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錯補錯

城大學生會六四

當城大編委會出版六四專刊的計劃因遭到評議會的阻撓而變得高調的時候,我對這一屆編委會的能力其實有所懷疑,因為就在不久前他們剛弄出了一份錯誤百出的城大月報(三月)。沒想到他們果真「不負眾望」,專刊未出就在上一期的月報(四月)上鬧出了胡耀邦在六月四日突然病逝的笑話。

 

三月份的城大月報引起了頗多的爭議,卻不是因為話題具爭議性,而是編委的處理手法有問題。其中有一篇報導標題是「cccu教職員調動引起學生擔心」,首先,cccu(城大專上學院)的教職員調動是去年的事了,現在應該關注的是現時的教職員;其次,報導說的是整個cccu的問題,可文中的受訪者都只是acs(應用中文)的同學,不足以反映整個cccu的情況;其三,從第二點可看出該報導明顯是針對acs的,但報導者只訪問同學,無論他們的意見是否真切,在同學和老師的地位並沒有強弱之分的情況下,不給acs的課程主任和老師發出聲音,絕對是有失偏頗和不公平的。

有意思的是該報導的其中一位撰寫者就是來自acs的同學,和我們同一屆,因為成績好(不清楚是在acs的gpa高還是al重考考得好),去年升上了城大的degree。所以這位同學是升得太早了,留下來讀一讀year 2的中文傳媒課,相信對她會有很大的幫助,在陳曉蕾老師的教導下,她至少應該不會做出不讓事件中人物發聲的報導。

後來cccu主管和acs主任分別作出了澄清,之後編委的毫無誠意的所謂「澄清」才姍姍來遲,敷衍了事。那份澄清說了兩點:一是說數據出了一點點錯,但cccu主管也對他們表示理解;二是說報導純粹是為反映學生意見云云。cccu主管理解,就沒有錯了?一份報紙是要面向讀者的,對自己的錯如此態度如何取信於讀者?

眾所周知,四月份的城大月報又出錯了,而且是個大笑話。持續出錯的一個重要原因往往就是對之前的錯認識不足。編委會又就此出了一個回應:

圖片:高登

這篇回應的腔調和上次的差不了多少,一點進步也沒有。

後來不知道這群豬是不是終於認識到自己錯得離譜,於是做了一個不可思議的決定:重印四月份城大月報!下面是他們發出的電郵:

敬啟者:

  由於《城大月報四月號》頭版出現資料錯誤,因此,我們決定印製修訂版,並於今天起派發。派發地點如下:

1. 三樓上四樓扶手電梯旁( Lt-11 以及 Lt-12 旁)

2. 民主牆下

3. 學校飯堂對出(四樓上五樓扶手電梯旁)

4. 康樂樓六樓學生會辦公室

此致

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全體基本會員

第二十四屆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編輯委員會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八日

我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這可能開了報刊因為出錯而重印的先河。出版印刷所花的錢都不是自己的,但面子是自己的,所以這群豬下這個決定可下得真是容易。

(本文共被 222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