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散文

愛上洪秀全 0

愛上洪秀全

洪秀全,聽上去像個韓國人的名字。但是韓迷們請注意,如果你不知道洪秀全是誰,請翻開中國近代史。如果你知道他是誰,也請你注意,我的愛並不是你想像的愛。順便請各位暗戀我的女性放心,就算在情場中經受多大的挫折,我也不會改變我的性取向。 我對洪秀全的愛,在於我突然想寫一個關於他的小說,長的短的都可–事實上我控制不了長度。太平天國的小說已有人寫過了,電視劇都有人拍過了,只是相對於三國而言,這個故事還沒有徹底用爛。事實上,我不管有沒有小說已寫過洪秀全,因為如果我要寫,肯定不寫正史上的洪秀全。正史上的洪秀全已經腐爛了,我那條通往修成正史的道路也在今年的夏天斷掉了,所以戲說歷史是唯一的出路。 研究正史的老學究不喜歡戲說歷史,所以他們把歷史折騰完了,交到他們的弟子手中已是一條死屍,然後他們的弟子從這具死屍中取走了還有點用途的器官,只剩下腐朽的軀殼再交到我們的手上。我相信,香港自從有需要連續作答3個小時的中史考試,就不會再有大師出現。所以當被歷史考試戲弄完,戲說歷史是唯一的出路。當然,香港的電視劇早就開始戲說歷史了,但那些卻多是一種無病呻吟。反倒是日漸衰落的香港電影,曾經有作品將歷史戲說得很不錯–不過我相信這種作品將很難再出現了,不是因為香港電影之死,而是因為香港的歷史之死。 我筆下的洪秀全,不再需要背負著歷史上的功敗興衰。我和他有一個共同點,都曾失意於科場。儘管我不知道那是不是我的一個轉折點,但我知道那是洪秀全的轉折點。我連題目都想好了,就叫《天國的階梯》。只是以我現在對寫作的熱情以及對洪秀全的了解,不知何年何月才會有這篇小說的出現。 [tags]洪秀全,歷史,中國歷史[/tags] Technorati : 中國歷史, 歷史, 洪秀全

Natalie 0

Natalie

她很美嗎?或許說不上。那天,我們在某個商店看到了Avril Lavigne的雜志封面。我說,她很美。作為她的歌迷,豆腐卻說,她並不是很美。從那時起我就誠惶誠恐,不敢再說誰很美了。假如未來荒謬到豆腐居然做了我老婆,那麼我一定是怕老婆的人。香港怕老婆的男人不多吧,不可能有傳說中的上海多吧,那我就會因此顯得很特立獨行。 所以,我只能說Natalie或許很美。 去年的暑假,我和表哥坐在客廳看《Leon》。一說到《Leon》,大家就應該知道Natalie是誰,除非連《Leon》都沒看過。《Leon》是表哥的電腦裡眾多盜版片的其中一部。如果海關對表哥有興趣,請到北京某大學去找他,恕不帶路。我們看《Leon》,用的是表哥從大學搬回來的主機,和我那臺2001年的聯想液晶顯示屏,一個看上去有點怪的組合,就好像之後有一天我們一同走在興寧一中一樣。它至今仍能正常運作,我真是連想都不敢想。我感覺和電影裡的一個人特別有緣,因為我回鄉下前剛好在玩鬼武者三。當然,我可能一天能見上某個人好幾面,卻會覺得自己很不幸。這是不合邏輯的,因為只屬於我的感覺。 表哥說,女主角現在長大了,長得不錯。《Leon》里那個早熟的未成年少女,其歲數其實比我和表哥都要大。但我只看到了她比我小的樣子。 「長得不錯」成了對我的心理暗示。我幾乎每次在電影裡看到「長得不錯」的外國美女,都要尋找一下有沒有少女Natalie的影子。當然,這不能怪我表哥。 事實上,我到現在也還沒能在電影裡找到長大後的Natalie。我感覺和她很沒有緣分。這件事不太對勁。 [tag]Natalie[/tag] Technorati : Natalie

