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漢語

漢語方面的看法

3

不下多次是幾次?

隸屬東方報業旗下的《Fashion Weekly》第79期第3頁的「Editor Note」,有一句話是這樣的: 「其實 Steve  Bloom 的作品早已不下多次登上《Time》、《國家地理雜誌》等」 我必須把「不下多次」染成紅色,因為本文要說的就是「不下多次」的問題,而且是吃文字飯的人不應該犯的語病。在表達一個數目的時候,概數詞不可以和概數詞連接,兩個概數詞連接不僅多餘累贅,而且使數目更加模糊不清。概數詞必須跟一個確切的數字,才能限定數目的範圍,使文字發揮傳意的作用。 就拿這個「不下多次」來說,根本就不知道在表達甚麼,如果你跟人對罵,開始問候對方母親,說了一句「我操你媽不下多次」,會讓對方一頭霧水,倒是有擾敵的效果。「不下」是一個概數詞,比如「不下十次」,意思就是十次以上,具體的數目可以是十一次,可以是十二次,也可以是十三次,或者更多。「十次」是一個確切的數字,它跟在「不下」後面,就能限定數目的範圍,而「多次」卻不是。 「多次」就是數學裡的 「N」,和「不下」一樣,都是概數,它可以獨立使用,獨立使用時多指十以內的次數,若表達十以上的「多次」,則在前面加上整十、整百、整千的數字,如「十多次」、「一百多次」、「一千多次」,但它要是和「不下」一結合就不知所謂了。同樣的,我們也不會說「多次以上」、「多次以下」、「大約多次」、「多次左右」。 當然,有時候為了達到修辭效果,我們會把一個概數處理為確數,比如「永遠」是一個概數,就是無窮無盡,數學裡橫躺的「8」。「我愛你到永遠」究竟是多少年呢,是說不清楚的,這是蒙騙無知少女的技倆,但是為了和會說「愛你到永遠」的二逼情敵競爭,你可以說「我對你的愛,比永遠更遠」,這就是修辭效果,蒙騙效果比前一句更佳。同時,「我愛你到永遠」和「我對你的愛,比永遠更遠」也是二逼青年和文藝青年的分別,而我呢,兩句都不會用,我只是一名踏實的普通青年,我只會對人說「愛你,直到地球毀滅」,地球毀滅總有個時日。

1

性格分裂的TVB

劇中角色避用「妓女」之類的侮辱性稱呼,以「一樓一」、「鳳姐」代之,而TVB的字幕卻「不失霸氣」地堅持使用「妓女」一詞。 如果TVB字幕組認為「一樓一」、「鳳姐」是廣東話俗語,只有「妓女」才是書面語,才配出現在螢幕上,那我只能提醒TVB字幕組,你們知道自己在做甚麼嗎?這是戲劇!你們是在做字幕呀!做字幕是不是應該忠實表現角色語言呢? 問題當然不在那個詞是否有侮辱性質,而是與角色對白是否相符。 做字幕當然也要考慮受眾文化背景(TVB的字幕可能是做給北方人看的),但也不可以脫離戲劇、角色亂做一通。如,此劇中,胡炯炯飾演的角色再怎麼出身基層,也是一個受過香港高等教育而且「懶高貴」的大律師,怎麼可能說出「妓女」兩個字來。

4

從文字雲分析一個人的用詞風格

看到兩位網友(Jacky, 公園仔)玩文字雲,我也玩了一下。這個文字雲的好玩之處是,從中可以大概分析出一個人的用詞習慣。 首先要澄清的是,「陳奉京」三個字出現率如此之高,並不是因為我自戀,而是因為feed裡面的作者顯示為「陳奉京」的緣故。 第一,我特別喜歡用「一個」這個數量詞。我發現,那兩位朋友也都喜歡用。 第二,我很喜歡用「就是」。仍記得小學時,語文老師說,很多同學寫作文喜歡濫用「就是」。不知道我現在算不算是。 第三,我幾乎可以肯定我是濫用了「其實」。香港人說話都喜歡用「其實」開頭,我受影響了。那兩位朋友也有類似情況。 第四,我很喜歡用否定詞,如「沒有」、「不是」、「也不」、「不能」、「不會」。說明我是比較有批判風格的人。 第五,我喜歡用不確定的副詞,如「可能」。這可能反映了我為自己的話留了退路--我又說了「可能」。 第六,我關心「香港」和「電影」,但並不表示我關心「香港電影」。 第七,我關心「我們」多於「他們」。 第八,我喜歡用「喜歡」--本文表現得尤為淋漓盡致。 如果你也閒得蛋疼,請猛擊這裡:http://timc.idv.tw/wordcloud/zh/

