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起的不是底,是「正義」

港台近日一集《鏗鏘集》探討網絡審判團現象,再次帶出網絡欺凌的話題。最近幾年web2.0帶動互聯網掀起天翻地覆的變化,古語有云:「這是最好的時代,這是最壞的時代」,現在的互聯網就處在這樣一個時代,無序造就了它繁榮的一面,也造就了它混亂的一面。有人對「網絡欺凌」四個字非常敏感,尤其是高登那群人,他們無法接受,他們說:你們傳媒不也欺凌嗎?你們傳媒不更邪惡嗎?

圖片:香港電台

我不會把「欺凌」一詞用在媒體身上,正如我也不會把這個詞用在城管身上、八路軍身上和錦衣衛身上--這個詞讓人想到的總是一群無知的少年,圍著一個弱小而無助的少年施以拳腳問候,用高登話「小學雞」來形容最恰當不過。而傳媒被賦予第四權,他們一旦發動起全身的肌肉去對付一個人的時候,那些由他們生產出來的文字便有如刀槍更甚於刀槍,又豈是「欺凌」那麼簡單。

媒體本是一個泛指,不同的傳媒之間也會互相批評互相不滿,為甚麼有某家媒體也有類似「欺凌」的行為,而另一家媒體就不能批判網絡欺凌的現象呢?請提出比「還有比之更邪惡的為何不去批評」更站得住腳的論點吧,要是此種說法成立,那麼我們是否可以堂而皇之的指摘那些老是批評中國政府的媒體:北朝鮮更邪惡呢!

比邪惡更可怕的是,施加行為的人並不意識到自身的邪惡,甚至堅信自己站在了正義的一方,塔利班、拉登那些被我們歸類為邪惡的人,幾乎無不覺得自己才是正義的化身。我們只是普通人,我們能做的只是相信正義,而不是相信自己就是正義--那種相信自己就是正義的人一旦掌握了某種權力(如死亡筆記),他就會無法抑制,然後朝向邪惡的方向發展。所以,自省的力量是多麼重要,人人都該有自省的能力,避免太自我膨脹,也是避免走向自毀。

我們無權審判別人,首先是因為我們都是有缺陷的人,更何況我們看到的和聽到的往往只是事情的片面甚至謊言。許多事情就算當事人真的做錯了,我也相信並不需要動用整個社會的力量去批判和糾正一個人的錯誤,因為當事人往往也和我們一樣,只是芸芸眾生中普普通通的一員,一個公民。我們已走過的那段人生中,或長或短,不是也不斷在犯錯嗎?倘若我們每犯一次錯誤,就要面對一次如此徹底的審判,我們的心靈早已支離破碎了吧。這個曾經崇尚沉默的民族,如今卻反過來,把表態視為生活不可缺少的部分,而且必須快--表態也形同是一種競賽,我想起南京大屠殺的日本軍官也曾以殺人作為競賽,儘管我們並不殺人。

對於那些同是弱者的人,我們本可以去原諒,然而我們選擇了毀滅。只有那些擁有公權力的人或組織,我們才要戴起V煞的面具,誓死對抗。在一年前甚至更早以前我就呼籲(我算個屁),請把起底用在該用的地方。一個平常百姓做錯事,與他住在何方、長成啥樣有甚麼關係?你當自己是big brother嗎?我們不是big brother,我們需要更多地去注視胡錦濤、溫家寶,那些手握大權的人,看看他們的親人又進了哪家公司,坐上了甚麼職位。去起那些人的底,讓權錢交易、檯底交易無所遁形才是正義的彰顯。

網絡和傳統傳媒雖然同屬媒介的一種,但我們說互聯網是新媒體,那網絡和傳統媒體理所當然存在諸多的不同。我不想去比較兩者中誰的力量更大,事實上網絡或是傳統媒體掌握在不同人手上會有不同的力量,網絡絕對有可能發揮出比傳統媒體更大的影響力,所以一概而論說網絡欺凌一定比傳媒欺凌小,是有失公允的說法。更重要的是,網絡是一個模糊的群體,來自網絡的攻擊猶如黑暗中發出的冷箭,你該向誰向哪個方向反擊都無法確定,而換成是傳媒,假若堂堂一家媒體居然放下身段去欺凌你一個人,首先這種媒體格調很低通常為人所唾棄,其次至少你知道該向誰反擊。老實說,前者不是比後者更可怕嗎?林忌說,網絡欺凌可以回應,而媒體欺凌卻無法還擊。我的問題是:如果被傳媒攻擊卻又沒法用傳媒去還擊,為甚麼不能同樣好好利用網絡去還擊媒體?網絡也絕不像林忌說的那樣平等,事實上網絡上也有不同的權力分布,很簡單,在一個論壇就有的人可以刪文章有些人不能,有的人能查IP有些人不能,有的人能發動網絡大軍有些人不能。何況被審判的那個人往往在被審判時都是缺席的,而之後作出甚麼回應也已經無法挽回了--很多人早已認定了那個人必定是罪人。

那天我看了《鏗鏘集‧網絡審判團》全集,我真的沒看出節目有提倡網絡實名化的意思,有高登人想像力豐富說節目有意為網絡二十三條開路,連知名博客林忌也說: 『無綫電視新聞節目《星期日檔案》、無綫電視英文新聞節目《明珠檔案》,連同《鏗鏘集》一起「探討」網上欺凌,就是想達成「協助政府」的任務,去應對「網絡社會處於秩序危機」。』TVB說網絡欺凌應該是去年的事了,林忌到底是如何把兩個不同機構製作的相隔超過一年的節目拉扯在一起的呢,又是如何得出他們是出於共同的陰謀呢?我也反對網絡審判團,難道我也是政府的打手?批評媒體,不一定是要政府規管媒體,可以是提醒媒體要自律;批評網絡,也當然不一定是要政府規管網絡,大家都不是小學雞了,該有自制和自省的能力了。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