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足球:德國VS希臘

希臘在歐國杯最後一場小組賽發威,戰勝了俄羅斯,取得了小組出線權,下一場將碰上德國。希臘和德國在足球上倒不是宿敵,但因為最近的歐債危機鬧得很兇,這兩國一個是債仔,一個是債主,令這場比賽也頗堪玩味。現在競技體育,本就有濃厚的政治意味。

其實除了是債主和債仔的關係,這兩國同時還盛產哲學家。一說西方古代哲學,蘇格拉底、柏拉圖、亞里士多德,這些響當當的名字,全都是希臘人;但說到近代哲學,德國哲學家則佔了相當大的比重,甚麼黑格爾、叔本華、康德、尼采甚至馬克思,都是德國人。這兩國的哲學家組隊踢場球賽,絕對是粒粒皆星的豪華陣容。事實上,他們還真的踢過一場球賽。

說起那場球賽,最出人意表的還不是孔子擔任主裁判,而是德國足球名宿碧根鮑華(Franz Beckenbauer)也首發出場,這對德國哲學來說真是莫大的諷刺。共產中國的祖師爺馬克思倒只是替補出場而已。要是馬克思上了場,孔夫子還有得做裁判嗎?先拆你祠堂再說。

少林足球我們已見識過了,那麼哲學家在球場上又會怎麼做呢?其實和當今意大利前鋒巴神所做的一樣,90分鐘的比賽,他們大部份時間都在思考人生。因為場上每位都是哲學家,當他們忙著思考人生的時候,唯一會踢球的碧根鮑華也只能無所事事。

在臨結束還有兩分鐘的時候,蘇格拉底率先完成了思考,把球傳給隊友,並經過一系列的配合後,蘇格拉底打入了致勝的一球,評述員稱這是蘇格拉底「職業生涯最重要的一球」。進球后,德國哲學家們皆心有不服,紛紛以自己的哲學理論向主裁判孔夫子提出申訴,孔夫子大概是聽不明白,完全不予理睬,並吹響了終場哨聲。

這次歐國杯,德國隊能否報仇雪國恥呢?咱們拭目以待。

(本文共被 526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