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誠勿擾》影評:馮導本色

 

非誠勿擾

《夜宴》和《集結號》之後,馮小剛老師在《非誠勿擾》回復本色,他最拿手那一套依然耍得很好。

在《天下無賊》,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不是「黎叔生氣了,後果很嚴重」,而是劉若英最後的哭戲;而《非誠勿擾》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依然是哭戲,鄔桑一個人駕車奔馳在北海道的路上,他一路唱著歌,突然就哭了起來。

對這一幕,有人分析背後可能有一個複雜的故事,比如鄔桑就是出賣小白的那個人,又比如其實秦奮才是出賣小白的人,而愛上小白的是鄔桑,就是說無論哪一種情況,他們中有一個人欠了另一個人。而我的看法是,一個男人突然哭泣,根本不需要一個很複雜的原因。設想一下你就是鄔桑,你在異國他鄉見到了一個久別十年的好友,開開心心地玩了幾天,然後必須道別必須重新回到原來的生活中去,事實上你們已經告別了,你正一個人開著車在孤獨的路上,周圍的風景很美,而你不知道再和好友相見是在又一個十年還是二十年後,你難道能抑制住你的悲傷?那條路很長。如果是我,我不能。我不僅會淚流滿面,還會把車開到田裡去。

 

電影看到秦奮和笑笑初到北海道時,我問旁邊的朋友:你和女友什麼時候去北海道。然後我馬上改口說:你們還是暫時不要去,等我去北海道娶了老婆扎下根,你們再過來。這一對話無關痛癢,無關宏旨。所以,還是說說自殺。

笑笑太殘酷了,她明知秦奮已經對小白的自殺無法釋懷,卻依然選擇了自殺,雖然她在給秦奮的遺書上說他是一個好人,但如果她自殺成功,秦奮就會因此背負上累死兩條性命的罪惡感–儘管事實上他無須為笑笑之死負上任何責任。

馮老師把北海道拍得很美,連笑笑跳海自殺都很美。繼《海角七號》成功把墾丁打造成旅遊勝地後,想必這一部電影也將會把北海道打造成自殺勝地。香港人,不要到長洲去燒炭了,買張機票到北海道跳海去吧。

這部電影讓我感觸的是,我和秦奮的某些相同點,當然在幽默感上我差了一截,在樂觀上我更差了一大截,至少我沒有發明分歧終端機並把它以二百萬英鎊的價錢賣給人的本事。而他和笑笑的故事,在某種程度上就是我和那個某某的故事。那個某某是我最近提得最多的人,在此無須再點明是誰。要一個男人承認在一個虛構的故事裡找到了自己的角色,是一件難事,因為只有女人才會這樣做。而我卻承認了。

那某某一開始說我是好人的時候,我就說我不是好人。那時候我就是秦奮,這其實是一種自我保護。

笑笑對秦奮說:我可以做你女人,但是你必須允許我有時候心裡想的是別人。

而那個某某說的是:我不會拒絕你的愛,但我不會和你在一起。

有時候我並不是秦奮,而是笑笑。

在北海道的一家飯館裡,秦奮說了一番話,把笑笑氣走了。我也把她氣走了,至今她再也沒理我。最後,笑笑沒死成,被北海道漁民救起。笑笑重生了。

然而,我還能否再對她說「我愛你」?

(本文共被 462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