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邦子民應該保持怎樣的身體距離?


(圖片來源:NBC News

這是四川某個人造浪泳池的「壯觀」景象,如此人多,確實嚇人一跳,會不會在泳池裡擠出汗來也是個疑問。

國師陳雲對這張圖發表了看法:「大陸人是對身邊環境和人際距離毫無感覺的一群蠻夷。即使是青蛙、蝌蚪,都不會覺得身處這種密集擠迫的池水是舒服的,但大陸人處於這種環境,臉上依然可以掛着愚昧的幸福之笑。人要做到這種麻木,真的需要共產黨六十年的培育。」

這樣的話乍看起來是非常有道理的,我自己也很怕人多的地方,沒什麼事都盡量避免去,於是我便思索,一個合格的香港城邦子民,究竟要保持怎樣的一種身體距離?但很不幸的是,我們香港人似乎也經常在各種人山人海的環境下掛著「愚昧的幸福之笑」。

在誠品書店之外,他們掛著「愚昧的幸福之笑」等待進場。


(圖片來源:明報)

在海港城外,他們不僅臉上掛著「愚昧的幸福之笑」,還開啟了「愚昧的相機閃光」。


(圖片來源:facebook)

在維港的煙花之下,除夕的倒數聲中,我們的臉上依然掛著「愚昧的幸福之笑」。


(圖片來源:東方日報)

如今城邦自治運動猛將如雲,氣勢如虹,而那些掛著「愚昧的幸福之笑」的香港人,他們的素質怎麼跟得上城邦自治的進程?要是有朝一日城邦自治達成,他們該怎麼辦?

說共黨治下的中國人麻木,我是沒有意見的,中國人大抵一直以來都是麻木的,在擅長洗腦的共黨統治之下則更甚。但從一張泳池照片看出一個這麼深刻的問題來,則似乎連日本人也未必同意:

(本文共被 1,349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