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豆腐的牛哥哥

  豆腐的那篇《牛哥哥》,剛發出來沒多久我就看到了。事實上,我每天都像賊一樣注視著豆腐日記的更新。

  看了之後,千言萬語,但不適合寫出來,還是讓它們憋在心裏比較好。有些東西,其實已經在另一篇日誌已經表達過。

  事實上,我到現在也不知道她爲什麽覺得我幼稚,然後爲什麽又會覺得我反感?我能想到的是我有時候喜歡踢她的腳,這是我的多動症使然。然後我還能想到我喜歡聽夜曲,她不喜歡,甚至有些反感吧–因爲她失戀。一開始我有意在她面前播放《夜曲》,是因爲我試圖訓練她從失戀中掙扎過來,等她聽《夜曲》沒什麽不良反應的時候就是我大功告成之時。我這人思想比較古怪,我覺得當時的豆腐還不夠痛苦,而她需要更大的痛苦才能忘記她的失戀(以毒攻毒)。我是不是很變態?不過到了後來,我覺得多此一舉,LC更適合促使她忘記失戀,所以後來我在班上聽《夜曲》的時候如果讓她給聽到了,那純屬意外。思來想去,我覺得我真的有點變態。

  除此之外,我再也想不到還有什麽地方得罪了豆腐。我記性不好,也不夠敏感,常常讓一些女孩子不高興了我還不知道。她們當然也不會告訴我她們已經不高興,以及爲什麽不高興。

  至於她在日記上提出”能否再成兄妹”這一問題,我不知道怎麽說。我只能說,我很願意繼續做她哥哥,但問題是大家都有缺點,能否容忍又是一個問題。因爲我是獨生子,所以做哥哥的感覺其實很好。但要真正把我當哥哥才好,做妹妹的要多多孝敬哥哥。:em_25

(本文共被 52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