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量

(來源:Business 2 Community)

實在不敢說自己器量有多大,這一生與人絕交的次數,就和打飛機射過的精蟲一樣,數都數不過來,但因為政治立場而與人絕交,我倒是可以自豪地說:絕無一次--不過,最近的一次也許算唯一的例外。

最近在FB談了對Betty事件的看法,毫無意外遭致一眾FB「好友」圍攻,讓我忙得有點應付不過來。突然有個女生留了一言,老實說,我沒有任何猶豫就把她unfriend了。我懷疑這究竟算不算是絕交,我和這位女生是大專同學,自畢業後就沒有聯絡過,就算大專期間也不見得交情有多深,不過是一群人吃過飯唱過K而已。平時我在FB發表政治看法,她基本上都不會留言,這次不知甚麼促使她非留言不可。說起來很不厚道,這次「絕交」,政治立場其實並非唯一因素,智商、身材、樣貌才是更大的考量。我跟朋友喝酒時私下談起這次絕交,我說:肥不是問題,蠢也不是問題,但我平生最討厭的,就是又肥又蠢又無自知之明的人。不是你們右派才懂得歧視人,我也懂的。我承認,在又肥又蠢的人面前,我的器量特別小。

說起來,因為政治立場和我絕交的人倒是不少,一個因為對反高鐵的立場不同,絕交;一個因為對「蝗蟲」的看法不同(甚至還沒說到反不反蝗),絕交,不過後來又和好了,儘管和好後也只是吃過一次飯……最戲劇的算是我和無代堂之間的絕交。這位網上相交多年的「老友」,以前牛哥前牛哥後;朋友拍《牛》,他還發了簡歷去應徵角色;甚至在FB錯把發給女友的短訊發給了我。就因為幾篇文章,他不僅block了我,還在自己fan page稱呼我是「呢條大陸仔」,說我追打他大半年云云。好在當年朋友拍《牛》,還有很多更好的選擇,倘若讓堂主來演,豈不成了他人生一大恥辱!

我究竟有多小器啊,那些屁大點的事竟然都記得!

梁文道最近的文章《絕交》,講的也是政治立場和友誼何者重要。毫無意外的,梁文道又是被人一頓臭罵。其實我也懷疑,那些罵梁文道的人,究竟曾經多少次因為政治立場而與好友絕交?

「除了政治、戰爭,以及意識形態,這個世界還有很多其他別的存在。」我相當認同梁文道這句話。要說整篇文章還有甚麼不夠的,是沒談友誼的深度。點頭之交,如果政治立場不合,動輒要為政治立場吵一架,那不如絕交算了;如若是深交,你會為了政治立場而絕交?

如今這世代,公民意識「覺醒」,很多人覺得生活無不是政治,地鐵加價是政治,興建公廁是政治,甚至《紅VAN》好不好看、鄧紫棋唱得好不好聽都是政治,難保在每一個政治議題上,你和你的朋友們都能立場一致。因為地鐵加價,你就和曾經互相扶持的摯友絕交?因為興建公廁,你就和那些年一起追過沈佳宜的戰友絕交?我實在無法想像。《掃毒》這部電影裡,三兄弟間如此多的恩怨情仇,也能互相原諒,兄弟、友情不該是這樣嗎?如果我們都以政治立場來篩選朋友,那世上就真的是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因為政治是會變的。別說地鐵加價、興建公廁的小事,連曾經一起搞過五區公投的戰友都可以反目成仇。

說到底,我們可以輕易絕交,不是因為器量,而是因為現在的友情大多都很廉價--不是泛泛之交,就是飯飯之交。像我這種「器量小」的,在FB都有六百多位朋友,足見友誼太容易擁有了--如果一天絕交一個,夠我絕交差不多兩年時間了。不如來得更極端點,把友情換成親情,你願意因為政治立場而與父母斷絕關係嗎?

因為政治立場與父母斷絕關係,不是沒可能的。文革時,小子打老子的就很多,因為毛主席比娘親更親嘛。親情究竟有甚麼比友情更珍貴的,以致你不會因為政治立場而和父母斷絕關係?

(本文共被 1,318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