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問酒家何處有(一)

幾天前去了梅窩。

梅窩是一個很小的地方。我雖然沒有測量過長洲有多大,但我的感覺是梅窩比長洲還要小,兩者的分別大概就是其他女生和聰聰的胸部大小之別—-聰聰是我的一位朋友,問題是他是一名男性。長洲雖小,但五臟俱全。去長洲度假,不帶一物去也行,走了又可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條咸魚。我去度假的心態是很矛盾的:去長洲或者梅窩那些地方,無非是想離開都市,但是一旦離開了都市又可能適應不了,因為一切都變得不那麼方便了。而且開支頓時增加了很多。

在梅窩,唯一多過長洲的東西大概就是汽車。梅窩只是大嶼山的一部分,所以汽車成了不可缺少的交通工具。

一到梅窩,首先感受到它的小就在於度假屋不多。梅窩碼頭有三家搞度假屋中介的,從右問到左,都幾乎爆滿,而且價錢比長洲的貴。唯一的解釋就是,物以稀為貴。但物以稀為貴又不能解釋任何問題,比如在香港男人比女人少,但是女人還是要比男人貴。問到最左邊那家,價錢稍微便宜了點,但不在梅窩,而在貝澳。貝澳離梅窩有多遠呢?坐車是感受不到的,只有騎自行車才能體會到。有興趣的應該去試一試。

然後我們決定了去貝澳,那房子租金是三天兩夜七百五。坐完了船,又要坐車去貝澳,是名副其實的舟車勞頓了。

(待續)

[tags]梅窩,長洲[/tags]


Technorati : ,

(本文共被 585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