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個有蛋的音樂人

巨蛋音樂節

大概是唱歌不用蛋的緣故,香港的主流音樂人對自己沒有蛋這個事實渾然不覺,這表現在他們幾乎對所有表演邀約來者不拒:不管誰請自己去,只要有歌可以唱,就以為那是熱愛音樂的表現,不但不理背後的政治目的(可能有洗腦、粉飾太平的成分),甚者還可能以為自己唱了某首歌真的是對社會做了貢獻--「討厭政治」的他們,大概把政府當成了「為人民服務」的慈善機構,幫政府做事,自然也就是在做社會公益--倘若不這樣解釋,就真的很難明白他們為甚麼那麼喜歡接政府的宣傳歌來唱。

香港的主流音樂人之所以不知道自己沒有蛋,還有一個原因是歌迷們從不把興趣放在他們有沒有蛋上面,一副彷彿是「讓音樂歸於音樂」的態度。然而,正如堂主盧斯達所說,如今「時局已變」(或「新時代業已來臨」),音樂人沒有蛋,是要被人罵的。主流音樂人雖然沒有蛋,但也不都是蠢蛋,心裡清楚權貴自然是得罪不得,可歌迷也是米飯班主(唱片也許賣不出去了,但開演唱會總還要靠他們買票),於是兩邊都想討好,工作不推掉,歌照唱舞照跳,但先預備了頭盔戴好--說一句「身在曹營心在漢」安撫民心,之後便安心吃起兩家飯來。香港人最擅長扮演的就是這種「世界仔」。每次聽到這些突然其來的政治表態,我就奇怪:漢營何時有過你們這樣的人?平時你們小心翼翼,不敢表態,甚麼時候就成了漢營的人?

再說了,你看那「身在曹營心在漢」的關雲長,他一時投靠曹營不是為了個人飛黃騰達或者怕得罪曹操,他實在是不知大哥劉備是死是活,又要保護大嫂才逼不得已。當他一獲知劉備下落,馬上就帶著大嫂捲鋪蓋走人,還把曹營大將砍了五個。他才不會曖昧不清,又要做漢營的人,又要對曹營給的好處依依不捨。你兩邊好處都想拿,你進了曹營又想回漢,不先殺幾個曹將,兩手空空的連個大嫂也沒有,你好意思嗎?如此做法,只是契弟一個,沒資格說甚麼「身在曹營心在漢」。

對於主流音樂人來說,像關雲長那樣砍幾個再走,當然不敢,我還要懷疑事隔幾年倒是可能像關雲長在華容道遇上敗走的曹操,為報恩而把他放了。反正這些人口裡說著「討厭政治」,改天又可以和政府「共舞」、「濕吻」甚至「在草地上滾來滾去」。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