12

比拋書包更令人髮指的是……

有篇文章,書包拋得滿天飛,先拋《孫子兵法》,後拋《左傳》,再後面的就不說了。拋書包這種行為本就令人討厭,砸到花花草草的怎麼辦;比之更糟糕的是,書還沒讀通就來拋書包,結果拋錯了書包。

9

主席放屁,延安口味

全國同胞們,同志們,朋友們:   今天,我們隆重集會,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60周年。在這個喜慶而又莊嚴的時刻,全國各族人民都為偉大祖國的發展進步感到無比自豪,都對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光明前景充滿信心。 在這裏,我代表黨中央、全國人大、國務院、全國政協和中央軍委,向一切為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國家富強和人民幸福建立了不朽功勳的革命先輩和烈士們,表示深切的懷念!向全國各族人民和海內外愛國同胞,致以熱烈的祝賀!向關心和支持中國發展的各國朋友,表示衷心的感謝!   60年前的今天,中國人民經過近代以來100多年的浴血奮戰終於奪取了中國革命的偉大勝利,毛澤東主席在這裏向世界莊嚴宣告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具有5000多年文明歷史的中華民族從此進入了發展進步的歷史新紀元。   60年來,在以毛澤東同志、鄧小平同志、江澤民同志為核心的黨的三代中央領導集體和黨的十六大以來的黨中央領導下,勤勞智慧的我國各族人民同心同德、艱苦奮鬥,戰勝各種艱難曲折和風險考驗,取得了舉世矚目的偉大成就,譜寫了自強不息的壯麗凱歌。    今天,一個面向現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來的社會主義中國巍然屹立在世界東方。    新中國60年的發展進步充分證明,只有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只有改革開放才能發展中國、發展社會主義、發展馬克思主義。中國人民有信心、有能力建設好自己的國家,也有信心、有能力為世界作出自己應有的貢獻。    我們將 堅定不移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全面貫徹執行黨的基本理論、基本路線、基本綱領、基本經驗,繼續解放思想,堅持改革開放,推動科學發展,促進社會和諧,推進全面建設小康社會進程,不斷開創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新局面、譜寫人民美好生活新篇章。    我們將堅定不移堅持“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方針,保持香港、澳門長期繁榮穩定,推動海峽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繼續為實現祖國完全統一這一中華民族的共同心願而奮鬥。    