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死者在哪

(新浪微博banner) (騰訊朋友banner) 香港有祈福黨,大陸也有。他們的共同點是欺騙。不管是新浪還是騰訊,都只有「為傷者祈福」,死者呢? 是根本沒有死者,還是死者不值得新浪、騰訊送上祝福? 無論發生甚麼天災人禍,只要你人在中國,你就不可以「選擇」死。以前你不能死,是因為你還沒交黨費,如今你不能死,是因為你的死已經讓你構成了犯罪。身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你有責任活著為祖國裝飾出更美的數據,你有責任活著為黨唱出熱情洋溢的讚歌;而你的死,洩漏了國家機密,給國家增添了麻煩,為西方反華勢力提供了機會。這就是反黨賣國!

7

王勇平是個人才

在出了高鐵相撞的事故後,我們看到了比兩車相撞更為震撼的一幕:他們要把車廂埋起來。 這個畫面是對視覺的衝撞!是對邏輯的衝撞! 眾所周知,世上有兩套邏輯,一套是正常邏輯,一套是中國邏輯。用正常邏輯,畫面所見的事無法理解,只能理解為是「盡快把水塘填滿」,但為甚麼要把水塘填滿,為甚麼不用土把水塘填滿,這些問題還是依然一頭霧水。這時,只有用中國邏輯,才可以理解,但中國邏輯博大精深、變化多端、創意非凡,一會兒成S型,一會兒成B型,要弄懂中國邏輯,本是一件難事。 晚上聽到一位朋友說,鐵道部發言人王勇平在記者會上解釋了這個問題:事故現場有池塘,車頭埋在裡面是為了盡快填滿池塘。 我又再一次震驚了!這一次,中國邏輯和正常邏輯竟然達到如此驚人的一致! 抱著懷疑的精神,在網上找到了該新聞發佈會的錄像。王勇平的原話其實不是那樣的,但將他的話歸納總結一下,無疑,就是上面那樣的意思了。 對於他的回答,以棟篤笑(stand up comedy)的角度來看,表現是卓越的,甚至有超越外交部發言人的潛力。但是從創意上來說,這個答案就不及格。本人可以向鐵道部免費提供幾個更有創意的答案: 「這不是埋,這是在餵高鐵俠喝水!」 「這不是埋,是在清洗!」 「這是埋,但不是掩埋真相,而是保護真相。如此重要的證據不埋起來,肯定會遭到有關人士的破壞。」 …… 王勇平說的那些話中,最有價值的是「信不信由你」。這是中國新聞自由的一次重大進步啊,中國政府對傳媒從來都是採取「我說的,你必須信」的姿態,這次竟然「由你」了。

