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雜貨

10

陳牛的照片如何變成黃大土的照片

這張照片其實沒甚麼特別,只是我剛好碰上了而已;而我在拍的時候也有其他人在拍,只是沒人像我這麼快分享到網上而已。

然而,現在最多人在傳的,卻是加上了「黃大土」名字的版本

3

Wow! Old news is so exciting--追尋一條過時新聞的真實發生時間

朋友在facebook分享了一條7月11日的新聞,該新聞是說「不久前」有位以色列女模特在與蛇拍性感照時遭蛇咬,結果人沒事,蛇卻死了。

按照「狗咬人不是新聞,人咬狗才是新聞」這種標準,這條蛇咬人咬死蛇的消息絕對非常夠資格成為新聞。但該新聞用的是新浪微博上的圖,消息引用來源也是微博,很可疑。

2

哲學足球:德國VS希臘

希臘在歐國杯最後一場小組賽發威,戰勝了俄羅斯,取得了小組出線權,下一場將碰上德國。希臘和德國在足球上倒不是宿敵,但因為最近的歐債危機鬧得很兇,這兩國一個是債仔,一個是債主,令這場比賽也頗堪玩味。現在競技體育,本就有濃厚的政治意味。

其實除了是債主和債仔的關係,這兩國同時還盛產哲學家。

5

強國特產--肉靈「膣」

這「肉靈芝」呢,據說手感很好,摸起來肉糊糊,還有鼻子有眼,連八十歲的老大爺都說這輩子從沒有見過這樣的東西。記者還查了資料,說這「肉靈芝」在明代李時珍的《本草綱目》都有記載,它的生長環境特殊,一般是深埋在地底下。記者的認真勁,堪比當年考證「臥槽泥馬」的專家。

7

強國再進化,抽煙也爆炸

成龍大哥長這麼大,說過一句最像人話的話:中國的電視機會爆炸。他說這話的時候是2009年,如今三年已過去,成龍大哥和中國電視機的鬥爭始終沒有完結,他至今沒有代言過任何一款中國的電視機。但這三年來中國文明也依然毫無寸進,電視機會不會爆炸不知道,反正現在是連抽煙都會爆炸了。

20

黃貫中的「勇氣」

黃貫中又在表演他的「勇氣」了。

我之所以認為他是表演,是因為他總是將個人形象的表現凌駕於訊息的傳達。他怒罵菲律賓總統阿基諾三世是這樣,他撐平反六四也是這樣。

4

那把聲音的主人也要結婚了

這個月的24號是個大日子,那天是《牛》殺青的日子。我所了解到的最後一場戲是這樣的:陳奉京回到了他在鄉下讀的那所學校,那所學校已經變成廢墟,在廢墟裡,他又遇見了少年時看到過的那頭牛--嗯,同時身兼《牛》的編劇和「牛」的好友的陳分奇為了對我保密,其實對我也甚少透露劇情,而我卻已經向諸位透露得太多,但我還可以透露更多一點的就是,那場重回學校廢墟的戲,源自我真實的夢境,但那頭牛的出現卻是陳分奇的安排--而我覺得這安排甚妙--如果不理劇情,安排一隻羊同時出現,則寓意更深。 24號除了《牛》的拍攝走到了盡頭,還有我一位朋友的愛情也走到了盡頭--我的意思是她的愛情終於開花結果了,她要結婚了。 我認識她已經超過十年了,其實不知不絕來香港都快十年了。我自從來了香港,和她接觸便已甚少,就是在網上也很少,儘管現在網絡非常發達,一個住在北極的愛斯基摩人都可以坐在冰天雪地中通過網絡和南極的企鵝進行視頻裸聊,更何況她老公就是大陸互聯網巨頭--騰訊公司的人,可以為她提供更多技術支援。比較有印象的是她來了兩次香港,一次是跟她男朋友來,那次給我打了電話,光聽聲音我都沒想到是她;一次是和她老朋友潘哥來,那次我們見了面,我陪她們遊覽香港--說穿了其實主要是購物。那次我們見面,她說我肥了(而我現在更肥),而我看她卻沒什麼大變化,總的來說,這位女孩依然非常可愛,只是我對她已經沒有當年的愛慕了--或者這樣說吧,我已經對她沒有推倒的衝動了。然而,當日不記得是什麼原因,她竟跟我開玩笑說讓我做她的「小三」,我也開玩笑地說「好」。 我認識她的時候,是在學校的籃球場,那時候她跟潘哥在一起,放學了準備回家。那些年,無論是她還是潘哥,笑容都是那麼美好。再後來成為朋友,她已經是我朋友魏叔的女朋友。有一段時間她和魏叔鬧感情問題,那是我和她走得最近的時候。我們除了交換日記,晚上夜自習完,還一起騎自行車回家。有一次學校停電,我們在學校外面的臭水溝走了一圈,走著走著她說肚子痛,我說我背你吧,她說不要。換成現在的我,在那個情境下,我可能要耍流氓了。 這個月初,我回鄉參加表哥婚禮,而正好龍叔也回去老家再擺一次酒席。雖然我在深圳已經喝了龍叔的喜酒,但表哥婚禮結束不久,我就趕去龍叔家,從城裡到龍叔家要大約半個小時,那個司機還在城裡兜了很大的圈子,耽誤了時間,到了龍叔家,龍叔已醉倒在床,不省人事,臀叔雖然還好,但也躺在床上休息。在龍叔家裡,我還遇到了那位將婚女孩的舊男友,我的朋友魏叔,魏叔現在是官場中人,酒量是經得起革命的考驗的,所以酒宴過後,他依然面不改色,生龍活虎。我告訴他,她要結婚了,就在這個月。然後他又搬出我曾經愛慕他女朋友的事來說,問我她這些年在深圳,近水樓台,為何不和她發展一下。我老老實實地說,我後來其實並不太喜歡她,因為感覺她很大小姐脾氣。「很大小姐脾氣」怎麼理解呢?用香港的話來說,就是港女,不過比起典型的港女來,還是沒得比的。她父親經商,家裡生活富裕,在大學以前她的一切都是父親安排的--甚至讀的大學也是她父親的安排,對於我來說,她總是有種莫名的樂觀,她不知道什麼叫做「挫折」,她不知道什麼是「生活逼人」。那些年,我的朋友當中,最勁的也就是有部call機,但她已經有手機用了。 說起來,最近讓我很受傷的那個女孩也是人生非常順利的人,她自己也經常跟我說她過去或現在擁有的很多東西都是因為運氣--老實說她如此謙卑地看待自己的人生際遇,我是極為欣賞的,然而可惜她不明白我的困境,不知道我也曾是一個有理想、有理想、有理想和有理想的四有青年,她只看到我的頹廢;也老實說,她每次批評我不夠積極,我也並不反感,甚至視之為一種幸福而樂於接受批評,我也嘗試更積極點面對人生(儘管積重難返,做起來並不容易),只是可惜,她每次追問我有什麼進度、什麼成果時,也同樣壓得我喘不過氣來--尤其是她還將此作為會不會和我進一步發展的重要考量時。而最最可惜的是,最後她輕易地就轉身離開了,把我留在那個「風吹草低不見羊」的荒原上,無論我以後繼續頹廢,還是脫胎換骨,她都已不再關心。我沒有她那麼瀟灑,正如我認為我生活的一切都得來不易,我也認為我和她那段相處的日子,也是得來不易。 她要結婚了,這個月的24號,她在網上問了我幾次要不要來。我一開始想去,但後來問大陸的朋友,他們似乎都沒接到邀請,甚至不知道她要結婚,我覺得去了也沒意思--當我向她表達了這種意思後,她甚至跟我說:你想見到誰,跟我說,我馬上邀請。我不知怎麼回應,我心裡在想:是嗎?我和她在各自的世界裡生活了超過了十年,她有了新的朋友圈子--我不介意這個,因為我也有新的朋友圈子,我介意的是,當我坐在她的婚禮現場,竟然沒有一個是我認識--當然,她老公要是能請到騰訊的大老闆馬化騰去,那我倒是認識馬化騰的。 無論如何,朋友,祝你新婚愉快,愛情永不枯竭,以後的笑容要比曾經的更加美好。