我們將堅定不移堅持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堅持和平發展道路,奉行互利共贏的開放戰略,在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基礎上同所有國家發展友好合作,繼續同世界各國人民一道推進人類和平與發展的崇高事業,推動建設持久和平、共同繁榮的和諧世界。    中國人民解放軍和人民武裝警察部隊要發揚光榮傳統,加強自身建設,切實履行使命,為維護國家主權、安全、領土完整,為維護世界和平再立新功。    歷史啟示我們,前進道路從來不是一帆風順的,但掌握了自己命運、團結起來的人民必將戰勝一切艱難險阻,不斷創造歷史偉業。    展望未來,中國的發展前景無限美好。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要更加緊密地團結起來,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與時俱進,銳意進取,繼續朝著建設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宏偉目標奮勇前進,繼續以自己的辛勤勞動和不懈奮鬥為人類作出新的更大的貢獻!    偉大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萬歲!    偉大的中國共產黨萬歲!    偉大的中國人民萬歲! 這篇講稿雖然「高潮迭起」,但眼熟得很,仔細一想,居然和歷代領導人的講話以及胡錦濤自己平時的講話全無分別。這些話別說胡錦濤,隨便叫個天天看新聞聯播的普通百姓都能脫稿演講,並且能倒背如流。原來胡錦濤也是人肉錄音機。 有「磚家」居然一本正經地解讀這次演講,說演講中出現了八次「和平」,凸顯了中國的和平發展戰略。這是典型的「磚家」放狗屁。一來這是國慶演講,不是工作報告,修辭比實質內容重要;二來中共領導人在公開講話中向來很少透露真正的治國方針,以廢話居多。全文還出現了九個「偉大」呢,這又怎麼解讀?還出現了近二十個「人民」呢,難道這個政黨真的把人民放在心上了?從這篇講稿我們只可以解讀出一樣東西,那就是共產中文的特色。 1,大量採用排比句,既可拖長演講,又有一定的煽情之效。是次演講出現的排比句有:都‥‥‥都‥‥‥;向‥‥‥,向‥‥‥,向‥‥‥;取得了‥‥‥,譜寫了‥‥‥;面向‥‥‥面向‥‥‥面向‥‥‥;只有‥‥‥只有‥‥‥發展‥‥‥發展‥‥‥發展‥‥‥;有信心、有能力‥‥‥也有信心、有能力‥‥‥;將堅定不移堅持‥‥‥將堅定不移堅持‥‥‥將堅定不移堅持‥‥‥;基本‥‥‥基本‥‥‥基本‥‥‥基本‥‥‥;為維護‥‥‥為維護‥‥‥;偉大的‥‥‥萬歲,偉大的‥‥‥萬歲,偉大的‥‥‥萬歲。 2,固定而貧乏的修飾詞。(黨的)集會必定是「隆重」的,勝利、成就、旗幟、復興等等一定是「偉大」的,偉大的必定也是「萬歲」的,喜慶必定同時是莊嚴的,懷念必定是「深切」的,祝賀必定是「熱烈」的,感謝必定是「衷心」的,宣告必定是「莊嚴」的,經驗也可以是「基本」的,傳統必定是「光榮」的‥‥‥ 我奇怪的是,中共圈養著一大群御用文人,怎麼連篇國慶演講稿都寫不好,還談甚麼超英趕美,人家奧巴馬背後的寫手都是高手。叫余含淚寫也比這個強啊,他最擅長宏大敘事和篡改歷史了。 [tags]國慶,共產中文,演講,中文,胡錦濤[/tags]

