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這或許是件好事

有一天,我和一位同日入職的女同事去譚仔吃飯。剛坐下,她就接到一通電話,對方是她將要訪問的一位街頭歌手。同事與對方談好訪問事宜後放下電話,說那是個怪人,一個勁地叫她多問些激的問題。

0

音樂工廠

在某個時期,有一個問題一直困擾著我:音樂究竟是什麼?在這個時期之前,我總是天真地以為,音樂應該是藝術,而不是商品。但後來我發現,在現代社會中,尤其在香港,音樂是一種商品,它的主要價值體現在它可以交換到許多實實在在的鈔票。接著我想說的是,這個發現很讓人沮喪。

1

叔叔越壞,少女越愛

原以為梁粉主要是些有怪僻的麻甩佬,比較意外的是,還不乏青春少艾。

1

小學雞與老人機

Apple在WWDC 2013上公布了iOS 7,一如大家早前猜想的那樣,換上了新的界面,採用的是時興的扁平化設計風格。大家雖然都猜到了這種改變,但又都沒想到出來的效果會是這樣。

3

問林超榮:出了甚麼問題

林超榮對林慧思事件有他的看法:「普通的街頭謾罵,大部分人用政治包裝,轉移問題,真的出了問題。」我其實沒看明白林超榮說甚麼,但「我支持香港警察」群組似乎看明白了,說他講得中肯。

1

我們從東角道出發

這些年的遊行,我幾乎都是從東角道出發的,不管是感情上還是道理上,我都支持從東角道插隊。七一遊行已經被很多人批評行禮如儀,連出發地點都僵化,就實在太說不過去。民主派的分裂,很多時候就是某些人的僵化造成的,比如甚麼討論問題不能講粗口不能大聲之類。獨媒的藹雲說這是「小節」,但這些「小節」的分歧多了就演變成分裂。

1

做個有蛋的音樂人

大概是唱歌不用蛋的緣故,香港的主流音樂人對自己沒有蛋這個事實渾然不覺,這表現在他們幾乎對所有表演邀約來者不拒:不管誰請自己去,只要有歌可以唱,就以為那是熱愛音樂的表現,不但不理背後的政治目的(可能有洗腦、粉飾太平的成分),甚者還可能以為自己唱了某首歌真的是對社會做了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