命運交響 0

命運交響

有一天,我們談起命運。中史老師說,有一天,他躺在沙灘上,發現宇宙之無窮無盡,感悟到個人根本無法改變自己的命運。 很多人的命運交織在一起,錯綜復雜,像蜘蛛網一般。我的命運影響著你的命運;你的命運又影響著他的命運;他的命運又影響著我的命運。我想,我們是能改變命運的,但通常只能改變很小一部分,只屬於自己的那很小的一部分。很多時候,改變不了別人,就意味著改變不了自己。 有一天,我躺在床上,發現天花板上有很多蜘蛛網,想到蜘蛛俠三就快來了。能在天花板上發現蜘蛛網,是幾百年前的事情了。我常常做一個夢,夢里有一個女人告訴我,我不是至尊寶,而是孫悟空。 操,我不是孫悟空,我是鳥山明。 [tag]命運[/tag] Technorati : 命運

動物園 0

動物園

動物園的籠子都被炸開了。這是動物逃走的好機會。 但是。 老虎認為,它身為林中之王,應該威武地離開,而不是逃走。 狗認為,它身為人類的朋友,不應該背叛人類。 老鼠認為,它只喜歡鉆小洞。這麼大的洞它不習慣。為了從籠子裡出去,它一直在挖洞,現在不能因為一顆狗日的炸彈半途而廢。 動物園有老鼠的嗎? [tag]動物園[/tag] Technorati : 動物園

上帝爲什麽笑 0

上帝爲什麽笑

“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這句話通常解釋為人類太渺小,太愚蠢。但人是上帝造的。人可以説是上帝最得意的產品,上帝這麽一笑,豈不是笑自己? 本人昨晚夢見上帝。他說,他笑是因爲高興,並非諷刺人類。 不過上帝補充說,人類之中的確有蠢東西。 上帝也有失手的時候,不然這世上怎會那麽多傻逼。 [tags]上帝,傻逼[/tags] Technorati : 上帝, 傻逼

寫給童年的信 0

寫給童年的信

親愛的小小混: 我知道這樣稱呼自己實在有點肉麻,但現在我所身処的世界比這要肉麻一百倍以上。之所以這個世界會變得肉麻,是因爲這個世界的人喜歡。雖然我相信你不會相信,但還是要告訴你,人們喜歡什麽,這個世界就會變成什麽。因爲我和你喜歡的都和人們的不一樣,所以這個世界並未變成我和你想要的樣子。但你放心,我還沒灰心。我們還可以創造一個世界出來。 前幾天我在找你寫給我的信。後來我知道是我搞錯了,你從未給我寫過信。我收過的信件全是女孩子寫的,而她們沒有一個是你認識的–你認識的女孩子後來我也漸漸不認識了。我想,你寫信給我比我寫信給你一定要困難得多。在過去,你總是夢見各種各樣的我,而你卻總是同一個樣子,永不會變,我覺得這樣很棒,不然這封信就不知道寄給誰和寄到哪裏去。寫到這裡,我得向你道歉,因爲我沒有成爲任何一種你夢見過的樣子。所以你的信我收不到。 自從你變成一種記憶之後,我就一直懷念你。直到幾年前,我寫了一篇万字小説《紅色年代》,那就是為紀念你而寫的,雖然裏面的故事許多都不曾發生在你身上,但如你所知,故事本身並不重要。那篇小説自寫成之後,我都不太滿意,所以一直都在修改,一般人沒有機會看得到,除了你。可能是因爲我離開你的年代太久了,有些感覺已難再復原。你知道嗎,現在的人並不喜歡紅色,他們認爲紅色代表血腥。如果你知道這一點,你就會更加清楚現在的世界有多麽的肉麻。但是我卻仍然給屬於你的年代一個「紅色」的名字。你的名字叫紅。 我記得你是一個天才,應該說我不僅記得,而且永不忘記。我常被人們告誡,不要沉湎於過去。只有你才知道,我並沒有,這就是為甚麼我漸漸地失掉了你曾擁有的東西。在過去,你的周圍充滿各種的讚美聲,這些讚美聲當然有些是假的,有些只是說給我們的父母聼的,但這並不改變你是一個天才的事實。你那小小的腦袋裏充滿千奇百怪的想法,我真是自愧不如。假如當年也有blog這種東西,也許你的那些想法也就不會變成泡沫消失掉。當然我也知道你曾經痛恨寫日記,因爲你要做的是自己想做的,而不是別人吩咐做的–如果說我身上還有什麽東西和你相似,恐怕也就只剩下這種性格了。我要告訴你一個壞消息,現在的我已經不是天才,而是一個自大狂。而且沒有人相信你是天才,原因是: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但事實是:你不是我,我也不是你。正確來説,你只是過去的我,我也只是未來的你。我們之間大約連≈也不能放。 說到天才,我還要告訴你的是,在未來會有很多的天才,很多被某種機構通過某種預設的方法訓練出來的天才。這些人據説將會成爲這個社會的精英,而這個社會的所有資源都是屬於精英的,包括你的未來。未來所有一切都是為了成就精英的。這些精英說,他們吃的是草根,擠出來的是牛奶。所以你不要成爲精英,也不要成爲草根,你只要保持你的天才就可以了。所以,你要有自己的世界。 這次寫信給你,是受了一個blogger的啓示。在離開你之後的歲月裏我知道了很多的事情,有一些是你想知道的,有一些不是,所以我活得沒有你快樂。以後如果我記得,我會告訴你更多未來的事情。我會告訴你這些事情,是因爲我知道你不會因爲知道這些事情而不快樂。不管怎麽說,你只要擁有了那個年代的快樂就好。再見。 祝 天真永駐 你親愛的小混 [tag]童年[/tag] Technorati : 童年

