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得笑,很重要

借岳敏君畫作一用

今日網上最多人傳的,可能是這條微博

剛看完奧運會直播,雖然沒有08年大氣,但是我覺得最後一個節目最能感動我,一個外國舉辦奧運會,唱的居然是中國歌星孫燕姿的《Hey Jude》,身為一個中國人我感覺非常自豪,感覺北京奧運會依然在繼續,在薪火相傳,是中國人的轉起,不轉豈不是中國人。

這是一種很明顯的反諷式寫法,亦即是港人說的「曲線」。這個反諷其實包含了三個笑話:1,孫燕姿很明顯不是中國人,2,《Hey Jude》很明顯不是中國歌(原唱是英國樂隊披頭四),3,如果沒有理解該貼的反諷意味,真把這當成民族自豪轉起來,那就正驗了「是中國人的轉起來,不轉不是中國人」的笑話。

作者也許沒料到,他還製造了第四個笑話,就是那些把曲筆當成「真心膠」,認認真真在糾正作者的「錯誤」並大罵或恥笑作者無知的人--這群人在作者的「無知」面前,對自己的智商所表現出來的那種自信,其實正暗合了作者所諷刺的那種「自豪的中國人」。最可憐的是有人問:「孫燕姿不是台灣的嗎?」唉,看來,新加坡外交部真要出來抗議了。

下面列舉一些可憐人的回應:

「可以話佢係華裔。但論國籍以至出生地,何來中國?這個當你你語誤。但hey jude是中國…..白痴,不要學韓國人於國際間自慰好嗎」(其實許多韓國人愛自慰的新聞,都是傳媒和網絡造出來的假象,這人竟當了真,還叫人不要學韓國。)

「這不止國民教育的問題那麼簡單,是視野狹窄,除了國民教育由心出發令他說這樣說話。再來是沒有國際視野,這全是因為人權,新聞及資訊自由被奪的後果」(連人權、自由都出來了)

幾年前,中國和菲律賓正鬧南海主權爭議,陶傑寫過一篇反諷的文章,說如果家中菲傭不承認南海主權屬於中國,便要把她炒掉,文章看似是站在中國的一邊,然而真正的用意是譏諷愛國主義沖昏頭腦的中國憤青。當時,除了真有很多中國憤青上當,把陶傑當成民族英雄之外,據說該文還傳到了菲律賓政府耳中,人家當了真,公開回應說菲律賓的國門永遠不歡迎陶傑--這大概也是陶傑沒有料到的。今天,如果你也在為那條微博糾結甚至動氣,那你的戇鳩,也許不用騎馬就能追得上當年的菲律賓政府了。

最近也有個生動的例子,梁文道寫了篇《我黨》,用意在反諷共產黨的變質和面目模糊,然而很多人卻大罵梁文道投了共。不具反諷意味的「我黨」兩字,這世上並不多見,只有黨報上看得到,只有大人物開會時會說到;其他場合下,不會有人正正經經把「我黨」掛在嘴邊的,就算是胡錦濤和溫家寶私底下談話,我相信也不會。類似的事,最近也曾讓我碰上,有人找來我用來自我介紹的一句話:「雖在萬惡的資本主義社會生活(或說摸滾)多年,但内心依然保持著愛國愛黨的單純。」然後便信心十足地說我其實是共黨。

能看得懂反諷,本應是很基本的文學訓練。同樣的語言,放在不同的語境,表達的很可能就是不同的意思,甚至是相反的意思。然而,如今太多人懶於動腦子,所有事情只看表面,思考方式永遠是固定的直線思考,加上偏見太深,常常鬧出笑話。於是,我也愈來愈認同一句話:沒有幽默感的人,是應該感到可恥的。

(本文共被 2,793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