3

冷血殺手的興趣愛好

二戰時有兩個很重要的人物,一個愛抽菸喝酒,吃得肥腸大肚,還吸食過鴉片,另一個剛好相反,吃素不菸少酒。前者是邱吉爾,後者是希特拉。 本月22日在挪威發生的屠殺事件,已經有人於事後找到兇手Anders Behring Breivik的facebook,發現他的其中一個愛好是玩魔獸世界和使命召喚,並認為這項愛好或多或少導致了他的屠殺。 (點擊可看大圖) 誠然,一個人的興趣愛好,能在一定的程度上反映此人的性格。但我們會說性格決定一個人的愛好,而不會說愛好決定一個人的性格。 對於一件冷血殺人事件,媒體在分析原因時最喜歡把焦點放在殺人者的興趣上,然後簡單粗暴地將此歸為構成殺人行為的主要因素。對於媒體來說,這樣做當然是最簡單的,也最符合大眾的思維方式--因為最不需要動腦子,但對於那個人,對於那一種興趣,甚或對於同樣有此興趣的人,是相當不公平的。 比如去年差不多時間的時候,香港也發生了一宗慘案,一個15歲少年用刀殺死了他的母親和妹妹。蘋果日報的報導就有這樣的描述: 據悉,簡愛看小說漫畫,尤其喜愛曾寫暴力驚慄小說的台灣網絡作家九把刀,以及日本漫畫家藤子不二雄,「呢個世界少啲人咪好啲囉」這話據悉源自藤子不二雄的漫畫。 蘋果日報簡單地把兇手的行為和他喜歡的作家及漫畫家聯繫起來,這種邏輯加上行文用字,看起來非常可笑。該記者不知從哪了解到兇手喜歡九把刀,卻又沒進一步了解他究竟讀過九把刀的哪些書,但是為了把兇手的行兇原因訴諸於其愛好,就用「曾寫暴力驚慄小說」來形容兇手喜歡的作家;然後又把「呢個世界少啲人咪好啲囉」這麼常見的話,非安在兇手喜歡的漫畫家藤子不二雄頭上不可。甚麼叫小學雞?這種邏輯就是小學雞。 當然,文字是傳達思想的工具,對人的蠱惑性尚可說大一點。但說到遊戲,大多數都是簡單純粹的感官享受,對人的影響也小很多。但是社會主流對電腦遊戲有一種固有的敵意,但凡兇手年齡在30歲以下的年輕人,媒體都會輕易地聯想到電腦遊戲。這次挪威的殺手芳齡32,也算是這個範圍內。 要知道,這次挪威屠殺的兇手,他的行為不是出於一時一刻的情緒,他的行為背後是有他的思想理念支撐的。他怎麼可能因為玩魔獸世界和使命召喚而去殺人?這讓兇手看到,他一定會說:這也太他媽侮辱我了吧! 魔獸世界是目前全球最受歡迎的網絡遊戲,沒有之一;使命召喚也是目前最受歡迎的電腦遊戲之一。兩者的玩家加起來有幾千萬之眾,這裡面有多少人成了殺人兇手或暴力分子?就算出了一兩個殺人兇手、暴力分子,那也只是說明他人格有缺陷,而更多的沒有成為殺手和兇徒的玩家,則可以說明玩這些遊戲是沒有問題的。 Breivik在拘捕後坦承作案,認為這次行動「殘忍但必要」;事發前的日記寫著「一旦決定攻擊,寧可殺過頭,也不要殺不足,以免無法達到最大震撼效果。」這不是一個在電腦遊戲影響下殺人的兇手會說出的話。 其實,從兇手Breivik的facebook還可以知道這個人同時還喜歡古典樂,喜歡閱讀、寫作、旅遊、健身等等。古典樂導致了屠殺,還是旅遊、健身導致了屠殺? 經科學家證明,和玩遊戲導致殺人的可能性比起來,聽劉子千《唸你》後殺人的可能性要高一千萬倍。