香蕉不能承受之凍 0

香蕉不能承受之凍

  我的家鄉曾生長著不少的蕉樹。那些蕉樹無人料理,天生天養,自行開花結果。   家鄉將蕉分成兩類:一種是市場上常見的香蕉;另一種是土蕉,就是沒有香味的蕉。家鄉的蕉樹長出的都是土蕉。等土蕉長大,我們就把它們摘下來。你可以說我們是偷,但是這些蕉屬於谁,沒有人知道。我想,不會是屬於玉皇大帝、齊天大聖的吧?事實上,我們偷過很多東西,比如李子、桃子等等,全都長在野外的樹上。這些都是春天的故事。桃李熟的時候,已大約可以下河游泳了。   要補充說明的是,本人從未偷過別人的雞蛋。我小時候也沒幹過偷別人女人的勾當。   我們把土蕉摘下來之後,就把它們放上閣樓。事實上,土蕉摘下來的時候還不夠熟,涩味很重,把它們擺在暗閣幾天才可以拿出來吃。在這幾天時間裡,土蕉皮會由青變黃,進而由黃變黑(部分黑),顏色漸暗,不過請放心享用,不會吃出病來。我們不會像現在的那些商人,為保持水果顏色,而往水果裡面注射化學物。   昨天,母親從超市買回來兩把香蕉,色彩漂亮。然後把它們放在冰箱裡。今天,沒有用袋子封住的一條香蕉,其皮膚已老化變黑,而用袋子裝著的香蕉則安然無恙,青春仍在。我想,你絕對不會向一條香蕉推銷SK II吧。   想起兩個星期前和功榮一起去看的電影<童夢奇緣>,劉德華瞬間衰老,正如冰箱裡沒有被封住的香蕉。   這世界就是一個大冰箱。人們以爲寒冷可以保持任何事物處於新鮮狀態。但是寒冷不能凍僵時間。   我的童夢呢?我總是夢見自己脫光衣服,跳進河里游泳……那些春天的故事,與顏色有漠大的關係,但一點也色情。 [tags]香蕉,春天[/tags] Technorati : 春天, 香蕉