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務實還是保守

這是一個至少一個月以前的新聞:有一個關於青少年對普選看法的調查,結果是大部分青少年都不贊成2012年普選。都市日報的標題是用「務實」來形容這些青少年,我不知道這個結論是調查得出來的還是都市日報根據調查結果得出來的。我對這件事憋了很久,決定拿出來談談。

我首先想到的是,香港比美國務實,因為香港推行民主比美國遲;而中國又比香港務實,因為中國到現在也還沒有民主。按照現在的形勢,中國將長期受某黨領導,有望成為全世界最務實的國家。按照人類摧毀地球的進度,可能到地球滅亡那一天,中國依然在「談」著民主。我不排除人類到時已安全轉移到另一星球,但中國卻已不復存在,成為了一個歷史概念。香港?更不足為道了。

依照這種思路,我又想到,國民黨比共產黨務實,康有為比孫中山務實,慈禧比康有為務實,幾萬年前的隨便一隻黑猩猩都比我們每一位現代人務實───包括笨港最務實政黨民建聯。我為甚麼這樣說?因為從那份調查只能看到務實的標準在於時間的先後,而非其他。

民主的先決條件是甚麼?推行普選的必要條件又是甚麼?是制度?是民眾的素質?是共識?還是中央的意向?

香港的制度,不是香港人最引以為傲的嗎?短短兩個月內可以有條不紊地先後舉行區議會選舉和港島補選,而且這麼多年來香港的選舉都能順利進行,這還不足以說明香港在選舉運作上的成熟嗎?至於民眾素質,應該是國內的保皇黨最喜歡拿出來談論的,也是最搞笑的一個論據。某政黨一方面愚民,另一方面又說民眾素質不足以推行民主,就好比一邊下令所有人都要留辮子,一邊又禁止留辮子的人出街。

香港的保皇黨不說民眾素質,因為他們深知香港民眾不蠢,得罪不得。誰敢說因為香港人太笨所以不能普選,誰就有機會親自感受到香港的聰明,就是不買你帳。笨港保皇黨最喜歡掛在嘴邊的是「共識」二字。香港不像中國,有所謂人民代表來代替十四億人形成「共識」;香港是一個價值多元的社會,一個人一張嘴,一張嘴就有至少一種意見,要形成所謂共識談何容易。保皇黨深知此點,因而用「共識」這種看似遵從民意的論調來偽裝其不願普選的本質。其實,普選還是不普選,都不會是他們能夠思考的問題,因為上有老爺替他們想。老爺要是說普選可行,想必他們的黨章裡馬上就可以出現擁護普選的字眼;老爺要是說普選不可行,他們的黨章裡就算有擁護普選的字眼也只能當作廢話。

「共識」從來都不是推行普選的必要條件,否則普選永遠只會是空談。你要布殊的支持者和克里的支持者談共識,你要劉德華的粉絲和黎明的粉絲談共識,您腦子有病啊?香港的保皇黨正如他們的老爺一樣,一邊提出共識是普選的條件,一邊又在製造分裂。只要有保皇黨在,就更加不會有所謂的共識。空談共識其實是最不務實的做法,保皇黨要是真有心推行普選,那就應多在社會上宣揚普選,更不應該在老爺面前說普選可能會選一個香港希特拉出來類似的話。

香港搞普選的條件已經成熟,反對普選的政黨正是因為拿不出有力的證據證明普選條件未成熟,所以只能拿「共識」瞎掰。

高學歷的狡猾政客葉劉淑儀,從美國讀書回來,只學會「共識」二字和「搞對抗是沒前途的」一句。明天是港島區補選,手中有票的朋友可要看準了投。識時務者為林俊傑,請用選票告訴那些政客,空談共識是沒前途的。

[tags]普選,民主[/tags]

(本文共被 50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