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慧卿是民主黨主席的合適人選

劉慧卿也穿過音近粗口的文化衫。

民主黨是一個典型的「鐵打的營,流水的兵」,入黨的和退黨的都多,人人都可做民主黨,人人都可不做民主黨,而民主黨始終在那裏,未曾改變。一個曾經「訓街」作公民抗爭的劉慧卿,多少人曾視其為民主女神,然而「侯門一入深似海」,劉慧卿一入這民主黨,就彷彿完完全全變了一個人,從此擁抱「理性主義」,不再說抗爭,火雖然未熄,但火都是撒向過往的同路人,只為了爭論不能有粗口。

民主黨之所以面目模糊,好像誰都適合加入,而同時又總有人忍受不了而出走,那是因為民主黨凡事都走中間路線--與其說是中間路線,說是沒有立場或許更為準確。有一些想要更激烈一點的黨員,離開民主黨是必然的事,如陶君行、鄭家富、范國威等等,也都一個個因為無法忍受民主黨的和稀泥而離開了,或加入另一個更激烈的政黨,或自立門戶成立新黨,或獨立;連想要更親近建制的,如劉江華、馮偉光也一樣離開了民主黨(說起來這兩人身上散發出來的邪氣還挺像的),去追求他們的目標,或加入了建制派政黨,或想加入政府而未遂。想得到更多政治資源的現實派,和想為社會帶來更多改變的理想派,在民主黨都得不到他們想要的,他們知道留在民主黨只會和民主黨一起腐爛下去,隨著這些人的離開,得過且過成了民主黨堅定不移的黨性,民主黨就成了混日子型的政黨。

一個只求混日子的政黨往往是最不能接受批評的,大家都不理他們,他們反而過得舒服。劉慧卿進了民主黨後,有一大特點令人印象深刻,就是幾乎完全不接受批評,凡有人批評她或她的黨,她都會轉而批評對方講粗口、太惡太霸道。盛傳有可能接任民主黨主席的黃碧雲也是出了名的反粗口人士,如此一來,「不講粗口」遲早可能加入民主黨的黨綱。

鄭家富也終於忍不住在數碼電台的節目批評民主黨和劉慧卿。鄭家富對民主黨算是很有情有義的,自退出民主黨以來,很少公開批評民主黨,今天連鄭家富也不留情面地痛批民主黨,說明這個黨爛到甚麼程度了。就像許多退出共產黨的人,對共產黨的看法往往更是一針見血的,作為前民主黨資深黨員,鄭家富對民主黨提出的批評當然也是有理有據的,但劉慧卿依然秉承民主黨的黨性,想繼續和稀泥,說甚麼「會繼續傾」,鄭家富能不發火嗎?

沒想到的是,就算面對前黨友鄭家富的批評,劉慧卿也依然沿用過往回應批評的方法,就是反過來批評對方霸道不給她說話,然後還拍拍屁股一走了之。事實是,不是沒給劉慧卿說話,是劉慧卿自己太不愛惜說話的權利了,明明到了她說話的時間,她卻選擇發火走人。

如果民主黨想繼續如此下去,自絕於民眾,繼而走向滅黨,那麼,劉慧卿是民主黨主席的合適人選。沒有了名叫「民主」的黨,香港的民主也許會更好。

(本文共被 457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