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堂主學功夫

按國際慣例,先表表心跡。我以前也是無代堂堂主的小粉絲,很多年前就訂閱了他的網誌,但自從他從了國師,其出文速度大增,國師每次在facebook發文不到24小時,他就能跟著寫一篇出來,小弟才智有限,處理不了,只能退訂。現在仍偶爾能在社交網站看到堂主的分享,點進去看看,倒是常有意外收穫,學到不少,比如最新那篇《我都支持黃洋達架》,下面就分享分享我的學習感受,希望大家互相勉勵,共同進步,早日實現城邦自治。

1,跟堂主學習時機的把握。

黃洋達之前在悼李旺陽遊行中犯了一個錯誤,引起公憤,在我們這些常人看來,這是攻擊黃洋達的最佳時機了,但堂主卻沒有出手。沉得住氣的堂主等到了另一個機會,而這樣的機會不是誰都能看到,必須具有敏感的G點。正如著名的文藝青年毛毛陳所言:機會是給有G會的人。

事情是這樣的:黃洋達昨天在facebook發了一張其組織「熱血公民」女義工的相片,開玩笑說這是給大家一個加入「熱血公民」的理由。其實到現在我也看不出,這有甚麼問題。普通人的思路會是:堂主要拿這件事來攻擊黃洋達,是不是因為這兩天國師事務繁忙,沒有出新文,搞到堂主下筆也沒有了頭緒。但我不這樣看,我的看法是,這體現了堂主在把握時機上的高明處。人人都罵黃洋達時,該罵的都罵光了,再罵就沒甚麼意思,選擇在人人都不知有甚麼可罵的時候開罵,就能收到「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效果。

2,跟堂主學回應

堂主閱卷無數,博古通今,不僅知道「中國文明兩千年來毫無寸進」,也比很多人懂得當今的政治該怎麼玩。

首先他認為黃洋達根本不應該回應。他提出這樣的看法,倒不是因為他覺得黃洋達沒有錯,而是因為他覺得甚麼事都好,反正很快會過去。然後堂主在下一段馬上又提出了另一個觀點--黃洋達應該道歉,理由和上一個理由一樣,是道完了歉就可以「草草了事」。黃洋達可能看不明白堂主究竟是要他不回應還是道個歉了事,這不能怪堂主,以我之見,只能怪黃洋達不夠「博古通今」。

我只有一件事不明白,黃洋達只是在自己的「笑死朕」群組裡給了他的追隨者一個說法,算不算是「公開回應」呢?

3,跟堂主學罵人

黃洋達把那些在這件事上批評他的人稱為「猴子」,理由是拿這樣「簡單無害」的post來批評他,是心懷惡意的。在這個判斷的基礎上,黃洋達才說「這群猴子有的收了錢,有的則是腦殘」。

堂主運用他超人的邏輯能力,把黃洋達的邏輯縮減為「批評他的人,不是收了錢(即別有用心)、就是腦殘」,並批評黃洋達『動不動就將異見打為「心懷惡意」,差點沒扣上環球時報式的「別有用心」帽子』。

這裡有兩點值得學習:一,說人家扣帽子,這是最高超的扣帽子,神不知鬼不覺,還搶佔了道德高地。二,罵自己不喜歡的人時,就算自己多有惡意,多不講道理,多麼對人不對事,都要把自己包裝成「批評者」、「異見者」,別人一還擊,就說他打壓異見者。

只是國師經常動輒就率眾攻擊別人是「媚共者」、「賣港賊」,堂主倒是沉默得夠可以,護法不虧為護法。

4,跟堂主學習比喻

堂主在懷有好意地批評黃洋達的「引蛇出洞論」時,用了一個比喻:強姦犯也可以跟法官說只是想測試對方的性器官是否正常。

這個比喻在這裡用得恰到好處,我看了忍不住起身鼓掌。都無須多說黃洋達有多邪惡多荒謬了,一個比喻就把他等同了強姦犯,就對一個「循著個人崇拜之路崛起的」人實行了人格割喉。看到堂主連這個大絕招都使出來了,我想起那個可憐的黃洋達,心裡冷笑一聲:勝負已分……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