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腐可能是假的

我不知道豆腐是真實存在的人物還是我臆想出來的。但我和她太熟悉了,熟悉得幾乎沒有任何機會可以成為情侶。

因此,我沒有展開過對她的追求。我甚至不記得是否對她表白過。我以為,她應該知道我是愛她的,直到有一天晚上。

我們很熟悉,甚至可以說,我們都了解彼此的性格。但是我們其實很陌生,作為朋友,我們幾乎沒有談過心,所以我只看到她的不開心,卻看不到她為何而不開心。很遺憾,沒有一個女人會和自己的愛慕者成為知心朋友,因為她必須要在愛慕者面前保持她的神祕。讓女人赤裸她的心比赤裸她的身更為困難。而那一個夜晚或許是唯一的一次。

直到有那麼一天晚上,她說她不知道我愛她。

她說的那句話,讓我感覺,她不是不知道我愛她,而是需要我愛她。於是,那個晚上我失去了一樣東西,那東西失去了便不會再有,女人失去那東西比男人失去那東西的特徵更為明顯。那東西叫做睡眠。而我又得到了另一樣東西,那東西叫作勇氣。可惜那勇氣沒有維持到天亮,早洩了。所有與氣相關的物體都消失得很快,勇氣只是其一,而且它無色無味。

梁靜茹姐姐唱得沒錯:愛真的需要勇氣。而我想對豆腐說的是:只要你的一個眼神肯定,我的愛就有意義。

五師兄、sidekick等人曾向我提出種種建議。可見,我和豆腐的事正在朝著電車男的故事演變,而且正逐漸與國家的榮辱、民族的興衰產生聯繫。如果故事的結局是抱得美人歸,那我並不介意做電車男。其實,我真的是電車男,有輛車可以作證,它真的被我電過。

如你所知,他們的建議我沒有實施,所以有了後來的那一晚,她說她不知道我愛她。如今,我只想做的是,她累的時候,讓我的肩膀來承受她的壓力,像今天這樣。豆腐,你不需要告訴我你累了,你就直接把你的腦袋放到我肩膀上來吧。這是我證明我愛你的唯一方式。當然,我不知道你真實存在著還是異次元幻象。

而只有在豆腐接受我的戒指的那一刻,我才能肯定,豆腐是真實的。

(有人問,公牛擠奶和主治楊偉有甚麼分別。分別之一是,主治楊偉不會出現這篇文字。)

(本文共被 35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