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終人散之FYP頒獎禮

FYP除了發佈會還有頒獎禮,是整個學系一起搞的,傳媒中文、商業中文、行政中文各有四個名額。雖說這個頒獎禮等同畢業禮--副學士大概是不配有畢業禮的,但我原本並不想去,因為實在不需要再多一個這樣的事情來提醒我這兩年的失敗。後來因為朋友組織了在頒獎禮後踢球,於是為了踢球,我就順帶去了頒獎禮。

說我心胸狹隘嫉妒心重怎麼怎麼都好,我確實不太喜歡那種場合,別人在上面領獎哭個唏哩花啦的時候,我要在下面獨自面對自己的失敗--失敗,其實也只能自己面對。從高考墮馬至今,我一直在失敗著,失敗已經捨不得離開我了,但我還沒學會以忘我的最佳心態去面對,每當有甚麼事情在提醒我多麼失敗的時候,我的心都在隱隱作痛,快流出血來了。頒獎禮的用意當然是激勵人心,獎也是那些聰明且勤勞的人應得的,然而在你爭我奪的人生裡總有敗者,失敗也許並不可恥,但敗者都低賤,因為被晾在一邊無人關心。我不企求別人的關心,我能做的只是儘量避免陷入憂傷。如何關心敗者?我覺得最重要的是提供啤酒,一線天二鍋頭長樂燒也可。

上台領獎的同學分享感受時,大多會說感謝同班同學互相扶持。聽到這些話,我真有些心酸。話說某人真倒楣,本來就和我同班,連傳媒中文都分到一班。我知道她photoshop弄得好,曾經向她求教,她理都不理一下。我們的關係有沒有惡劣到這種地步呢?我覺得,有能力幫人,比有能力拿獎更值得高興。

行政中文的導修老師表楊他的同學,說他們厚厚一本報告都是自己一個個字打出來的,沒有甚麼是抄的。我為人比較敏感,聽了不太舒服,其言下之意就是另外兩科的同學的FYP就不是自己打的,是可以抄的。傳媒中文是三科中唯一原定第十周就要呈交的,後來延期也比另兩科要早一個禮拜,許多人就以為傳媒中文最輕鬆。我覺得這些人真應該自己試試做傳媒中文再說,所以其實我也沒資格說另外兩科比傳媒中文輕鬆。

頒獎禮是一個終結,我認識到我很失敗。一個人在成長的過程中,尤其是當他失敗的時候,最需要的是受人認可(所以我百分之百能明白正生書院的學生被人排斥的心情)。在ACS的兩年裡,我除了考了一張普通話測試證書之外,我所做的事情沒有一件受人認可過,就連普通話到了曾子凡老師面前,最終也只能得到一個「流暢但生硬」的評價,還不如連普通話測試證書都沒有的人。也許這兩年來,我做得真夠糟糕的,但我沒想到的是,別人對我更多的評價是我很hea,這就是說我做事不僅結果糟糕,連態度也有問題。以前我是這樣的人:我覺得我做的事情,我得到滿足感足矣,別人是否認可關我屁事。但在這兩年裡,完全不被人認可,這著實令人難受,所以我以前的態度大概是裝的。

我還認識到的一件事是,我並不適合讀書。要一個讀了十幾年書甚至曾經成績不錯的人承認這一點,這是他媽的多麼殘酷和艱難的事情。但我告訴你,我做到了,多虧了這兩年。

在快離開ACS的那段日子裡,朋友總是問,選擇讀副學士有沒有後悔,選擇ACS有沒有後悔。在這個選擇上,我確實毫無半點悔意,儘管我常常因為慢了一點點沒追上巴士而後悔不已。如果把這兩年視為一個過程,而不是一個結果,那麼,讀ACS是一種活法,不讀ACS又是另一種活法,對於讀ACS這種活法,我無悔。據說ACS有個同學非常牛逼,宣稱自己手上早就有幾個學士學位,來ACS只為了體驗生活。我就沒這麼瀟灑,對於我來說,體驗生活不會是我來ACS的目的,獲得生活的體驗,只是一種必然結果而已。一個人兩年內就算保持一個姿勢坐在馬桶上甚麼也不做,也必然獲得某方面的生活體驗。

所以,失敗是失敗了,幸運的是我還能以某種並非痛不欲生的方式活著。請給那些像我一樣早該死掉卻還活著的人都頒發一個獎。

[tags]ACS[/tags]

Technorati :

(本文共被 525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