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失落

  昨天終於收到會考成績覆核的結果。結果就是,沒有出錯,成績維持不變。是個令人失落的消息。
  其實重要的不是成績的升降,因為無論升降,對我的升學影響都不是很大,重要的是面子問題,以及我的執著。于是現在我很失落。成績覆核的900元打了水漂,像去刺秦的荊軻一樣,從此一去不回。 
  申請覆核的兩個科目分別是中文和中史,兩科原本都有拿A的實力(請允許我在失落的時候稍微自大一點),卻分別只有D和C,其中最離譜的是中文科作文部分我只有E。老師失望,我更失望,於是老師很支持我申請覆核,雖然老師也告訴我有個調查表明覆核後能升grade的成功率很低,但我始終覺得我的運氣向來不佳,應該花些錢消消霉氣。
  我想,熟悉我的人、看過我文章的人,大概都會認為我的中文水平絕對不在D的水平吧,包括我自己也是這樣認為的--自己實力如何,我再清楚不過了。中文科林老師對我的寄望是A或者B,當然最好就是A,不要說D連C都是從來沒有想過的。結果出來的成績是:讀本部份是B,作文部分是E。這跟我做試卷的感覺是完全相反的,我原來的感覺是作文部分絕對要比讀本部份好。我是一個不適合背書的人,2005年來我幾乎半年沒怎麼溫過中文書,而且由於時間問題讀本部份我還有一兩題沒有作答,結果居然讀本好過作文!這是有史以來最奇怪的事,應該寫進健力士世界紀錄。但說奇怪也不奇怪,我媽有一句”很有辯證哲理”的話:凡是我感覺良好的試題,成績出來都是比較難堪的。這也許是我的命運呢。既然是命中注定,那就不能說是奇怪了,我應該大笑一聲:哈哈,早料到是這樣了,哈哈……哈哈哈。
不過,如果是這樣,我看上去就會像一個神經病。

  林老師問我,是不是又寫怪文了。我答,沒有,寫得很正經,而且是以自己親眼目睹的真實事例為題材。我說的是實話。我選的題目是,令人反省的一件事;那個真實的事例,是去年暑假我在大陸的一位朋友殺人的事--我再次強調,這是一件真實的事情,絕對不是為考試而"背出來"的。那整個矛盾激化的過程我幾乎都有目睹,除了殺人過程之外。
  林老師又問我,有沒有寫怪字。我答,應該沒有,我檢查了很多遍。其實就算有一兩個怪字,也不可能影響那麼大。
  所以,我的作文為什麼是E,實在想不明白。這是一個謎,它可能會困擾我很長的一段時間,與面子無關,而是我太執著。要知道,原來F5那些連造個句子都有問題的同學,作文都是D,比我高一個等級,這是對香港中文水平的諷刺,還是對我個人的諷刺?
  另外,我對閱卷員的欣賞水平表示嚴重的懷疑。我不清楚閱卷員的身分,就算他是一個大學中文老師也好,除了對他怎麼會成為老師感興趣之外,我已經無話可說。
  我想起了我中四的中文老師,姓李的,學生們叫他李白。這樣叫他並非他很會寫詩或者很有文采,我的感覺是他是一個與文采絕緣的人。中文,其實不止中文,但凡世上的語言,都是很靈活的,但是到了這位與詩仙同姓的老師手裡,就變成了了無生趣的石頭鐵塊。比如,填空題,太陽很_,按照文意可以"太陽很大"、"太陽很圓",但是如果"標準答案是"大",那就不可以不"大"。又比如寫作文,句子有很多的表達方式,既可以"這是一個很大的太陽",也可以"這個太陽很大",兩者意思相差不遠,但是這位與詩仙五百年前是一家的老師,非要幫你改成他認為正確的表達不可。所以像我這種自以為善於用文字表達的人,作文本上反而是"鮮血淋漓",但是久而久之我也慣了,除了第一次跟他爭執我的表達並沒有出錯之外,以後他要我改什麼就改什麼。
  有一次"李白"出了道作文題:我的好鄰居。當時我想跟他說,我從小學開始寫這種題目,寫了幾年上了中學就從沒寫過。我還想告訴他,我現在的鄰居都是印度人,我不認識他們,我也不知道他們是好是壞。不過上面兩句話我都沒有說。於是我就寫我的好鄰居是一頭在中環上班勇擒劫匪的大象,結果"李白"說我這是"怪文"。如果說浪漫主義就是"怪文",那麼我強烈建議,以後不要叫李白(真的那位李白)詩仙了,我們就叫他怪人好了。至於屈原,我們就叫他"怪人之鼻祖"!

  前面說到,我的課堂作文常常是"怪文",要改、改、改。而會考,你想改都沒得改。但是,我實在不知道我要改什麼。
  會考前,學校曾請了一個所謂"資深"的老師來幫F5的學生補作文。上這種課真的很悶,這位"資深"老師一開口說話,也就是我開始打哈欠想睡覺的時間。不過,我記得他好像說過,要寫好一篇記敘文不僅要有記敘,還要用一定的篇幅抒情和議論。這是一句廢話,但我這次作文似乎正是敗在這裡。並不是我沒有抒情或議論,更不是我不會抒情或議論,而是我的抒情或者議論太過含蓄了,不符合老師要求的這種標準:前面三分之二記敘,後面三分之一抒情議論,這樣就是所謂的"條理分明"。而我的抒情和議論穿插在整篇文章、整個記敘里,條理"很不分明"。請原諒我的狂傲不羈,其實我一直覺得閱卷員會看不明白我在寫什麼。
  中史和歷史老師都這樣教我們:答題的時候要把閱卷員當成白癡,答案儘可能詳盡。答中史和歷史的時候,我正是這樣做的,所以我歷史拿了A(中史為什麼只有C我也不太明白,總之這是一個事實了,和我的朋友殺了人一樣,我都無力改變)。但是我從沒有把作文閱卷員當過白癡,我甚至把他們幻想成我的伯樂。但事實上,伯樂是很少的,白痴倒真的是很多。
  我在申請中史成績覆核前徵求中史老師意見。他很支持,並說:錢可以解決的問題就不是問題。但結果似乎證明,這不是錢可以解決的問題啊,包括我的面子和執著。我現在很失落,我連最擅長的寫作都寫不過那些連造句都有問題的同學。當然,我還可以再交1000元上訴申請覆核,但我不會愚蠢到再送錢給考評局。我永遠記住了這句話:要把閱卷員當成白癡!


Technorati :

(本文共被 146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