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終人散之fyp發佈會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畢業不可能沒有FYP。所謂FYP,也就是final year project。我和妹妹曾經討論過這個英文詞組該如何翻譯,雖然我提供了很多答案,但最後還是沒有結果。最後,我和她也沒有結果。

acs的fyp有三個選擇,分別是傳媒、商業和行政。奇怪的是呈交的日期不同,傳媒原定第十周,商業和行政都是十三周。後來老師見傳媒的進度沒有想像中快才改了在十二周。上個月的10號,就是我們的傳媒fyp發佈會。

過了一個月,這篇文章我已經沒有感覺寫下去了。但我還是要寫,因為那天妹妹難得地穿著裙子,一想起來我就很有感覺,然後我就會想到以後我可能再也見不到她了。

我不怎麼看雜誌,一年下來不到十本,雖然在城大讀書期間,還算比較頻繁地在圖書館讀《明報月刊》以及《爭鳴》等「反動」雜誌–但看這些雜誌對我們做fpy的雜誌沒有甚麼啟發可言。不看雜誌是我的劣勢。事實上我的閱讀現在大部份都是在網上完成,連書也看得越來越少,而我越來越覺得這是不好的。通過網絡,我好像知道了很多東西,但是又好像甚麼也不知道。

眾所周知,做雜誌一開始的選題非常重要,因為它決定了之後的方向該怎麼走。我心目中的理想選題是「城市」,問題是這個選題很大,也已經被人做得夠爛,關鍵還在於從哪個角度進入(「進入」這個詞總是教人聯想翩翩)。我一直沒能找到一個好的角度,我覺得自己蠢死了。後來組員想了一個,題目沒有甚麼不好,但我沒有感覺。對這一整個fyp,我們整個組可以說都沒有感覺,所以也沒有火花。我唯一有感覺是有一天我們去西貢的橋咀島,那是一個意外的發現,我們原本的計劃只是去西貢,不知道有橋咀島這個地方。那天同船去的只有幾人,這種不那麼熱門的地方正是我要尋找的。發佈會當天我們知道寫南丫島、大澳的都有幾本雜誌,無論他們把雜誌定位為旅遊雜誌、文化雜誌還是娛樂雜誌,都會寫南丫島。南丫島可真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

沒有火花是我們做這個雜誌的主要問題,我們如一盤散沙。我曾經在九龍塘地鐵站偶遇去年的漢語老師黃富榮老師,他問我fyp做得怎樣。我說還行。他問組員之間有沒有爭執。我說沒多少。他說完全沒有爭執也不好,因為那代表沒有火花。我沒再說甚麼了,因為我心裡深表認同。

在雜誌最後趕工階段,我和某位組員終於產生了矛盾,大吵了一頓,但我覺得那是很沒必要的爭執。我很小氣的,就這樣和人翻臉了。

fyp那天我們準備了一個簡報,我負責開頭,說明辦這份雜誌的背景和原因。我力圖整個講說都是輕鬆進行,因為這就是我們雜誌的理念。陳曉蕾老師當時說,我們這個簡報好像比雜誌本身還要精彩。我想到的是:我們的雜誌做得真夠糟糕的。

那天有一個環節是投票,選出最佳雜誌和最佳文章。一如所料,我們的雜誌獲得了極少的票數,應該穩拿後三。我雖然認同我們的雜誌並不怎麼樣,但並不認同這個投票。最佳雜誌還可以憑大體的感覺去投,但最佳文章卻沒有幾個人真的有認真一篇篇去讀去比較過。我選的最佳雜誌是一本叫「活」的雜誌,做這本雜誌的同學六個當中至少有四個都是我熟識的。在這本雜誌尚未面世之前,他們跟我說他們的選題是「時間」的時候,我就預感這會是一本很好的雜誌,然後想到自己那本……可能是這個想法讓我產生了「偏見」,發佈會完了之後,我就馬上把選票給了他們。最後這本雜誌成為當日的最佳雜誌。

《活》這本雜誌的特色是很專,我就是喜歡他們的專。其實在做雜誌的前期,我一直在煩惱的就是,我們的雜誌應該雜還是專。市場的雜誌很難不雜,因為要照顧不同口味的讀者,你們看,現在連東張西望都變成包羅萬有的雜誌了。後來我想通了,這正是一個不用理會市場的機會,我們根本沒有必要追隨那些主流雜誌的做法,把雜誌做得很雜。我是想通了,但這是很後來的事,我們的那本雜誌並沒有做得很專。

按我一開始的理想選題,妹妹那一組的風格應該是很合我胃口的,但我沒有把最佳雜誌的選票給她們。不過最佳文章的其中一張選票我倒真的是給了妹妹的一篇樂評。說愛情使人盲目也好,我承認我肯定是存在偏心的,但還不至於盲目,盲目也沒關係,因為文章是要用心去讀的而不是用眼。所有雜誌中寫樂評的其實相當少,應該只有我和妹妹兩人而已。那天最後的點評,陳曉蕾老師也談到樂評,問為甚麼會把票給她時,我說因為不能給自己。

那天還有其他的發現。原本陳曉蕾老師規定雜誌名決不可以用英文,但其實有幾組最終都是用英文,這說明做雜誌面對老總,自己的很多想法都是要力爭才能實現的,但我的組員很聽老師話,所以我原本想中英文名並行,最後也只能改為只用中文。陳曉蕾老師還說我們的雜誌名「天窗」和出版社名雷同了,當時我逃了一課不在現場,後來組員告知後叫我再想。我沒有再讓步。「天窗」是一家出版社名,我當然知道,我還認識該出版社的編輯秀秀老師呢,但我想這個雜誌名的時候,完全沒有受它的干擾。何況那是一家出版社,不是雜誌。

發佈會後我是相當垂頭喪氣的。可後來上最後一課,老師給的評價也不算太低,也有中上。主要不好的地方是「編者的話」,還成為了老師給其他組點評時用的主要反面教材。那是我寫的,因為到了最後階段,在煩排版,所以沒有重視,寫得很隨便。我反省過,假如按簡報那種思路去做那篇編者的話,應該會生色不少。老師還指出發佈會那天我的爛gag過火了,所以要扣分。我解釋說原本是適量的,後來的幾個gag純粹是為了回應台下的同學。

我也得知妹妹那篇樂評和我的樂評分數居然一樣,都是B+。嗯,這是我的榮幸。哈哈。當然,這可能是她的不幸。

後來我也聽《活》的同學說老師給他們的評分也只是中上。但我依然很悲傷,因為fyp完了,畢業也就在眼前,我就再也見不到妹妹了。

發佈會那天從城大回家,在時光隧道口遇見了sidekick,打了招呼。五師兄在城大教書一個學期,我們卻從未有緣碰面。有一天五師兄在gtalk上和我說,希望在我還沒去浸大之前而他也還沒被城大炒掉一起吃個飯。他可真會開玩笑。

(11號是fyp頒獎,別人有獎我會眼紅,妹妹有獎我會替她高興。)

[tags]acs[/tags]

Technorati :

(本文共被 1,025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