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人

鐵軌

有一個人,她說相識恨晚。

有一個人,她為了我自薦能成功,跑去廟裡求了兩次簽,還向天發誓假如我成功了她願意每月初一十五吃齋半年。結果皇天不負有心人,她為我求來了兩支上簽。然而,神明也有說謊的時候,我最終並未能進入任何一家大學,她比我更不高興,但假如蒼天真的有眼,問題其實是出在我的身上,因為她跟我說成功之後要我和她去還神,我拒絕了。我一如既往地藐視神明的存在。

有一個人,她為我找了兩份工作。這兩份工作使我畢業至今依然能維持散漫的生活,而不用跑到街上拉二胡加胸口碎大石討飯吃--我臉皮太薄,沒有從事這一行職業的天份。她要我上進,我卻一直散漫著。

有一個人,她對我太信任,事不論喜悲都拿來和我分享。我總是說,電話快爆分鐘了。然後她說那拜拜了,說完拜拜十幾二十分鐘後,她才終於掛掉電話。

有一個人,她在我生日前一天說要和我去海邊看日落。我說,海邊太遠。

有一個人,她說喜歡我的文字。她有一篇文章寫得很糟糕,卻又說是學我的風格。沒有一個人像她那樣,說喜歡我的文字卻又要敗壞我的風格的。我說:那你還是不要學我好了。

有一個人,她說我對妹妹真癡情,要是她能幫我就好了。她已經幫了我很多,可惜在這種事情上,誰也幫不了我。她既幫不了我和妹妹重歸於好,也幫不了我忘記妹妹。

有一個人,她說相識恨晚。我說:我也有這種感覺,因為我不知道你原來是讀書這麼厲害的人,要是早點沾你的光,就不用你現在為我去求神拜佛了。

(本文共被 219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