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他們早就沒在討論愛國了

我當然也不喜歡「愛國愛民」這樣肉麻的口號,於我而言,愛並不適宜宣之於口,更適合放在心裡,或表現在行動上,畢竟這也不是甚麼國破家亡的危急時刻,沒有大聲呼籲的需要。對於那些宣稱要為一句口號而杯葛六四悼念的人,如果你還在跟他們辯論愛國,那你可能未判斷到他們的態度。

0

愛她,就要讓她紅不起來

一個有錢的男人愛上一個剛在娛樂圈起步的女藝人,做法只有兩個:要麼捧紅她,要麼讓她永遠紅不起來。但我沒見過一個老闆會真正把他的小情人捧得大功大紫(這裡面當然也有小情人實力不夠的原因),就算出資給她拍部大製作,過兩次當女主角的癮,到頭來還是會把她收起來。

6

屎他媽為甚麼不可以是藝術

當代藝術和傳統藝術並不相同,甚至可以說,當代藝術就是為顛覆傳統藝術而生,所以當你用傳統藝術的美學標準來評價當代藝術,就如拿陳淨心的愛國標準去評價長毛一樣,只會得出相當好笑的結論。

2

大學生該有大學生的樣子

大家對大學生找贊助拿好處的事反感,相信是長期積累下來的問題,只是這次剛好碰上贊助人是個經常幫助窮人的善人,才覺得善人可能太善良,受了一眾聰明大學生的「欺負」。

3

誰在焦慮--一篇藝評引發的爭論

在這次事件中,真正應該關注的是這篇文章是如何得到一等獎的,藝術發展局為何可以拿出這麼大筆錢來嘉獎藝評,而不是對文化藝術提供更多的資助?一篇3000字以下的藝評可以這麼容易拿到五萬元獎金,為何聲譽良好的本地文學雜誌《字花》卻難以申請到資助?重藝評而輕創作,如此本末倒置的推廣藝術之法,究竟是哪些渾蛋想出來的?

3

梁文道竟要葡萄陳雲?

梁文道寫了篇文《國師》,文章寫誰,光看這題目就已經呼之欲出。剛好最近陳雲facebook出了一條post,說他的勇武終於換來了與中共的隔空對話,兩者真是相映成趣。梁文道其實把這種「國師」的心態是寫得非常到位的,但他在某些人眼中早成了「文妖」、「媚共賣港賊」,無論他寫甚麼,那些人都會罵。

0

圖輯:拆遷北京

五年前,北京政府打著奧運旗號,拆掉市內多條胡同,百姓被迫離開家園,強拆氣氛沸沸騰騰。同年,西城區老胡同,包括當中三十多家百年會館和廟宇,共約44公頃的土地,在中信地產集團帶頭之下--計劃至今進行至第五期--拆遷到現在只餘大片殘垣敗瓦。

0

「關你X事」笑話三則

陳淨心是我老友,新年後第一天開工在街上碰見她,便跟她討利是:「新年快樂,有冇利是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