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王》:天機不可洩漏,命運操之我手

1,小説有幾個精彩部分。神童的無故失蹤,帶出了程淩和他的朋友們之間的互相猜疑;神童超能力的突然喪失,帶出人們的失落和無奈,同時對神童的態度也發生轉變;神童在棋賽第二局不按棋譜走,導致程淩等人的不安,結果神通果然輸掉了第二局;到了第三局,神童依然不按棋譜走,程凌等人更加不安,然而神通卻在第三局贏出,人們對他的態度在短時間內便又一次發生轉變,不過神童在人們眼中已不再是神童,而是真正的棋王,除了程淩。

2,神童贏了棋賽,小説並沒有在此結束。如果這部小説只是講一個棋王誕生的故事,那就應該在這裡結束了,但事實上不是。神童的問題解決了,但程淩心中的疑問還沒有解決。他心裡真正的問題不是神童還有沒有未卜先知的超能力,而是這個世界屬於神還是人,即人能否勝天的問題。

3,神童沒有直接回答程淩。他只是告訴程淩,他不需要未卜先知,他自己會下棋。還有他的眼神,那是最好的答案。眼睛是心靈的窗戶,神通的眼神告訴程淩,他的神力沒有消失,只是把它藏起來了。這本來是神童的秘密,他之所以會突然「喪失神力」,就是爲了讓人們忘記他是一個神童。自始至終,只有程淩懂得神童的眼神。

4,程淩最後發生了轉變,因爲他找回了自己。神童也找到了笑容,因爲他知道了該怎樣面對和處理他的能力,這意味著他找到了適合他的最好的世界。真正的神童,不應該被自己的能力壓垮;改變的能力比預測的能力更加重要。

5,余光中給《棋王》寫的序,我認爲不怎麽好。首先,他試圖將人物分類成黑白兩面。顯然他失敗了,連他自己最終也不得不說《棋王》裏沒有大奸大惡的人。其二,余光中認為張系國的「敍事部分有時候稍感逞才。」他擧了個例子,認爲「一股怒氣,頓時飛散到爪哇國」這樣的句子「放在敍述裏不如放在對白裏好」。我倒覺得余光中在評論小説方面「有時候稍感逞才」了。「一股怒氣,頓時飛散到爪哇國」怎麽就應該放在對白裏更好?

6,我不認爲《棋王》應該歸入科幻小説。儘管這部小説裏有很多的科學理論,但神童的能力並不屬於科幻──它是不可解釋的神秘力量。如果一切有關科學的、超越了現實的小説都叫做科幻小説,那還真無趣。

張系國的blog:http://blog.chinatimes.com/changsk/

(本文共被 8,363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