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號船日記(二)

2012年12月23日

甲板第一次打開,廣播一說完,我躺在床上就能聽到洶湧而去的人潮,我知道他們都出去了--據說他們也開始在為兩天後的聖誕節張鑼。我猜想,外面的世界現在應該已經非常平靜了。

與我同艙的人也都跑出去了,只剩下了兩個人,一個是和尚,一個是我。和尚就在我的對面,終日在床上打坐,不知在想甚麼,他的神究竟能幹些甚麼呢?我也在想事情,在想過去半年發生的事。

半年前,因為一件事,我離開了香港,到了西藏。一個月後,軍人來到我暫居的村子抓壯丁,說是去建水壩,因我是外地人,本可不去,但聽他們說需要人負責伙食,正是我的強項,也不失為忘掉過去的好方法,於是我就自願去了。直到昨天我才知道,建水壩只是謊言。我並沒有船票,據說一張就賣十億美元,我不可能有那麼多錢,我是趁著混亂混進來的。我不知道為甚麼生無可戀的我,在全世界的人都會死去的時候,卻不想死了。

我出去找過 Isabella,但船真的太大,沒能找到她之餘,差點連自己睡的船艙也找不到了。但在尋找Isabella的過程中,我卻看到了幾張熟悉的面孔,比如喬布斯,他不是死了嗎?對了,我手上的這部iPhone現在別說上網,連電話也打不了,因為已沒有網絡,電話上的「找不到網絡」幾個字如今看著特別顯得悲涼。那些可憐的教徒,他們永遠不會知道,教主其實還活著,而且他失蹤後的日子顯然過得還不錯,身上長肉了。

出了去甲板上看風景的人,回來之後都很激動,有的說世界已經不一樣,有的說世界還像以前那樣美,對於這兩種說法,我都不敢苟同。對於我來說,除了 Isabella 的失蹤,21號海嘯後的世界沒有甚麼不一樣,也就是說它依然像它毀滅之前一樣不美麗。

(本文共被 90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