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與地》之神,神在何處

2011年的「神劇」《天與地》,憑著平均才二十幾點的收視率,拿下了2012年 TVB 的最佳劇集獎。從戲劇上來說,《天與地》確是部難得的好劇,但若說它是「神劇」,神可能會有意見;但從某個角度來說,我又不能否定它的神,它的神在於它的社會效應。

《天與地》的社會效應,有一些是播放期間即時呈現出來的,比如,促使已經不看電視的年輕人又重新回到了電視機前,在年輕觀眾中贏得空前的口碑,又引發了互聯網上的討論熱潮;有些是八九個月後才呈現出來的,是誰也沒有估計到的,而且與劇集本身關係不大,比如,《天與地》的主題曲《年少無知》成為九個月後的反國民教育運動的主題曲(諷刺的是這首歌的作曲人不僅沒有到場支持,反倒在互聯網上奉勸絕食少年珍惜身體),包圍政府總部的公民廣場幾乎是劇中演唱會的現實版。《天與地》後續效應的難以估計,當然也包括這樣一部收視率才二十幾點的電視劇,最終卻能擊敗其他動輒三十幾點收視的劇集,奪得最佳劇集獎,而此時社會正在關注免費電視牌照的問題,一家以挑戰無綫霸權為目標的新電視台可能即將誕生。

網民最愛的那幾句金句,包括「The city is dying」,包括佘詩曼最後的那場演講,我並不欣賞的,因為我不能因為它是 TVB,就降低自己的標準。那些直白露骨的對白和台詞,在我看來,和師奶喜愛的呼天搶地、青筋暴現、唾沫橫飛的表演是一脈相承的,那就是 TVB 慣有的風格。這些淺白到不給人留下任何思考空間的話,如果換成是由一位名不見經傳的網友寫出來,肯定引不起這種反應,但因為它是 TVB 的劇集,所以變成了金句--我不知道,網民的這種反應,應該說成是對 TVB 的寬容,還是對戚其義的寬容。

TVB 劇集稍微涉及社會政治話題,香港人就大讚神劇,就如溫家寶一哭,中國人就大讚他是好總理。香港人可以對 TVB 罵得很兇,中國人也可以對中國政府罵得很兇,但具體到 TVB 出品的某個劇集,或具體到中國政府裡的某個官員,態度就可能截然不同了。

很多人欣賞《天與地》中反映社會現實的部分,但我更欣賞它的文藝情懷,這部劇帶給我的共鳴,更多是來自於心靈的觸動,而非對於社會的看法(如果直白就是共鳴,那就似乎太容易達到)。對於稱《天與地》為神劇的看法,我嗤之以鼻,但不可否認,它又確實在情感上能夠觸動人的心靈。最後的平行世界,五人在天台重逢,這個版本的故事只有不到五分鐘,只有畫面,沒有對白,卻可以令觀眾看出眼淚來。對於我來說,這一段才是整齣劇最精彩的地方--當然要把這段戲的味道弄出來,前面劇情的鋪墊、情緒的醞釀也是很重要的。

我最深的感觸無關於佘詩曼念出的旁白,我想到的是:有些東西失去了是無法挽回的,所以你只能安慰自己,平行世界也許有另一個版本的故事。

(本文共被 1,058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