10

令人蛋疼的now電影

有位在pccw工作的網友,邀請我去即將開張的now電影網站寫影評。等他給了我連結,上去一看,原來已經有不少人在用了。既然這是一個已公開的網站,那我就公開說說吧。目前這個now電影還只是依附於facebook的一個app,據說會有獨立的網站的。 pccw曾經很早就涉足web2.0,其旗下的hompy更曾是本港三大blog平台之一,想當初有多少明星跑上去開hompy,身為吹水界的「大明星」,我曾經也在上面開了一個blog。那還是blog方興未艾的時代,然而最早倒下的也是它。我是pccw網上行的用戶,但對於這家公司的網絡產品一直不敢看好。 以我的觀察,最近幾年香港出現了好幾個有關電影的網站,但都沒能給人留下甚麼特別的印象,所以我一個也說不上來。以前還會上yahoo電影找找有甚麼電影看,查查上映的戲院--評論當然一律都是可以忽略的--而現在我連yahoo電影也不太上了,乾脆直接上戲院網站看,雖然這些網站通常也是做得很難看的。最近唯一覺得還可以用用的是android手機上的hong kong movie app,坦白說這也不是一個非常牛逼的應用,說它好用僅僅是因為它是手機app而已,並且它確實能提供諸如有甚麼電影可看、可去哪裡看這些實用的信息。然而now電影竟然先出了facebook app,而不是順應潮流出手機app。問題是,有誰會在看電影之前先上facebook?而且作為facebook的app,裡面的內容也是很不利於SEO的。在搜尋器找不到的影評,只會淹沒在互聯網的茫茫大海中。 接到邀請,又是新事物,我還是很願意上去用用。但是一用卻是大失所望。可以說,和其他電影網站相比,它沒有甚麼特色可言,而它最為實用的部分,電影上映時間表,也尚未正式開放給用戶。好吧,我只把它當作影評網站好了,如果它能提供一個讓我的影評更多人看到的平台,我依然會認為它是一個好東西,可是它卻有一個非常蛋疼的系統。 有屎以來,從來不會有電影網站會像now電影一樣,提供三套互相獨立的評分系統。就算是提供兩套評分系統的,我也沒看過。 首先,我不知道「入場意欲」設來幹嘛,純粹給那些還沒看的人一點事做嗎?在看電影這件事上,別人觀後的評分足以作為參考,而別人的入場意欲是不具參考價值的。出現兩種評分,反而令人迷茫。 另外,十分制也絕對是令人蛋疼的因素之一。這是一個非常違反人性的設定。豆瓣的五分制是最好的,豆瓣人性化的地方還表現在,每種數量的星星都給出相應的含意,比如五顆星就是「力薦」,四顆星就是「推薦」,三顆星是「還行」,兩顆星是「較差」,一顆星是「很差」,把每種評分的分別很直觀地呈現出來。別跟我說IMDB也是十分制,因為我會告訴你IMDB也是違反人性的。十分制唯一的好處是能體現差異,但是如果計分的算法好,用戶夠多,五分制也能把差異體現出來。 (豆瓣的評分) 然而,最令人失望的是,從介面來看,now電影似乎並不太歡迎影評的。雖然那位邀請我的朋友跟我說,影評最好有一段的長度,但是看看它的輸入框,那位朋友的話似乎應該修改為「最好有一句話的長度」。好,其實我並不需要直接在它的輸入框寫,我只要把影評複製黏貼就可以了,但最後我又發現,原來是發表不出去的。太長? 邀請我的那位朋友還跟我說,可以給我一個星級會員的稱號。星級會員和普通會員有何分別?分別是星級會員的影評會獲得網站的推薦。這完全是web1.0的思維了。在web2.0的時代,內容好不好由看的人說了算,只要獲得足夠多的好評,自然就會獲得更佳的展示機會,而不是由上而下賜予一個稱號。這方面,還是可以學學豆瓣。 而且,顯然,想在這個新平台上看到較有深度的影評,依然很難。當整個頁面只能像yahoo電影一樣(甚至比之更差),充斥著這些只有三言兩語的無用短評,那這個平台或許也可以宣告失敗。 (頭像經馬賽克處理) 香港的所有電影網站最缺乏的,就是深度評論。但是香港並不缺乏寫這種影評的人,他們在自己的blog寫,他們去了豆瓣寫,因為香港沒有這種平台。世上有那麼多成功的優秀電影網站,香港為甚麼連學也不能學一個出來?

4

take out comedy:你出錢,他們出笑話

曾有一位極度噁心的人物說過,郭德剛是吃大蒜的,而他是喝咖啡的。他錯了。他既不是喝咖啡的,也不是吃大蒜的,他是吃大…便的。他只是以為自己在喝咖啡而已。

7

他死了,但他說過的話卻還沒實現

「經歷了百年滄桑的香港回歸祖國,標誌著香港同胞從此成為,祖國這塊土地上的真正主人。」 1997年,他說出這樣的話。 一晃,香港回歸已14年了。 如今,香港記者回大陸採訪,依然會被打,被侮辱。香港人關心祖國發展,會換來中央官員的嚴厲警告,說香港應該「井水不犯河水」。連大陸的同胞都無法捍衛自己安身立命的土地,香港人……算了吧。 在很多年前,這個國家成立的典禮上,有一位獨裁者也說出了類似的話: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尿!如你所知,直到今天,能在神州大地站起來尿的還只是少數人士。 他口中的「香港同胞」也許是一個特指,特指香港的一小部分人,而不包括香港的所有人。所以事實上香港人並沒有成為祖國的真正主人,甚至也沒有成為香港的真正主人。這14年來,擺在我們面前的是:阿爺一吹雞,狗官就跪低;香港人連自己要怎樣的特首也說不了事,還有一群比別的香港人更平等的特權人士騎在香港人的頭上。誰才是香港真正的主人,顯而易見吧,反正不是你和我。 2011年,他死了。而他說的不僅沒有實現,而且看不到實現的希望。那句話也該改成這樣才符合事實: 「經歷了百年滄桑的香港回歸祖國,標誌著香港從此踏入一個更滄桑的時代。」

2

工具條就是google+的制勝武器吧

google推出了它的社交網站google+(其實google早就有一個社交網站叫orkut,我只知道巴西人民在上面玩得很歡樂),大家紛紛討論google+和facebook有甚麼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