一个默契。这个不是我们两句话就说了那么简单。

關於舒淇,其實大陸有些忠實粉絲為了幫她辯護,找到了一段2001年舒淇在法國接受電視訪問的錄像,以證明她不僅不是獨派,而且是統派。但是這些無比愛舒淇的粉絲有沒有想過,這段錄像要是傳到了台灣,就變成舒淇被台灣網民罵死了。台灣一位網友說得好:「不要讓演戲的難做人。」我想加一句:不要讓拍電影的難做人。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 cl

    gogogo
    草榴(1024)最新地址,开放注册时间有限,抓紧了。地址:http://caoliu.onsyego.xyz/u/?id=caoliu1515

Share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