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時代下的瘋狂

圖片:BBC中文網

在《大時代》裡,我們看到了股市的瘋狂。香港現在進入了另一個大時代,中港矛盾大爆發的時代。在這樣的大時代裡,你最好站對了隊伍:你是大陸人還是香港人?

肖友懷生於這樣的時代,他的身分問題甚至蓋過了政客的無恥。這次事件讓人發現,原來香港人的思維真的很「簡單」:兩個小朋友起了衝突,胖的就是胖虎,胖虎就一定是惡霸;瘦的就是大雄,大雄就一定是被人欺負。若以身型作標準去判斷人的善惡和權勢,方展博和丁蟹四子放在一起,你覺得誰像胖虎多一點?在丁蟹一家眼中,方展博確實是一直不肯放過他們的惡人。

倘若在這個大時代下,你仍沒有被「中港矛盾」蒙蔽雙眼,在懷仔「欺負」人的那段短片,更像惡霸的其實不是長得像胖虎的懷仔,而是長得像大雄的那個小朋友。他自稱有一百個大佬,一個電話打過去就能把他們都叫出來。各位,真正的大雄是不會有大佬的,更加不會有一百個之多!就算打橫走的丁家,也只有丁孝蟹一個大佬。但其實一百個還說少了,「大雄」要是看到今天有這麼多人站在他那邊,去打擊「胖虎」,他會知道他的大佬成千上萬,而且電話也無需打,大佬們就自願出來幫他做事了。

在一個有一百個大佬罩著的人面前,懷仔即使胖了點,那也只是份量大一點的雞蛋。一百個大佬組成的高牆對一個胖了點的雞蛋,香港人,你們站在誰的一邊?你們不是常常把村上春樹的名言掛在嘴邊嗎?巴勒斯坦人向以色列軍人投擲石頭,以色列軍人甚至沒有還手,巴勒斯坦人是惡霸嗎?雞蛋反抗高牆,對著高牆爆了幾句粗口,推了幾下高牆,這簡直是雨傘革命精神的延續嘛。把他當成惡霸、敵人,只有一個理由:他不是香港人,他不是自己人。

說惡霸吧,其實網上更多,有的甚至說要用盡方法毀滅懷仔。懷仔犯了什麼滔天罪行,以至要將他毀滅?很多真正犯下彌天大錯的人,法律尚且寬容地給予改過自新的機會,而我們為甚麼毀滅懷仔,一個才十二歲的小孩?懷仔非法居港多年當然是錯的,但連這個錯甚至都不是當年只有三歲的他所能決定的(而他的外婆已經因此被捕)。本來,我對懷仔的同情僅限於政客把他們推到風口浪尖,畢竟他被父母遺棄的身世,我也真的無法求證;我也知道大陸身世可憐的人確實多不勝數,香港沒有義務去幫助他們。但網絡上的惡霸們傾巢而出,要將一個12歲的小朋友毀滅的時候,我對他的同情增多了--儘管惡霸們宣稱不能給懷仔搏取市民同情的機會,所以他們「用盡一切辦法」,在網上找到了一段短片,去證明懷仔是一個惡霸。但同時,我覺得有些香港人實在比懷仔更可憐,大陸人欺負我們,我們就欺負他們的小孩,而且我們也只能欺負他們的小孩。

要毀滅一個小孩,何其容易,但我們是用盡一切方法去做這件事情,就憑著這股精神,我們真的無愧於這個大時代。

(至於很多人關心的會不會開先例的問題,可以參考莊耀洸律師的看法:「法例賦予政府很大權力,這些個案,尤其非常特殊的個案,是不會構成先例。因為運用酌情權是逐個個案去考慮。」另外,協助非法居留的人也是要負上法律責任的。)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