7

劣質中文

伍家謙在紀念他師傅伍晃榮的文章中提到伍晃榮對中文的一點見解:「乒乓是乒乓,不是乒乓球或乒乓波,是哥爾夫而並非哥爾夫球;一級方程式後不加『賽車』、格蘭披治後沒有『大賽』」,認為後者都是劣質中文。 那麼啤酒和芭蕾舞呢? 無論是乒乓球、哥爾夫球、一級方程式賽車還是啤酒、芭蕾舞,其實都是用同一個構詞方式:將英文音譯過來作區別語素,後面加上屬類語素。這其實是外來詞常用的構詞方式。 有人說「乒乓」已足以表達一個概念,所以後面的「球」是多餘的。這是從英文的角度來思考,在英文中ping pong確實是一個完整的概念,後面不用ball,但在中文裡,乒乓是純音譯過來的,它究竟是甚麼東西對於漢人來說不好理解,所以後面加個「球」表示乒乓是一種球類。哥爾夫球、一級方程式賽車、啤酒、芭蕾舞都是一樣的道理。 「前一個語素足以表達一個概念,所以後面的是多餘的」也不是中文的特點。如果以這種思維看中文,有幾種構詞方式都該推翻。比如聯合式構詞就是將兩個相同或相近的語素組合在一起構成一個詞,「道路」的「路」難道是多餘的?又比如加後綴的構詞,後綴是虛化的,本身並沒有多大的意義,難道「桌子」的「子」是多餘的?重疊式更是將兩個相同的語素組合在一起,難道「星星」的「星」有一個是多餘的? 有一點不能否認的,中文確實是相對簡潔的文字,但主要不是從構詞上來說,而是從句子層面上來說。也正因為這種簡潔,所以中文常常被人說不夠嚴謹,不夠科學。這裡就不作論述了。 然後又有人說把「啤酒」、「芭蕾舞」和「乒乓球」、「哥爾夫球」、「一級方程式賽車」放在一起是「牽強比附」,說「啤」有多個概念,所以加個「酒」字可區別「啤梨」、「啤牌」。首先,我前面已經說了,這些詞都是用同一類構詞方式,所以這不是「牽強比附」。 說「啤」字後面加個「酒」字是為了區別「啤梨」和「啤牌」就實在是xxxx(這裡省略一萬字),一來第一個把beer翻譯成「啤酒」的人,他是沒有考慮過要把pear翻譯成「啤梨」的,更不會想到poker要翻譯成「啤牌」;二來這種所謂的區別作用只能在香港用語中體現出來,因為普通話(或國語)都沒有「啤梨」和「啤牌」的說法;第三就是在英文裡beer、pear和poker都是很好區分的,如果真要在引入後加以區分,也不用加「酒」、「梨」或者「牌」,直接音譯成不同的字就行了。 再拿「乒乓球」來說,在中文裡起區別意義的不是「球」字,而是「乒乓」,這就是說有很多種球,而其中有一種叫做乒乓的。 其實「乒乓」後面確實可以不加「球」而不影響傳意,只採用音譯的漢語詞也不是沒有,比如「葡萄」後面就不加「果」(但廣東人說的「菩提子」是加了「子」的),而且大家也習慣了這樣說。在翻譯上來看,中英文並不是一一對應的關係,翻譯時有增有減是常事,當然這裡說的其實不是翻譯,在漢語學裡面這些都叫外來詞。如果有人非要說「葡萄果」不可,也是沒有問題的,加不加「球」和加不加「果」都不至於是「劣質中文」,當然加三聚氯胺就真的是劣質奶粉。如果這樣都是劣質中文,我們這些現代人真是滿口的劣質中文,該撞豆腐一死以謝天華。最主要的還是語言習慣的問題,有人可能有語言潔癖,這是沒有問題的,甚至可以理解為「有堅持」、「有見解」,但不宜推廣,也不能因為自己有潔癖就說別人太髒。再嚴格點來說,只要是純音譯過來的外來詞就已經是「劣質中文」,參考肥皂劇《幕後大老爺》,高爾夫球實在應該叫「擊走」--是否杜撰就是另一回事了。我覺得叫「入洞」會更形象一點。 伍晃榮最成功的其實不在於他對語言的要求嚴格,而是他背離以前報導體育新聞的死板方式而別出心裁,這是一種創造。如果我是伍家謙,我會覺得這是我最應該向他學習的,也只有這樣才能超越師傅--當然,對於中國人來說,超越前人尤其是超越自己的師傅是很忌諱的。最後我還能說的是:當然,我也不是伍家謙。

強橫的後勁? 0

強橫的後勁?

無意中聽到新聞報導員用「強橫」來形容「後勁」,感覺不太對勁兒。 「強橫」的意思是強硬蠻橫,用來形容人的態度。而形容「後勁」應該用「強勁」。我估計,產生這種誤用可能是誤以為「強勁」就是「強橫的勁」的縮寫。 順便一提的是,在粵語中,「強橫」的「橫」和「橫豎」的「橫」發音是相同的,但在普通話中,兩者的音調不同,前者是去聲,後者是陽平。 我google了一下「強橫的後勁」,發現此詞絕大部分來自港澳地區。所以大家都這麼用的時候,我不能說那個報導員用錯了。 可能有人不喜歡我糾錯,上一篇<小妮子很窩心>,有一個人就給了很糟的評分。這類文章可能比較悶,不得人心,但是我脾氣怪,給我再低的評分都要寫。如果我糾錯糾得不對,請提供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