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互聯網,只有一個聲音在迴盪

(作者:一個有童年陰影兼有被迫害幻想症並意圖搞亂香港的疑似共產黨員。)

你的 facebook 上,是不是每天都有很多朋友在分享一樣的資訊、一樣的圖片?而你是不是也在不斷重複like 和 share這些資訊和圖片?

洗腦這種事大概也不是只有共產黨在做,互聯網時代,所有資訊都來得容易,然而當資訊來得容易,便會如海嘯一般洶湧過來,淹死那些懶惰的腦袋。為了解決訊息爆炸的問題,或者說為了迎合人類懶惰的需要,程式開始進化,開始替人們選擇接收哪些資訊,最終它只會把你「喜歡」的資訊推送到你眼前,過慮掉那些你不喜歡看到的,於是每個人的世界都只剩下一種聲音。

隨著互聯網的進化,互聯網時代的意見領袖也誕生了,因為你喜愛他們,所以程式也很聰明地把他們發佈的每一條資訊,都推送到你眼前。喜愛一個意見領袖,常常是被他某一句話擊中開始的,你覺得他說出了你心裡想說但說不出的話,慢慢地你覺得他說的每一句都是對的,你把他的每一句話都接受了,最後你更讓他代替了自己思考。久而久之,習慣於接受一種聲音的你,已經再無法接受另一種聲音,一旦有不同的聲音在你耳邊鳴響,你便驚慌失措,你心裡在等待著你的意見領袖從天而降,把那種你無法理解的聲音幹掉。等意見領袖出了手,你也喃喃說上兩句,仿如得了神的恩澤。意見領袖聽下面都在一聲聲附和著自己,也滿意地揮一揮衣袖,招來一片雲彩,騰空而去。

我每次看到那些已經死了的腦袋,仍強迫著自己張開嘴巴,在嘗試學著意見領袖批判點甚麼東西,都覺得煞是可憐。

「作者有被迫害幻想症」、「這文章是典型的共黨寫法」、「作者有童年陰影」,來來去去也就這些技倆。不清楚那些同樣遭受這類「反擊」的人會有何想法,作為有被迫害幻想症的人,可以說,我總是有點欲求不滿的--對,這些可笑的言論可以來得更猛烈一些,因為實在帶給了我太多的歡樂,當然,如果可以選擇,我希望我有機會舌戰群儒,而不是和群盲鬥嘴。同時我也實在太有興趣知道,意見領袖面對這些可笑的追隨者時,是如何保持儀態的,就好像偉大的旗手毛澤東站在天安門城樓,看著下面一大片的紅衛兵拿著一本本毛語錄,整齊劃一地喊著「毛主席萬歲」,那會是一種甚麼心情?

一篇文章,旨在通過一位不文明的女人,去提醒港人不要墮入同化的陷阱,不要因為大陸人的不文明而拉低自己的水平,卻引來許多所謂的文明人為那個女人辯護,並再次印證這群人的共同點:事件中的對錯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誰才是自己的人,在一個港人和一個大陸人之間,必須堅定地站在港人一邊,就是他們恪守的「政治正確」。我不知道,基於這樣的政治正確,他們有一天會否也為一個殺人犯辯護,只因為被殺的是大陸人。

(本文共被 601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