8

他是張子銘,也是陳奉京

3月1日是我辭掉工作後展開「新生活」的第一天,也是朋友陳分奇那套醞釀多時的《牛》開拍的第一天。這兩件事同時發生純屬巧合,並沒有事先約好,直到開拍前一天的下午,我打電話給陳分奇,說:「今天是我最後一天工作,晚上一起吃個飯吧。」然後我才知道,第二天《牛》就要開拍了。 如你所知,《牛》的主角叫作陳奉京,這是和我有點關係但又不完全與我有關的短劇。剛失業的我決定去旁觀這部短劇的拍攝,目的是混幾個盒飯來吃吃,陳分奇表示歡迎。當天的盒飯有ABC三個不同的菜式可供選擇,有湯有飲料,實在比想像中好得多。我是個有口福的人,話說下午的拍攝是在樂景樓租來的一個單位,屋主竟然又煮了茶葉蛋來招呼我們。 那天我起得比平時上班時還早,因為下錯了車站,就走了一段路。路上有人在割草,空氣中飄著一種鄉下收割稻禾的味道,然後我就想到鄉下傍晚的夏日天空,想起了鄉下一望無際的田野。在拍攝現場,我終於見到了飾演陳奉京的人,他叫「黑仔」,人如其名,皮膚非常地黑,黑得讓人以為他剛從倒塌的煤礦出來,連臉都還沒來得及洗。之前陳分奇便給我看過他的照片,照片上的他沒有那麼黑。陳分奇說他長得像張震,張震是什麼人?知名演員,型男一個。所以陳分奇在拍攝第一天就向我表示了歉意,說找了一個比我帥的人飾演我,很對不起我。 晚上我們去喝酒,看到陳奕迅的《張氏情歌》MV,我說男主角好像黑仔啊。陳分奇說,像什麼像,根本就是他。這個MV我之前就看了好多遍了,但我親眼看到黑仔的時候,卻沒有想起他像哪個MV裡的男主角。關於黑仔,陳分奇給我灌輸過最多的就是他長得像張震,以及他就是《烈日當空》的男主角--而我卻是沒有看過《烈日當空》的。《張氏情歌》MV沒讓我記住男主角的樣子,原因可能在於女主角讓我想起了幾年前有個叫我哥哥的人,而恰好飾演女主角的女生和她一樣,中學都是讀的玫瑰崗學校。如果哪一天陳分奇想個劇本,由我和《張氏情歌》MV的女主角王敏奕來演,那他就真夠哥們了,我也願意請他吃兩個飯盒以作回報。 事實上,黑仔在MV裡哭著奔跑的那個鏡頭,我是特喜歡的。在《張氏情歌》裡,他是張子銘;在《牛》裡,他是陳奉京;在現實中,他是林耀聲。順便一說,陳奉京在《牛》裡將會是一名清潔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