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政治化,是你想不化

大家樂太刻薄

留意本地新聞,不難發現,把「政治化」掛在嘴邊的人,多是很政治化的人。他們每說一次「不要政治化」,就陷入一次自設的悖論當中,正如那句名言:我討厭種族歧視者,以及黑人。

留意本地新聞,也不難發現,當一個人要搬出「政治化」來嚇唬人的時候,也就是他在政治上情理上最站不住腳的時候,除了「政治化」之外,他還能對議題作出更多的反駁嗎?

 

「政治化」會成為一個貶義詞,前提就是社會達成了一個共識:政治是骯髒的--很不幸,自古以來這種思想在華人社會尤其在香港,不僅十分普及而且根深蒂固,香港是一個經濟掛帥的社會。我實在無法想像,在一個政治成熟的地方,每天打開報紙都會看到當地的政客在抨擊某個議題「政治化」。本來就是政治,何來政治化?正如我們從來不會抨擊一個女人太有女人味一樣,難道「食餅唔應該有餅味」?

攻擊對手「政治化」的真義在於,把不明真相的群眾拉到自己的一邊來,因為他們討厭政治。因此,有「廿蚊張」之稱的張宇人在這封口浪尖、群情激憤時走出來批評「最低工資議題政治化」,是多麼愚不可及。當然從選票的角度看,因為他是飲食界「無功能組別」的議員,所以他只要保住飲食界的選票就夠了,市民對他多麼反感也毫無影響,因選票不在他們手上。

正如前幾天曾特首突然發神經對商界訓示的那樣,時代已經不同了。連上亞厘畢道的曾蔭權都知道,張宇人竟然不知道。今天不是一兩個政治上的對手在反對你和你的剝削同黨,是市民,是千千萬萬的市民。他們沒有功能組別的選票,但他們還可以用腳選擇去哪吃飯。對於奴隸主來說,奴隸的覺醒就是政治化。

(本文共被 488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