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再妄稱文青

裝文青儀式之一:吸菸

 

年少時自稱文青,如今想來是多麼無知又自大的表現--偶爾也會自稱「偽文青」,但那樣說正是為了表現自己是個真文青,而且我覺得效果比自稱真文青要好,就好像你要得到一個人的芳心,絕不能早早露出自己的底牌,向對方說出「我愛你」三個字。我真正醒悟自己不能算是文青,其實是在最近的事,一個月的時間也不到,又因為剛在酒吧喝了一杯用紅牛和烈酒兌出來的飲料,喝完後便笑稱自己終於長大了,所以回到家就寫這篇文章。對了,這酒就是看調酒師調製時覺得好玩,又點火又噴火的,喝起來味道卻和純紅牛差不多,而且因為紅牛含量太多,現在有點睡不著,真他媽的。

之前曾流傳過一篇甚麼《關於假文青的30件事》,當時我是底氣十足的,所以我勇敢地閱讀了這篇文章,並一一拿那30件事對照了自己,然後我就對自稱文青這件事更有底氣了,假文青的那30件事中,我中的也就3件左右,如此便反證出我的文青含金量相當高,要是能賣,肯定能賣個好價錢。現在說來,拿這樣的文章去對照自己,本身就是非常不文青,文青從不介意別人怎麼看,想愛便去愛,想做便去做,想做愛便去做愛,也不會有甚麼固定的行為模式可以參照,每個文青都有自己的個性和生活模式。有的文青可能喜歡黃耀明,有的文青卻可能喜歡左小祖咒;有的文青可能喜歡王小波,有的文青也可能喜歡莫言。

可能就是以前底氣太足,現在一戳了個洞,氣也漏得很快。我發現我其實讀很少的書,甚至看的書都不見得很文藝;看很少的電影,甚至當中還包括不少成龍的電影;聽很少的音樂,甚至幾年前還把周杰倫視為音樂才子。於是,我意識到必須把「文」字摘掉,我根本就只是個普通青年,有時候雖然有些奇怪的舉動,但看起來是二逼青年多於文藝青年。我假裝去各種戶外音樂節,假裝懂得欣賞手作,假裝去過誠品,假裝搞過很多女生,假裝喝過很多酒,這些都是不夠的。我確實懂一些事情,有一些想法,但都是半吊子,和那些只會說「口感好好」的食評人相差無幾。食評人越吃越肥,臉皮越來越厚,我做「文青」則是臉皮越做越薄。一個半吊子裝文青,要花太多的力氣,我還是做個誠實的孩子好了。

過去為了裝文青,有時候要懷疑一下人生,現在我是在懷疑自己。我躺在床上,脫光衣服想了很久,發現我除了長得比較有特點之外,毫無特點可言。我必須承認,這世上沒有這樣的文青。

我原本是想學堂主(《前左翼的懺悔書》)寫一篇《前文青的懺悔書》,但是既然我已經醒悟,不敢再妄稱文青,那「前文青」這樣的說法當然也是站不住腳跟。另外就是在我以「文青」身分行走江湖期間,既沒得來甚麼利益,也沒造成甚麼禍害,更沒騙到一個妹子,所以懺悔這件事也是無從談起。

(本文共被 430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