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香港孟加拉 生活在舊豬場的避難者

  • Zemanta Related Posts Thumbnail

根據資料顯示,至零九年香港約有六千名避難者,當中來自孟加拉的約有三百多名。跟其他來自中東及非洲國家的避難者不一樣,他們散落在粉嶺數個較偏遠的地方,跟中港邊境禁區只是數里之隔。

在這裡一起生活的幾十名孟加拉避難者,除了住在舊豬場改建的寮屋群以外,還有一些住在臨時搭建的鐵皮屋和當地居民的祖屋,環境甚為惡劣。對於他們的居住情況,有媒體曾經作出過這樣的描述:「十個人共用一個帶有敞開式下水道的小茅房。有些單薄的小棚內住了十來個人,與這座城市其他地方的高價豪宅形成鮮明對比。」、「走進公共「浴室」,屋頂掛著一圈一圈清潔用的膠水喉,生銹鐵架放著過去裝潲水的水桶,不難想像昔日養豬的情景,而難民沖涼地方,只有一個水龍頭,並且沒有熱水供應。戶外空地更要與影印機回收工場及芽菜廠共用,一地的芽菜和滲出銹漬的影印機,發出陣陣令人欲嘔的臭味。」

這批孟加拉避難者在酷刑聲請審批期間,入境處批准暫時留港,他們在這樣的環境生活了數年,一直等待著身份確認。事件揭發後,有志願團體及傳媒矛頭直指香港國際社會服務社,質疑其失職及浪費公帑,以及擔心避難者的援助被剝削。政府援助少,他們又不允許工作,正如許多其他的避難者,其中一位曾經提到,要被迫打黑工來結束這段困難,不過,同時亦有避難者承認,來港只是為了獲得更好的經濟出路。

滯港避難者尋求庇護的原因,可能是受到其國家的政治迫害、酷刑、宗教或者種族衝突,這些一般都被稱為「真」的避難者,以成功獲得審批成為難民的人數來看,只佔避難者中的少數;在此之外,則是為了在香港尋找經濟出路,或個人糾紛案,一般被稱為「假」的避難者--兩者的劃分有時候很模糊,難以作出判斷,聯合國難民署和香港入境處於審批期間亦經常面對類似難題。

他們散落在粉嶺數個較偏遠的地方,其中一些住在當地居民的祖屋內。

他們散落在粉嶺數個較偏遠的地方,其中一些住在當地居民的祖屋內。

鐵皮屋設備簡陋,下雨時雨水會滲入屋內,同時亦發現不少住屋安全問題。

鐵皮屋設備簡陋,下雨時雨水會滲入屋內,同時亦發現不少住屋安全問題。

寮屋位置偏僻,沒有路標指示,叢林圍繞著房子,一般很難知道它的位置。

寮屋位置偏僻,沒有路標指示,叢林圍繞著房子,一般很難知道它的位置。

一位避難者在爐灶邊梳洗,踎廁與此並列,廁所並沒有排水設備。

一位避難者在爐灶邊梳洗,踎廁與此並列,廁所並沒有排水設備。

屋頂掛著一圈圈水喉、生銹鐵架以及盛載潲水的水桶,就是他們洗澡地方。這裡只有一個水龍頭,沒有熱水供應。

屋頂掛著一圈圈水喉、生銹鐵架以及盛載潲水的水桶,就是他們洗澡地方。

房子旁邊雜草叢生,不難發現蛇蟲鼠蟻的蹤影。

房子旁邊雜草叢生,不難發現蛇蟲鼠蟻的蹤影。

寮屋群的共用空間放置著回收的影印機以及芽菜, 環境甚為惡劣。

寮屋群的共用空間放置著回收的影印機以及芽菜, 環境甚為惡劣。

從回收場搬回來的廢鐵,樣貌像「啞鈴」,成為了他們舉重和健身練習的器材。

從回收場搬回來的廢鐵,貌似啞鈴,成為了他們舉重和健身的器材。

舊養豬場的大門內側,寫上了「出入平安」四字。

舊養豬場的大門內側,寫上了「出入平安」四字。

一位避難者房間內,床尾的一部大電視,播放著家鄉音樂。

一位避難者房間內,床尾的一部大電視,播放著家鄉音樂。

舊養豬場毗鄰的全是回收工場,該地與中港邊境禁區數里之隔,遠眺便是深圳。

舊養豬場毗鄰的全是回收工場,該地與中港邊境禁區數里之隔,遠眺便是深圳。

避難者在自己的房間內煮食和梳洗,寮屋不附廁所,解決必需走到外邊的公廁。

避難者在自己的房間內煮食和梳洗,寮屋不附廁所,解決必需走到外邊的公廁。

有志願團體批評香港國際社會服務社,質疑其失職,亦擔心避難者的援助被剝削。

有志願團體批評香港國際社會服務社,質疑其失職,亦擔心避難者的援助被剝削。

在酷刑聲請審批期間,入境處批准他們暫時留港,他們在這樣的環境生活了數年,一直等待著身份確認。

入境處批准他們暫時留港,他們在這樣的環境生活了數年,一直等待著身份確認。

(本文共被 2,645 人蹂躪)

Billy HC Kwok

Billy HC Kwok (b.1989) is a Chinese photographer/photojournalist. Currently based in Hong Kong. Billy has traveled extensively in Asia. He studied in Journalism, and graduated at 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for a BA degree in Media and Communication, 2013. Equipped with a camera he attempts to explore some of the less represented sides of the places he works. He is working on documentaries about African relationships and refugees in Hong Kong for year. He also focus on humanity and social issues worldwide. He works both individually and collaboratively, focusing on documentaries features, also single news images and multimedia as well.

Share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