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不僅是一個傳說

 

最上乘的武功,不需要兵器,手裡拿著甚麼,甚麼就是兵器。每天出門拿著一把劍或刀或斧或狼牙棒的人,霸氣外露,一看就知都是些功夫不到家的人。

像我,平時一般都不帶甚麼武器,如果要用武器,所用武器也都很生活化,比如筷子。筷子這東西,嚴格來說不算武器,是不受武術界認可的。但在一個會用的人手上,既可遠攻又可近戰,絕對配得上人間第一武器之稱。我就是這種人。本人身懷絕世武功,尤以飛筷子見稱,人稱小陳飛筷。這個名字連小李飛刀聽了都要抖兩抖。我有筷子在手時,方圓一公里內若想殺死一個人,那個人最終能否存活,取決於我殺死他的決心夠不夠大。憑著我的武功,我坐上了黑幫老大的位子--別天真了,我手上是不會有龍頭棍這種東西的,若有也早被我飛出去了,現在你也許可以在某個人的墓中找到它,而它一直插在那人的腦門或胸膛或肛門,因為拔不下來。然而,我武功雖然到家,認人卻很不到家,時有認錯人的事發生。當然,在平時這只是件小事,並不妨礙我做老大和泡妞。

話說有一天,我幫遭到另一個幫派的突襲。之所以會遭到突襲,是因為我沒有想到還有幫派敢跟我作對。因為我的緣故,這江湖已經太平很多年了,在平民心中甚至以為早已經沒有黑社會了。享受了和平那麼久,連我這黑幫老大也有了那種錯覺。於是我開始精簡人員,很多小弟都被我打發走了。每次打發他們走,我都親自把人叫來,語重心長地說上幾句:「老弟呀,你跟哥這麼多年,你看這江湖現在也這麼太平,沒什麼事好做。外面經濟發展好,妞也比以前好泡了,哥給你一筆錢,你就回家吧。你要是覺得外面的生活不好過,哥當然也歡迎你回來。」我幫鼎盛之時,幫員曾有十萬之眾,在史上最大幫會排名中,僅次於某個曾擁有八千萬幫員的幫會。在我的努力遣散下,我幫到最後只剩下二十人,說明外面的生活真的很好過,但即便如此,我們依然號稱天下第一大幫--我們靠的不是人數,是實力。

突襲我幫的那個幫派叫狂派,以前只是小幫,對我也非常服從。我一直對他們的幫名有意見,明明是一幫小羔羊卻起了一個狼的名字,但基於他們如此服從我,我也就隨了他們,作為天下第一大幫的首領,我也總不能隨便干涉一個小幫起名字的自由,那樣太有失大幫風範。說實話,作為博派的老大,我真沒想到這狂派原來人如其名,居然真發起狂來,而且一發起狂來就挑戰最難的目標。突襲發生之後,狂派首領威震天很威風的站了出來說:老陳,我想搞你女人!我想搞你女人好久了!

這話說得異常淫蕩,我們年輕時泡妞是泡妞,但說話還是正氣凜然的;就算同樣一句「我想搞你女人」,由我們說出來也不會是那個樣子,何況不搞別人的女人,是我們堅守的道義之一。這個威震天平時斯斯文文的樣子,沒想到竟是這種人。我因為看錯了人而很失望,但主要還是憤怒,搞我女人可比搞我本人更難接受。以我當時憤怒的狀態,手中要是有筷子,威震天哪還能這麼威風,人頭落地不敢說,但肯定先一筷子讓他變啞巴了。他倒不是糊塗蛋,知道要搞我女人,得先把我幹掉;要把我幹掉,就趁我手中沒筷子的時候。

由於是突襲,對方人數眾多,像一群生化危機的殭屍一樣包圍過來,加上我幫弟子享受和平日久,打架殺人甚麼的已經有些生疏了;沒有筷子這種絕頂殺人武器在手,我殺人的速度也受到了影響,一時忙不過來,因此我幫一開始是處於下風,人被狂派幹掉了幾個。直到我找到了我的好朋友,筷子,形勢開始扭轉。威震天看著我一筷子一筷子地殺掉他的手下,他雖然一點也不可惜他手下,但是他知道我這樣殺下去遲早殺到他,因此開始對身邊手下破口大罵:你們他媽怎麼搞的,怎麼能讓筷子在這種地方出現!

幾十分鐘前的淫蕩樣,已經消失不見。

我殺呀,殺呀,眼也沒眨一下,越殺越順手。突然,我看到前面有個後腦勺,心裡先是冷笑:丫不知道背對一個像我這樣的武林高手是打架的大忌嗎?這威震天沒教好手下啊。接著我從左手抽出一支筷子,往他頸部一插。當我準備尋找下一個目標的時候,那個被我插了一筷子的人竟然沒有立即死去。他轉過頭來,臉上帶著無奈的笑容。我定睛一看:媽呀,是自己人!

(本文共被 304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