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最沒種的男人(一)

 

小鎮一角

有一個男人,我其實已經認識他很多年了,我知道很多關於他的故事。如果你不相信愛情,聽我講完他的故事,你會相信愛情。

80年代時,這個男人住在中國南方的一個小鎮裡,是小鎮上唯一一家電影院的放映員,那家電影院在當時幾乎是整個小鎮唯一的娛樂,所以小鎮的人都認識他,大家叫他小陳。小鎮當年只有一條街道,商店、學校、糧所等等,包括那家電影院全都在那條街上,電影院不遠便是小鎮衛生院的門診部,門診部來了一位不到20歲的劉姓女護士,小陳通過熟人認識了劉護士,一下子愛上了她,並展開強烈的追求攻勢--他有一大優勢,就是他可以隨時請劉護士去看電影,這種優勢放在今天就相當於可以每天開著法拉利帶著女生去兜風。在看了很多電影之後,兩人結了婚,生了小孩。

劉護士家境悲慘,不到兩歲就死了母親,文化大革命時,其父又被打成右派,因遭虐待無錢醫治而死,然後她家裡就只剩下後母和後母生的弟弟。她的後母沒什麼文化,據說小學只上了三天就沒有再去過,但人卻是個很善良的人,丈夫離世後,年紀尚輕的她並沒有因為追求個人幸福而丟下當年還十分幼小的兒子,甚至也沒有丟下不是親生的女兒,後來經人介紹認識了一位一年只回鄉一次的香港男人,便帶著兩個孤兒一起改了嫁。那個香港男人也是善良的人,他在香港沒有娶妻,又因沒有生育能力,在娶了寡母婆之後並無誕下子嗣,卻是待繼子繼女如親生子女。

文革結束後,劉護士慘死的父親得到了平反,政府還給劉護士一家作出了補償,給初中畢業的劉護士安排了一份工作,就是在小鎮的醫院當護士。自此之後劉護士開始能夠賺錢養家了,但經歷過文革並深受其害的她總缺乏安全感,覺得家裡少了個男人:她的繼父遠在香港,雖不時有錢寄回來支持著家裡的經濟,但要是家中出了甚麼狀況,也很難顧及;她的弟弟在幼兒時發高燒搶救不及,燒壞了腦袋,人有點愚笨,而且手腳受高燒影響,不太利索,照顧自己都有問題,何況要他顧家?

小陳的出現帶給劉護士希望,小陳樣子忠厚老實,不菸不酒,劉護士認定了他是值得依靠的男人,所以和他看了很多場電影之後就答應嫁給了小陳。小陳一開始的表現還好,但結婚一年後生了小孩,生活無慮的他開始有些轉變。當時那個小鎮的電影院,每隔兩天到了「墟日」才會在中午和晚上放映兩場電影,小陳有很多時間悠哉悠哉,於是開始和街上的商販聚賭尋樂。賭博本身是一個頗花費心思的活動,加上當時政府嚴厲禁賭,偷偷賭博的人,總是猶如在謀劃革命大業一般提心吊膽,於是小陳在染上賭癮的同時,也像很多革命先輩一樣,染上了煙癮。小陳和劉護士之間,也開始偶爾有些吵鬧,但家總還是幸福的。

眼見改革開放的大潮湧來小鎮,劉護士下決心辭掉了衛生院的職務,出來自己開了家藥店,和小陳一起經營,小陳負責進貨,劉護士負責銷售。當時的小鎮民營藥店還很少,用兩根手指就能數完,加上劉護士的那家藥店藥品齊全,貨真價實,服務態度良好,還能自己幫人打針,於是生意紅火起來,一家三口的日子過得越來越紅火。他們一開始以每月50元的租金租了親戚的房子來住,後來有了點錢,便在政府新開發的一塊地買地建起了三層的房子,他們是那裏最早建起房子的人家之一。

日子過的紅火了,架也開始吵得多了。有一次,劉護士忙著藥店的事務,叫小陳看著兒子,小陳卻帶著兒子去賭博。小陳的兒子那時還很小,看著爸爸和三個叔叔圍著打撲克牌,看了很久終究沒能看明白,又被他們的二手菸嗆得狼狽,便一個人沿著街道走回了媽媽的藥店。劉護士看到兒子一個人回來,大吃一驚,怒從中來,叫兒子帶者她去找爸爸。劉護士兒子人雖小,記性卻好,成功把她帶到了小陳聚賭處,罵了一頓。賭得入迷的小陳看到老婆突然出現在面前,才知道自己沒看好兒子,也只好挨罵。那一次,劉護士雖然很生氣,生氣得晚上也回了娘家去睡,但第二天小陳來接她,乖乖認了錯,她氣又消了。

小陳和劉護士早年吵的很多架,多數是圍繞著賭博的問題。最嚴重的一次他們幾乎吵到要離婚了,在我聽來的故事裡,那天劉護士的兒子哭著去上學,又哭者回家,整條街都聽到了他的哭聲。可能是因為兒子的哭聲,劉護士最後還是心軟了下來,她覺得現在的小陳和當年追求她時的那個老實男人相比,除了多了賭博的壞習慣之外,依然是個可靠的丈夫。

進入九十年代後,錄影機開始在小鎮出現,進電影院看電影的人漸少,而且街尾還出現了一家錄影帶放映場,和電影院形成了直接的競爭。小陳勇於迎接挑戰,也在電影院搞起了錄影帶放映,最後卻因為傳播黃色文化而被行政拘留二十幾天。劉護士帶著兒子每天從家裡送飯到派出所,來回二十多分鐘的路程。在這每次來回的二十分鐘裡,劉護士一開始思考的是怎麼把自己的男人從拘留所裡弄出來,後來她嘗試向派出所所長賄賂,派出所所長收了她的錢卻沒把人放出來,在這個嘗試失敗之後她就開始思考怎麼把自己的男人從這個小鎮弄出去,於是她想到了她的繼父。對於繼父,雖然沒有血緣關係,劉護士卻對他很孝順,遠在香港的繼父知其孝順,多次向劉護士提起申請來港的事宜,但劉護士卻一直表示興趣不大,以前是因為年紀小,後來是因為結了婚。

小陳被關進派出所後,劉護士不僅意識到小陳的放映員一職大概幹不了長久了,也意識到只有走出這個小鎮才會有發展機會,為了給小陳爭取向外發展的機會,她主動向繼父提起申請移居香港的事,但把機會讓給了小陳。繼父很願意為劉護士辦理來港申請,但對於女婿小陳卻有所保留,認為這個人不踏實,但劉護士在繼父面前不停為小陳辯護,表示堅信他是可信的男人,繼父最後只好隨了繼女的意,為小陳辦了申請,於是小陳趕在香港回歸前,香港最後的黃金歲月結束之前,移民到了香港,而他的妻子劉護士和他們的兒子則留在了家鄉。

(待續)

(本文共被 679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